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嗯唔驰骋娇乳揉捏h快穿(好大好粗好爽)最新章节列表

2022-11-12 10:50:2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某天,苍玄城山下来了位抱着孩子的年轻男子,经过弟子询问后得知该年轻男子刚满一岁的女儿口吐鲜血,期间阴风不断,甚是诡异,已求助各大神医,皆表示无从医治,只得上山求助。弟子将男子

某天,苍玄城山下来了位抱着孩子的年轻男子,经过弟子询问后得知该年轻男子刚满一岁的女儿口吐鲜血,期间阴风不断,甚是诡异,已求助各大神医,皆表示无从医治,只得上山求助。弟子将男子带至大殿中,汇报此事给长老们后,原本掌门安排原木长老负责医治,但难得出现的身穿蓝衣紫卿真人却从后山居所赶来表示孩子命运坎坷,如需平稳度过此生,需不断修行方能度过劫难。掌门及其他长老修为不高,自然懵懵懂懂。

年轻男子听后,只希望苍玄城救救自己的女儿,自己愿意将女儿送入苍玄城修炼一辈子。

原本掌门知道紫卿真人不喜收徒,想将孩子交给妙法长老。可令人震惊的是,紫卿真人居然主动提出收这个孩子为二弟子。年轻男子也料想不到,连忙磕头感谢神尊救命之恩,安妥好孩子后,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苍玄城。

大殿中,紫卿真人抱着孩子,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抚摸着女孩的脸蛋,脸上洋溢着笑容。身后的掌门和长老们面面相觑,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让眼前这位淡然冷漠,对俗事不甚关心的神尊居然主动收徒了?

小说

妙法长老转头朝着掌门耳处低声议论:是否是紫卿真人想要个孩子养养,如今碰上有人将孩子免费送上门,自然上心。掌门果断地摇了摇头,但内心觉得此次紫卿真人出现的时机非常异常,像是算准了时间进来的。

“紫卿,要不先给孩子取个名字?”掌门走上前问道,看着被逗笑的孩子,掌门心也快化了。

紫卿依旧笑着看着女孩说道:“紫曦。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的曦。”

掌门一阵无语,看来早就取好名字了,莫不是这女孩跟紫卿有什么机缘?“紫字是不是跟你的名讳冲突了?要不换一个字也好?”

紫卿直接回绝了,在场的众人也不敢说什么。

自从紫曦被紫卿收为徒弟,真气大乱便不再发生过,掌门一直以为真气大乱也是紫卿为了得到紫曦动的手脚,但其实不然,紫曦每晚都会悄悄进入紫卿的房间与其睡在一起,只要紫卿在旁,紫曦的真气便不会发作。

后来,无论出席任意大会或者长老商议大会,紫卿都会带着紫曦,从不会让紫曦离开自己的视线。虽说紫卿门下还有一名弟子—紫曦的师兄泽夕,掌门候选人,但在所有人眼里,紫曦就像是师父的独生女,备受宠爱。虽惯紫曦上蹿下跳,但是在修炼上紫卿却对她极为严格。好在紫曦努力,根骨也好,天生拥有魔法,不到7岁便四处乱闯,惹事生祸,但妖魔鬼怪忌惮师父,所以也不敢对她如何。

在紫曦7岁时,紫卿受人求助,出了一趟门。回来时带回了一个男孩,男孩似乎被煞气笼罩着,时而入魔时而正常。紫卿回来之时本已受伤,为了控制男孩体内的煞气,耗费真气,且在控制男孩体内煞气时受了突袭,导致紫卿也深受煞气影响。

经过一年大家的精心调养和照顾,男孩的意识及内伤才有所回转。因为男孩的特殊性,万般无奈之下,那个男孩亦寒便成为了紫卿的关门弟子。

紫卿将亦寒交由大弟子泽夕全权教导,自己则尝试调息煞气,但效果甚微,甚至影响手边人被煞气侵蚀,万般无奈之下,紫卿来到大殿上找到掌门并告知掌门自己需要在后山禁地处闭关修养,期间严令禁止任何人靠近。掌门了解缘由,只得依言照做,并安排泽夕、亦寒和紫曦到山下其他长老处生活。紫卿沉默了片刻,直接婉拒道:“小曦我带着闭关,泽夕和亦寒有劳掌门多关照了。”

掌门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走到紫卿面前:“带着小曦闭关?她还这么小,如何通过辟谷之术熬过这漫长岁月?”

紫卿身形未动:“掌门无需担忧,小曦我自然会照顾,她在我身边我放心。”紫卿似乎看出掌门的想法,提出了旧事:“掌门可还记得小曦被送到苍玄城时,她父亲所述的病情?”

掌门愣了一下:“你是说吐血的事?那不是你当年诓她爹...”看到紫卿正视着自己,掌门意识到什么,咽了咽口水:“原来小曦的病是真的?”

紫卿这才点了点头。

掌门傻傻地跟着点了点头:“那小曦跟着你闭关,还是挺好的,你可以随时平息小曦体内的真气。”

另一边,紫曦和掌门的女儿乐安因为不小心打碎了金元长老的茶杯,被安排在戒律阁中罚抄门规。金元长老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边看书边盯着两个小姑娘罚抄,好不惬意。此时,紫卿从大殿走出来寻紫曦,一问才得知宝贝徒弟又被金元逮住了,连忙快步走向庭院。

金元看书看的正起劲,听到弟子们问安才发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执政长老紫卿真人来了,连忙起身询问:“真人怎么有空过来?”

紫卿看着金元,走到紫曦身后停了下来:“听闻小曦闯祸了,本座特来认领,不知道这次小曦犯了什么错?”

金元哪受得起紫卿的“问候”,连忙陪笑道:“不过是这两丫头胡闹,打碎了茶杯。”

紫卿看似认同金元做法,看着紫曦罚抄的背影点了点头:“小曦可真有出息了,不知长老罚她们抄几遍?”

金元比了个“五”,紫卿了然,便坐在了紫曦身旁的椅子上摸着徒弟的头极其温柔的问道:“抄了几遍了?”

紫曦正在低头卖力抄写:“正在抄第四遍,师父再等等,徒儿很快。”

紫卿托腮看了看紫曦写字,似乎嫌慢,于是拿起旁边的白纸和毛笔开始抄了起来。金元长老惊吓不已,连忙上前:“真人可万万不可呀,您这样我可担不起。紫曦丫头,你别抄了,快跟你师父回去。”

紫卿头也没抬,依旧奋笔疾书:“徒弟有错,我这个做师父的自然也得罚,长老赏罚分明,本座自然欣赏,何况只是门规罚抄,长老不必过多忧心。”

金元连忙点头哈腰回应,但内心还是尤为恐惧,自己让与掌门平齐的执政长老罚抄,传出去自己该被世人骂死了,不过好在只罚抄了五遍,就可以将这对师徒请走了,默默地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紫曦本就快抄完第四遍,抄完后便趁紫卿沾笔墨的时候从其右手下方钻到了中间,紫卿莞尔一笑,便让紫曦坐在自己的腿上,自己继续抄,紫曦则专研紫卿的笔迹。

掌门的女儿乐安与紫曦年龄相差无几,但在门规的熟悉度上乐安更胜一筹,早早抄完乖乖立在一旁,看着其乐融融的师徒甚是羡慕,羡慕有师父来救场,还顺势给了徒弟一个撑腰。叹息无奈自己有个不护短的掌门爹爹。

最后一字落笔,紫卿将毛笔放好,将紫曦抱在手臂上与金元长老告辞后便往后山离去。虽说紫曦也有7岁,但紫卿抱着丝毫无压力。

看着师徒二人如胶似漆的相处,众人都很难相信这是他们曾经高高在上的执政长老,不理世俗,不言苟笑,不亲近女色的紫卿真人。

金元也觉得自从紫曦到了苍玄城后,紫卿真人的改变是众人都能看出来的,难不成紫卿真人真的想要个女儿?只是奈于自身不喜女色?金元摇了摇头,他可不敢打探执政长老的私事,于是便呵斥众人各归各位。

回后山的路上,紫曦不知何时跳下紫卿的怀抱中,牵着紫卿的衣袖表达师父搭救自己的感恩,紫卿只是宠溺的看着紫曦微微一笑。

“小曦,师父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紫卿蹲下身子平视紫曦道。

紫曦乖巧的点头:“师父请讲。”

紫卿看着紫曦的眼睛不自觉的将手抬起抚摸紫曦的小脑袋:“还记得师父被煞气侵蚀的事情吗?这几年师父一直在不断调息清除体内煞气,可效果甚微,师父必须全心全力的抵抗煞气方可清除。奈何师父在苍玄城内最放心不下你,小曦是想跟着掌门和泽夕一起修行,还是...”

还未等紫卿说完,紫曦一听到师父要离开就难受,立马上前抱住紫卿可怜巴巴的说道:“我要跟师父在一块,师父在哪小曦就在哪!师父要全力抵抗体内煞气,无疑要闭关修行,小曦也要跟着一起闭关。”

紫卿拍了拍紫曦的后背安抚:“师父这一闭关,不知何时结束。如若你跟着为师闭关,修行必会落下一大截,且每天需遭受辟谷之苦,小曦可要想清楚了!”

紫曦依旧抱着紫卿,沉默了片刻,起身对紫卿坚定的说道:“师父在哪,小曦就在哪!师父答应过小曦的可不能反悔,小曦的学习速度师父也是知道的,我就乖乖的在师父旁边修习,等师父醒来。”

紫卿微笑着点了点头,恰如自己所想。

苍玄城执政长老紫卿真人携座下二弟子闭关修行一事很快传遍了整个中原,让上山求师的女弟子变得少之又少,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时间飞絮,恰如白驹过隙,很快九年便过去了,大家似乎都忘记苍玄城名声享誉四方的执政长老和胡闹出名的紫曦。执政长老座下其余两位弟子泽夕和亦寒被掌门大力栽培,加上紫卿曾经的教导实力已然大涨,并已超出各位长老及掌门的实力。掌门见此也是欣慰,没有辜负紫卿闭关前的嘱托。

十年后的今日,根据每年地点轮换,恰逢今年各大门派聚集苍玄城举办仙剑比赛。各门派早早来到苍玄城入住及准备,各门派底子们汇集一处,好不热闹。泽夕和亦寒协助掌门、长老安排各项事务,忙碌不已,无人察觉后山动静。

后山禁地内,两人双目紧闭对立而坐,相互被气压笼罩着。紫卿周边的仙气早已从深紫色变为浅紫色,将全身仙力散布全身又吸收回来后,紫卿便睁开了双眼。

紫卿睁开双眼后,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便是紫曦长大后的面庞。紫卿看着长大后的紫曦竟看痴了许久,他早知道小曦长大后的模样,可如今再见,依旧惊艳。

正当紫卿欲唤醒紫曦时,却后知后觉的才发现紫曦周边被淡蓝色仙气笼罩,不等疑问,连忙伸手探向紫曦元神,才发现紫曦不知何时修得了仙身。紫卿只觉得全身冰凉,他从来都知道紫曦的根骨好,但却不曾想过紫曦依靠以往所学所见,竟在短短时间内自行修得了仙身。

紫卿伸手施法进紫曦体内,逐步引领紫曦出关,其中也发现紫曦体内真气、仙气平稳,不过元神似乎有些痊愈的痕迹,似乎受过伤。紫卿渡了些仙力到紫曦体内包裹其元神,带领处于闭关的紫曦循环周身法力,并通过元神刺激唤醒紫曦。完成后紫卿收回法力调息片刻后静待紫曦苏醒。

不久,紫曦缓缓张开了那双冰雪般的蓝色眼眸,同样映入眼帘的是坐在对面的紫卿,紫曦呆呆的看着师父,心中的委屈瞬间爆发,糯糯的喊了句:“师父”便开始抽泣。

紫卿连忙起身上前将紫曦抱在怀里,联想到紫曦元神的伤痕,猜想紫曦修行期间遇到了问题:“告诉师父,是不是修炼期间遇到了什么问题?”

紫曦将脸埋在紫卿怀里,一句也不敢说,将眼泪狠狠地擦在紫卿衣服上。

“长本事了?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瞒着师父了?”紫卿不开心了。

紫曦依旧不动只是双手抱的更紧了。“只是想师父了,这几年来徒儿自己练习、修行、辟谷,师父就坐在那一动不动。”

紫卿叹了口气,他也知道紫曦不会叫醒自己,虽闭关前嘱咐有事可以唤醒自己,但这丫头一次也没做过。心中对紫曦的疼惜和愧疚犹然而起:“是师父对不起你。”紫卿拍着紫曦的背不断安抚,突然间想到了什么。

“小曦可知自己修得了仙身?”

紫曦丝毫无意外,退开紫卿的怀抱点了点头回道:“小曦知道,大概是在一年前偶然修得的。”

“可有遇到什么问题?”

面对紫卿的提问,紫曦不由的回想起自己这十年来的遭遇。

十年前,自己与师父同时进入后山禁地,在师父布下结界之后,来到自己面前不断嘱咐修炼期间如遇到问题,立刻、及时唤醒他。可在师父闭眼闭关后,自己根据这几年来师父所传授的不断修行和练剑,但在修行期间不甚走火入魔,自己当下是想求助师父,可担忧师父有伤在身,如若师父在帮自己,岂不是伤上加伤。于是连忙起身到其他石室修炼,避免魔气影响师父或让师父有所察觉耽搁养伤。紫曦企图一步步走出入魔状态,可魔气却滋生的更加严重,在不知该如何进行下一步时,紫曦想起了师父教导的正邪之分,直接果断放弃挣扎,直接入魔。一瞬间紫曦只觉得魔气不断充斥全身,力量也不断上涨,头脑中不断闪现出各种恶念,可紫曦一想到师父失望的神情,紫曦便难受不已,暗暗激励自己一定要走出入魔状态。于是干脆在入魔期间修炼,并在元神及法力、魔力稳定的情况再次将自己修炼走火入魔,寻找重回正身的方法。将近七年的入魔,给走火入魔寻找光明的紫曦提供了基础,不到半年便恢复了正身,而也因此意外突破了元神,修得仙身。

回想起修仙历程,紫曦有些心虚,但还是撇嘴说道:“师父,我如果遇到不好的问题,你现在就见不到你的宝贝徒弟了。”

紫卿盯着紫曦双眼,“哦”了一声,他知道紫曦没说实话,不过好在人没事,就先不追究了。“小曦是如何修得仙身的?为师不记得传授你快速修仙的方式。”

师父的“哦”让紫曦打了个冷颤,定了定心绪摇了摇头:“徒儿也奇怪。不过师父,小曦修得仙身,师父不开心吗?”

紫卿拉着紫曦站了起来,看着紫曦的小脑袋刚好到自己的下巴位置,满意的笑了:“师父比任何人都高兴。”

面对自家师父的奇怪微笑,紫曦不甚理解,但能感觉到师父是真的高兴,许是自己替师父长了脸面,也跟着笑。

大殿中,掌门主持召开仪式,各门派掌门及长老们皆齐聚同坐于大殿内通过月明镜观望殿外情况,大部分弟子们立于门外。

参赛弟子们众多,首先第一轮随机抽取20人同步对打,击出擂台之外便算失败,剩余最后一人便晋级中级赛。泽夕根据掌门要求,一共安排了3组,分别在场外三个擂台上对打。待60人胜出三名弟子,再进行第二轮随机抽取对赛,两轮结束后,便开始正式一比一对打。

很快,被安排上场的弟子们个个意气风发,手持木剑立于擂台之上,大家相互对视行了礼后,在响锣下开始了比赛。

大殿中,叶圣城掌门询问:“都说紫卿真人携二弟子闭关修行,可这都十年了,我们合力举办的仙剑比赛也开展了五年之久,不知紫卿真人何时能出关?”

众人都好奇,全部看向掌门等候答案。关于这个问题,掌门每年都要被问个几次。

原木长老回答道:“我们执政长老本就仙力十足,这几年仙气不减反增,甚至一年前仙气更甚,想必执政长老出关之日指日可待。”

众人点了点头,此次前来参赛,一进苍玄城山门便已感受到浓浓的仙气。

原木看着首座上的掌门说道:“紫曦那丫头跟着她师父闭关,想必实力雄厚,不在我们之下咯!”

掌门微微一笑,正当说什么时,台下有人说道:“紫卿真人闭关想必也是为了养伤,怎可能放着两位弟子不管,闭关修行去?既然是养伤,自然得入定,关闭神识,真人座下二弟子紫曦姑娘怕是一点未学吧!”

一时之间大殿内传来各种议论声和嘲笑。

“就算弱,自有她师父保护,各位想必集合一体,也打不过紫卿真人吧!如今如此开口说话,岂不是忘了众门派可是都仰赖着真人的保护?”台下一人悠然的喝着茶。

众人一噎,小门派长老回怼道:“无息门仰赖苍玄城自是第一名,我们可比不过呢!”

掌门见言论越来越不对劲,连忙出声制止:“大家都是修仙门派,没有谁仰赖着谁!紫卿真人本就是苍玄城三百年前请来的贵客,大家有些话还是少说的好,免得伤了和气。”

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本文标签:教室里我挺进了她的体内

上一篇: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是什么感觉/工地被强伦系列小说

下一篇:挺进伏动喘息揉捏快穿h 爽⋯好舒服⋯快⋯吸乳多人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