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是什么感觉/工地被强伦系列小说

2022-11-12 10:47: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师徒二人的出现震惊所有人,门外弟子全部挤在门口一睹传闻中的紫卿真人,女长老们及女弟子们看到眉目清冷、渊清玉絜的紫卿真人难得出现,纷纷心跳不已,小鹿乱撞。殿内的众人也起身

师徒二人的出现震惊所有人,门外弟子全部挤在门口一睹传闻中的紫卿真人,女长老们及女弟子们看到眉目清冷、渊清玉絜的紫卿真人难得出现,纷纷心跳不已,小鹿乱撞。殿内的众人也起身揖礼,刚刚怼人的气焰瞬间消失不见。

紫卿真人点了点头以示回礼。

掌门连忙让紫卿入座到一直为他空着的位置上,当紫卿朝座位走去时,掌门这才看到后面的紫曦。“小曦丫头?怎么...变化如此之大?”乌黑的长发,简易的发髻上依旧带着一根玉簪,脸上不施任何粉黛,但皮肤的透亮、睫毛的浓密及蓝眸替紫曦增色不少,想让人不注意实属艰难。

紫曦乖乖的向长辈们行礼,掌门连忙扶起紫曦,让紫曦坐在第三排,泽夕的后头,而亦寒坐在第四排。

“小曦啊,未来可有什么打算?嫁人吗?我们这里有很多优秀的弟子,如果有看到满意的,别害羞,跟树伯伯说,我给你们拉红线。”森门的大长老很是喜欢紫曦,如今紫曦长相又美,背景又是修仙门派唯一的仙人。

小说

掌门连忙打断:“欸,就算要嫁人,那也得我们苍玄城优先。”掌门直接帮紫曦避免了这个问题。

掌门入座后,看着依旧美如冠玉,玉树临风的紫卿,低声关心询问身体康复情况。紫卿表示煞气已全部清除,已无大碍。掌门觉得紫卿厉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居然连煞气都能完全清除。

掌门余光似乎撇到什么,转头望去,发现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对师徒身上,于是咳嗽一下,拉回众人注意力:“各位,比赛还未结束,请弟子们各回各位,继续比赛。”

门外的弟子们这才不情不愿的回到擂台处继续比赛。

对于紫卿师徒二人的事情,掌门好奇心甚重:“紫曦丫头,你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

紫曦坐下后,与泽夕和亦寒简单叙旧后,看到端来的吃食立马开动,想想自己这几年来一直辟谷,实属难受。紫卿婉拒弟子端上来的吃食,让弟子转送到紫曦桌上。

听到掌门询问,回答道:“天天修炼,日日辟谷,夜夜练习。”单单这个十二个字,就让人感受到枯燥何况十年。

“不知紫曦师妹如今是何修为了?”一名女子站了起来。

紫曦不认得,坐在前头的泽夕解释道:“她是叶圣城大弟子琉璃。”

紫曦心里嘀咕自己哪里知道修为程度怎么看、怎么算,师父又没教。“不知。”

众人又开始嘀咕,不过还是有人说:“紫曦师妹无需有修为,未来寻个厉害郎君便可。”众人笑了。不知为何紫曦觉得他们的笑,有点让人不舒服。

“放肆,本座的弟子何时轮得到你们置喙。”看似平淡的口气,却布满了杀气,紫卿斜眼看去,开口的那名男子便凭空丢了出去,修为尽失。众人这才知道眼前的紫卿真人威严仍在,方才嘲笑的众人立马上前跪倒在地祈求真人及紫曦原谅。

掌门知道紫卿罚了便不会再说什么了,赶紧让众人道歉后回到座位上。为了缓解气氛,掌门询问琉璃询问的原因,琉璃也被紫卿吓到,但还是说道:“弟子想着...今天是仙剑比赛,紫曦师妹也可以一同参加,热闹热闹。”

叶圣城城主立马出声呵斥琉璃,琉璃故作委屈。掌门见状,连忙安抚叶圣城城主,疯狂给紫曦递眼神。“紫曦丫头,你觉得如何?”掌门觉得尚可,不过输了就有些尴尬了。

紫曦见紫卿没什么反应,只得答应,跟着其他参赛者被安排在初选混打。

紫曦见自家师父无视别人为难自己,暗自给紫卿施了昏睡诀。坐在中间的泽夕看到一股淡烟经过自己身边,无语的转身向后看去,只看到了紫曦恶狠狠的表情,正打算阻止,那股烟突然被快速弹了回来,紫曦一昏,直接脑袋砸桌,一声巨响瞬间惊到所有人。

紫卿默默冷笑了一声。掌门连忙询问泽夕紫曦怎么了,泽夕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事发过程他全程目睹,无意是师妹挑衅师尊,师尊直接将昏睡诀打了回来。

紫卿抚了抚衣袖,平稳出言道:“不过是徒弟顽劣,资质低下,施展法术反噬到自身罢了,掌门无需担忧。”

资质低下…泽夕第一次见识到师尊的胡编乱造,不过师妹也太大胆了。泽夕回头望了望头趴在桌上的紫曦,微微摇了摇头。

掌门点头,转头便吩咐弟子将紫曦名字去除。可此时紫曦突然抬起了头,举起右手:“我还在!”

紫卿一愣,他没想到紫曦这么快就醒了。

掌门微微训斥紫曦:“顽劣!到底参不参加?”

刚好轮到自己和其他弟子们,紫曦飞身出殿外踏上武台的一瞬间,用魔法从头到脚换了一身服装,适合打架也适合出游。紫曦这一出场,就镇住了对手们,不过紫曦昏睡诀未完全破除,眼睛不好使恰巧踩到了擂台边角,身形晃了几下,便狼狈的摔在了擂台之下。“啊,我的腰。”

琉璃不屑的哼了一声,但心中却是满满妒忌。

一旁的一名女弟子见状连忙来到紫曦身边将紫曦扶起,紫曦本想道谢,却发现是小时候玩的要好的掌门女儿乐安。

“师姐,都这么大了,还没个正行,赶紧上去比赛。”说罢便将紫曦推上了擂台。

响锣一响,弟子们开始相互进攻,紫曦强压晕眩,在一旁站着,没有主动动手。人人手握木剑,紫曦却不曾想拿,毕竟自己已是仙身,拿剑肯定是不公平了。

此时有一名弟子举剑朝自己袭来,紫曦伸出右手使出一股透明气压凝结手掌中,飞身上去挡住了剑。

这一招出手后,众人皆惊,剑气修炼不易,需要人剑合一才能做到,就连长老们也没几个会。而紫曦年纪轻轻便已练就,不需要拿着武器,也能徒手抵挡任何武器。

紫卿满意的笑了。

对手看着自己的攻击被紫曦完全控制,将剑一转,另一只手推出八成内力击向紫曦。但紫曦广袖轻轻一挥,完美的将内力化解。结果已经可以看出,紫曦便使出一成不到的内力,将对手击退至武台外。

其余弟子见状,连忙举剑齐攻围堵紫曦,紫曦旋转垂直飞到空中,众人见状,齐心收剑左手使出内力击向紫曦,紫曦见状,后翻身躲过,平稳落地后右手甩袖甚是霸气。

弟子们相互暗示后,施术控制木剑面向紫曦,紫曦甚是无语,说好了混打,怎么变成了一比多了。

弟子们将紫曦围在队形形成的圆圈中,不按顺序的指挥木剑击向紫曦,紫曦立马单手施展屏障,任由木剑击打。弟子们见状本想收剑,可屏障在木剑的击打下竟显示出了裂痕,于是加大内力及速度,意图破障。

擂台之外的琉璃见状嗤笑不已,暗自嘲笑紫曦施展的屏障如此不堪击打,本尊既然还在屏障中无所事事,自以为安好。

“小曦施展的屏障这是裂了吗?怎么还不补起来,这屏障也太弱了吧。”原木长老看着月明镜疑问道。

金元长老瞥了一眼原木:“补起来然后呢?持续到地老天荒?”

掌门本想问问紫卿,却发现紫卿在笑:“紫卿,你在笑什么?”

众人看向紫卿,紫卿看着月明镜中的紫曦微笑道:“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众人不解,紫卿也不说话了,大家只能继续看着比赛。

很快,紫曦的屏障已经裂痕满满,一名弟子跳起使出全力,手持木剑狠狠地击向屏障,屏障应声破碎,可不料屏障化为一道强大内力,从紫曦周边散出,将众弟子全数击出擂台之外,弟子们硬是退后了五步才稳住身形。

紫曦优雅的行江湖礼:“各位,承让了。”

弟子们相互对视,都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明明是他们占了优势,怎就突然输了。

“铛”一声啰响,拉回了众人的注意力。“此一战,苍玄城紫卿真人座下弟子紫曦,胜。”

琉璃也没想到紫曦居然给弟子们布陷阱,不过倒也是很期待与紫曦的对决。

紫曦走回殿内,掌门伸出食指上下指着紫曦:“果然还是你,最会给别人布陷阱,还是你师父了解你,对你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提起师父就来火,紫曦硬生生扯了个微笑出来笑给掌门看,但眼神却盯着紫卿,似乎想将紫卿盯出个洞:“那也是师父教得好!”。“教得好”三字,紫曦却是咬牙说出。

紫卿不怒反笑:“这十年来,看来是委屈小曦了,竟对师父有如此大的怨言。”

紫曦立马讨笑,便乖乖坐回座位上:“不委屈不委屈,师父说笑了,徒儿哪有那么大的胆子。”

掌门看了直摇头:“也就你师父在,你才能如此吃瘪。”

紫卿心情大好,甚是觉得好笑。

就这样紫曦不知不觉的达到中级赛,让人无语的是,居然排到自己与师弟亦寒对打。紫曦向自家师父看去,可后者居然摆出一副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模样。紫曦决定摆烂了,将木剑丢在地上,自己金刚坐坐在地上,双手叉腰不平道:“掌门是故意安排亦寒欺负我吧?”

掌门愣住了,关他什么事,不过很快,掌门也知道了紫曦的意思,估计是安排另外的人跟她打,于是正式问道:“怎么?你是要认输了?”

“是,弟子认输,弟子打不过亦寒。”紫曦话也不多说,直接站起身离开擂台。

“师姐...”亦寒有些不知所措。

“你!”掌门没想到紫曦不接他的话,反而直接退出比赛。

紫卿站起身,向掌门点了点头:“掌门,小曦在后山呆了十年,这刚出来,怕是精神还未恢复,就不跟她一般见识了。”

掌门连忙点了点头。

紫卿看了看紫曦离开的方向,回头对掌门告辞:“仙剑比赛原意是各门派切磋,此次让同门同派弟子相互对打,实属不妥,有劳掌门与其他门派商讨,我就先回去了。”

掌门答应了,心情却想:是该赶紧回去了,自己惹的徒弟不开心,自己该好好哄着了,真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师徒。

紫卿走出大殿后,朝着后山飞去,一时之间大殿上及殿外传来女子们的阵阵叹息声。

后山中,紫曦大步的走着,明眼人一看就是生气了。

紫卿从天而落,刚好堵住了紫曦的去路。“怎么,生师父的气了?”

紫曦立马弯腰拘礼,扯出笑容说道:“徒儿岂敢。”

良久也未曾听到紫卿的回复,紫曦抬起头看去,却发现师父看着自己在笑。“师父在笑什么?”

“笑你跟师父闹脾气。”很可爱。

紫曦不解了:“师父不是最疼紫曦的嘛?怎么今日就看小曦吃堵。”

紫卿很无辜的说道:“师父帮你了,可你自己又上去了。”

帮了?紫曦回想了许久,不确定的说道:“师父说的是昏睡诀?”

紫卿用食指敲了下紫曦的额头,笑了笑没说话,往后山主殿走去。

明明一起呆后山十年,这刚出来怎么就感觉师父对自己的方式不太一样了。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紫卿停下脚步,往后看去。

紫曦有些懵:“去哪?”

“为师要考核你这十年来的修炼。”紫卿说完便继续往主殿走,紫曦默默小跑到紫卿身边像往年一样拽着紫卿衣袖。

紫卿瞄了一眼,没说话。

大殿中,比赛顺利达到总决赛,中级赛中总共晋级5名。此时太阳也已下山,众人便都回房休息,大师兄泽夕及亦寒才得空回到后山。

“徒儿拜见师尊。”后山主殿内,师兄和师弟来到紫卿面前行跪拜礼。时隔十年,大家才得以相见,其中亦寒最为愧疚,毕竟也是因为自己才让师尊被迫闭关。

“都起来吧!”紫卿原本就坐在首座上帮紫曦磨剑,见两人进来后,便将剑递还给了紫曦,紫曦将剑化成玉簪,插回了发髻上。

“见过师兄。”紫曦也乖乖的手掌朝下,双手重叠,按照规矩微微蹲下向大师兄泽夕问安。

“都坐下吧!”紫卿微微甩了甩袖。

“想不到十年之后的小曦竟如此绝色难求。”泽夕从看到紫曦的第一刻,完完全全被惊讶到了。

紫曦星眸微转,笑道:“大师兄,苍玄城虽然女弟子众多,但并未收尽天下女子,何来绝色难求。”

泽夕笑着摇了摇头,眉头微挑:“这话可不止我一个人说,弟子们之间都传遍了,就连念橘公主都比不上你呢!”

紫曦瞬间头脑一转,眼神微闭,斜眼看着泽夕:“夸张。”

亦寒在一旁证明:“不夸张,大师兄都没说完呢!”

泽夕问紫曦是否想听全,紫曦立马摇头,她可没兴趣。

紫卿面无表情地听着弟子们说话边喝着茶,眼神时不时的看向紫曦。

亦寒想起什么:“经过你今天上午那么一闹,现在新出了一条规则,不允许同门弟子对打了。”

“这么容易?”紫曦想起掌门那愤怒的表情,直直摇头。

泽夕用眼神示意了以下上座:“还不是师父替你开了口。虽说同门本就不该打,但五年内一直没有这么排到过,今天这次实属巧合了。”

紫曦立马转头望向紫卿:“原是师父替紫曦解了围,弟子实在不该向师父闹脾气。”

紫卿看着紫曦那嬉皮笑脸的模样笑道:“无妨。”

泽夕继续道:“话说,掌门已经顺着你的话说了,为何不要求换人打便可,怎直接退了比赛,可把掌门气得不轻。”

紫卿右手靠着桌子托着头,悠悠的解释:“小曦已修炼成仙,自然不适合参加比赛了。”

泽夕和亦寒震惊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紫曦坐在位置上看着二人一动不动的,伸手在两人之间晃了晃。

亦寒半响才点了点头:“也是,只要师尊在,成仙本就是时间问题。”

“为师可没做什么,小曦自己修成的。”紫卿笑着盯着紫曦,眼里满是骄傲。

虽然有些心虚,但紫曦看到师父眼中的骄傲甚是愉悦。

“小曦如今不过十七,快十八便已修炼成仙,速度倒是比传闻的任何修仙者还快。”泽夕思考了片刻,倒是讶异紫曦的根骨。

紫卿听后,也会想起了当时的疑虑,自己原打算待紫曦长大后,渡全身仙力助其修得仙身或长生不老,可紫曦却凭自己修炼成仙,元神还受了伤,其中定有隐瞒。

“时间不早了,早些回去歇息吧!你们二人择日搬回后山,你们落下的课业该补上了。”紫卿看着紫曦不知该如何作答时,将撑着头的手放了下去,有些睡眼朦胧的样子对泽夕和亦寒说道。

“是,师尊。”泽夕和亦寒起身退下后,紫曦坐在紫卿旁边提出问题:“师父觉得下午的考核如何?”

紫卿转头看去:“甚好。看得出来小曦孺子可教。不过元神的裂痕刚愈合不久,这三天先不要用法力,师父先替你把伤痕养好。”说完,便甩手封了紫曦的法术和周边仙力。

本文标签: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是什么感觉

上一篇:被喂春药蹂躏的欲仙欲死m 床叫不停娇撞击娇吟

下一篇:嗯唔驰骋娇乳揉捏h快穿(好大好粗好爽)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