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给你身体里留点我的东西)全章节阅读

2022-09-23 16:34: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凉州大牢。布政使命人把江家其它人押回原牢房,唯独留下江月回。“你说,本官这病是怎么回事?”江月回抬手,手腕上的链子哗啦作响。“大人,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rd

凉州大牢。

布政使命人把江家其它人押回原牢房,唯独留下江月回。

“你说,本官这病是怎么回事?”

江月回抬手,手腕上的链子哗啦作响。

“大人,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

布政使气笑:“本官会求你?!”

“不然呢?我现在不是该人头满地滚,血溅三尺高吗?”

小说

布政使心口的疼痛稍减,但仍旧没有散去,他半信半疑地问:“你有什么办法 ?本官可从未听说江家小姐会医术。”

“大人没听说过的多了,给我去掉铁链,我要洗澡,换干净衣服,”江月回扫他一眼,“大人可以不答应,反正疼的人不是我。”

布政使当然不想被一个小女子拿捏,但心口的疼又严重起来。

“按她说的准备!”

江月回被带出大牢,到衙门最偏的一处小 院。

一边收拾,她一边检查神体。

还是黯淡无光。

她暗骂掌管下凡的天官,等她回去之后,定要去讨个说法!

眼下,还是得赶紧把原主的记忆整合一下,寻找个突破口。

半个时辰后。

江月回神清气爽地抿一口茶,拿一颗药丸给布政使:“大人可吃下此药,疼痛可缓解。”

布政使看着黑乎乎的药,不敢吃,捏在手里道:“你要明白,江季林犯了众怒,你就算给了本官药,本官也不能放了你们。”

“大人放心,只要给我三天时间便可。”

布政使暗自冷笑,真是好笑,没想到小姑娘长得好看,脑子却是个不中用的。

三天?她凭什么认为,自己会给她三天时间?

江月回轻笑:“大人不会以为,您的病,只这一颗药就好了吧?要想痊愈,至少还需要三颗。”

“!!!”

原来如此。

布政 使气得转身出去,外面等着好几位大夫,挨个给他把脉,却也看不出什么。

又切下三分之一颗药丸,验了又验,确实无毒。

他这才敢吞下去,说来也怪,不过片刻,心口的疼痛就退去。

布政使暗暗惊疑:看来,这个江家小姐,一时半会儿还真杀不了。

三天,就三天!

再见江月回,江月回又增加了条件:“给我父亲他们准备吃食,蜜水,一日三餐,好好伺候。”

布政使气得头上冒烟,又不得不同意。

“还有,”江月回笑容中带着几分戏谑。

“还有?!”布政使腔调都变了。

“劳烦大人带句话,给沈指挥使,告诉他,我医术超群,专治天下疑难杂症,他家那位公子的病,我也有办法。”

布政使摸着胸口,呼吸一窒。

达成协议,江月回又回大牢。

远远就见牢房门前站着个人,正和江季林说话。

“江大人,我们吴大官人说了,这银票共计一千六百两银子,就当是您这些年抚养我们家表小姐的报酬。

一十六年,每年一百两,寻常人家够吃一辈子。

从今以后,我们吴家,与你们江家,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江季林道:“这银票我不要,你拿回去,我养大她,也不是为了钱。”

原来是吴家人。

这是见江家人没死,过来打探情况吧?

江月回走过去,拿起地上的银票。

一共四张,每张四百两。

四,死。

这数字选得还真是吉利。

江月回把银票叠了叠,收在袖子里:“这些钱我们当然要,一千六百两,不是小数,足够我那个养母活上十辈子。”

吴家家仆轻蔑地一撇嘴,听着她最后一句,又皱眉。

江月回无视他的表情,继续说:“不过,回去告诉你家大官人,这点钱,不够。

我父亲当初养你们表小姐,可不像我养母养我,一千六百两,表小姐这些年买的首饰衣裳,也不只这个数吧?”

吴家家仆嗤笑一声:“那你想要多少?”

他后退一步,环顾四周:“恕我直言,无论多少钱,你们现在也无福消受吧?最多就是打点一下狱卒,混上一顿好的断头饭。”

江月回摸摸脖子:“本小姐这头,一时半会儿还断不了。”

她清冷的眸子狭长,目光平静无波,似幽沉深遂的海面,平静之下藏有惊涛。

牢中火光落在她身上,周身飞舞着细碎的光尘,吴家家仆有一瞬间的恍惚,像是看到神女站在云端,用冷漠又苍凉的目光俯瞰人间。

他心口猛地一跳,无意识再后退一步。

江月回极慢地笑了笑:“告诉你们表小姐,让她亲自到这里来,与本小姐说话。

否则,她与沈指挥使家那位病公子的婚事,本小姐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

吴家家仆震惊地看着江月回。

“你竟然敢威胁我?”

江月回慢条斯理整着衣袖:“威胁你?你算老几?让吴瑶瑶来见我!”

吴家家仆匆忙离开。

江月回转头看到季林,正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阿月,你……”

这闺女,是不是吓糊涂了?脑子坏了?

“父亲,我没事,就是人之将死,最后拼一把罢了。”

江季林眼睛泛红:“是爹对不住你,拖累了你,让我哪有脸去见你死去的娘? ”

他突然又顿住,猛地拉住江月回的手:“孩子,你拿着这些钱,打点一下,逃吧!

就说你是来走亲戚的,无辜被牵连,反正当年抱错孩子这事,也没对外说,外人并不知情。”

江月回心口泛热,这位老父亲,其实对她挺好,又愧疚又心疼。

回到江家之后,就想着大摆宴席,告知族人,祭拜祖宗。

但原主胆子小,哪见过那种阵仗,磕磕巴巴地表示,等晚点适应了江家的生活再说。

江季林虽不忍,但也尊重她,同意了。

哪知道,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父亲,”江月回目光缓缓,在江季林和关在两间牢房中的江家人身上掠过,“我不能走,我还要救大家出去。”

“你别说大话了!”有人小声而愤怒的反驳,“你以为你是谁?你平时连人都不敢见,还救我们!”

“给我们希望,又让我们去死,你很开心吗?”

“闭嘴,”江季林沉下脸,“要怪就怪我,是我办砸了差事,连累到你们,和阿月有什么关系?”

江月回声音冷淡:“如果我没本事,你们现在早是死人,哪还有嘴说我?都老实呆着,办不成,大不了再上一次断头台,上着上着就习惯了。”

众人:“……”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此时,远处有铁链滑动的声响,有人打开大牢,往这边来了。

狱卒身后跟着一个人,手里提着一盏灯笼,映着他的玄色锦袍,闪着冷光。

灯笼上,写着一个龙飞凤舞的“沈”字。

本文标签:给你身体里留点我的东西

上一篇:最上架纯个人图片及作品

下一篇:双龙h惨叫h求饶h 当众打开双腿任人玩弄的性奴bl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