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热(公主被按住四肢屈辱高潮)全章节阅读

2022-09-21 09:28: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相识之后,我就觉得我们不可能没有故事。--题记准时六点,一辆红色超跑光临京顺胡同巷头,若不是胡同宽度不够,董耀西都想开到李帙尘家门前。夜店那地方李帙尘不是没去过,不能说整天

相识之后,我就觉得我们不可能没有故事。

--题记

准时六点,一辆红色超跑光临京顺胡同巷头,若不是胡同宽度不够,董耀西都想开到李帙尘家门前。

夜店那地方李帙尘不是没去过,不能说整天泡哪里,但也去那里玩不下五十次。成年人么,没去过夜店酒吧,那才算是没劲呢。

小说

所以她也就没忸怩,爽爽快快的找出一条香奈儿露肩香风裙,毕竟也是学美术的,化妆这种描线晕染技术她掌握也太过熟练,加上自身长相不差,稍稍粉黛就能显得面容立体起来。

又怕刚下过雨,天潮又冷,就又穿上一件卡其色英伦风衣,走到洗漱池的镜子前,在唇上涂上正红色胭脂,又将头发散开,随手抓抓,镜前的美人就又妩媚了几分。

配一双黑色华伦天奴的矮跟鞋,妩媚中又带知性美。

………………………………

小跑到跑车前,坐进,浑身打个哆嗦,这天可真不含糊,真冷啊。

“尘不知…尘不知”

“怎么了西西公主,你今儿又要带本宫去哪儿?”

“今儿我一哥们酒吧开业,你跟他也认识,就王昇。”

“………………”

“想起来没啊,就是咱去国贸逛街时,身边一帮妞,还跑过来问你要联系方式的那个”

“有点印象啊”

“就是那个穿黄色衬衫大背头的”

其实李帙尘对那个王昇根本就没记起来,但经过董耀西的提醒,这脑门的记忆就全涌出来了。

原来是那哥们,穿黄色衬衫拥各色女人的花花公子啊。

这北京东城向来在下班高峰人挤人,车挤车。这不,又堵路上了。

“**,这我还提前二小时,趁天没黑就出发呢,结果这又堵住了。”

“酒吧离这远么?”

“不远,出了新东路就快到了”

“没事,不急,等等就好。”

“尘不知,我先给他们打个电话,给我们留个卡座。”

董耀西刚通电话预留好,李帙尘电话又来。

“喂,陈老师。”

“帙尘啊,你的《尘墨》有位先生想要买下来,你看……要不你来一趟吧,商量一下相关事宜。”

“定位给你发过去了”

“好的陈老师,半小时我就到”

“西西,陈老师打电话说有人要买我的画,我得去一趟。”

“没事,你先看看在哪个酒店,等你忙完我去接你吧。”

“好”

定位显示在宝格丽酒店,离新东路不远。

…………………………

宝格丽酒店

清大美院今年的年度展在此举行,各道人物聚集于此,清大人才云集,看似是清大学生画展,实际上更像是商业酒会。学生借此机会博取在艺术上展现的机会,出出头。清大呢,更是可以借此来吸引项目投资,获取双向利益。

张简是清大印象派美学教授,非常注重新生清大学生的画工基础,所以每年都会来参加年度展。但今年不巧,因为得了风寒董明池就更不让她出门,看紧的不行,生怕再牵连体寒这个毛病复发,就命令董耀仁,董家二儿子帮忙出席。

董耀仁对油画没什么研究,也看不出什么。

倒是有几位认识董家二公子的,想借机攀谈明仁集团,但都被他笑笑回绝了。

他闲着随便逛逛,首位展出的《尘墨》是油画印象派作品。以黑色灰色为基调,一个人行走在烟雾缭绕的道路上,四周是以黑色为主,灰色点缀,但整幅作品基调压抑,却更引发意境。

画风和张简所欣赏的非常契合,于是就表示想拍下来,给张简作为五十岁的生日礼物。

李帙尘一路小跑着来,到的时候双手只在膝盖上上气不接下气,发丝如瀑布般斜下,似是一只小兔在吁吁喘气。

调整好气息,自信微笑着走向茶水厅,随后向陈导师走去。

伸手大方微笑介绍

“您好,我是尘墨的作者。”

“李帙尘。”

抬眼,双手相握,却见着这所谓“熟人”就在眼前,没戴口罩,灰色大衣,黑色衬衫,黑色紧贴精致的西服裤,衬衫开前两颗扣子,露出隐隐锁骨。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今天上午才见的人儿,晚上又见,这不想认识都不行。上午被他气质吸引,晚上就握手直报大名。

“您好,董耀仁。”

陈老师简单介绍,得知是他想要买画。

李帙尘标准的168,穿上矮跟鞋子也得170+,可董耀仁硬是让李帙尘才到他肩膀处。

“李小姐,您看这幅画愿不愿卖给我呢。”

名字中带“仁”,就是个很特殊的存在,都说名字和人的性格有关,李帙尘此刻也确实很认同这种说法,他就是个不错的例子。

董耀仁的气质彬彬有礼,温儒尔雅。给李帙尘一种从书中走出的温儒公子的感觉,看似很好接近,走近才发现,其实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甚至也很有个性。

“卖,那您要出什么价格呢。”

在李帙尘出现之前,他就上网查过这位画家,是位新生,只有这两年的作品参赛经历,得到的奖也都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小奖项,倒是这个最近举办的“京花奖”出得重围,知名度大增。

这幅画卖上二十万不为过。

可狐狸就是狐狸,他给李帙尘留空间,看她想要卖到什么价位,就明白了这幅画到底值不值市场评估。

“我也不懂油画,但李小姐的画确实给了我这个圈外人不一样的感觉,得以看出李小姐的画功非凡了。”

“不如,三十万,李小姐如何。”

呵,狐狸,真狐狸。李帙尘给他又下个定义,让我自己评估?不可能!姑娘就瞪眼干瞪他一会,随后像是又想起什么不妥,就回到大方地微笑。从咬着牙的举动开始,不用想就知道这姑娘在心里骂他不是什么好人。

李帙尘的种种微表情与神态从进门董耀仁就没放过,心里打趣这姑娘好生可爱,心里怎么想的并非无一丝露出,却还是给人大方知性的微笑。直视着他的眼睛一点也不怯,反而很是自信。颇有

当艺术家的潜质。

“好啊

看来董先生是真的欣赏我的画啊,竟出此高价,李某深感荣幸啊。”

其实李帙尘心里明白的不行,不过她就是个出入头角的无名小卒,人气与市场价值都不高,三十万卖幅画不亏,但也确实赚不了多少。

狐狸给你挖坑跳,你却不得不跳。

“哪里,李小姐自是清大学生,又是画界新秀

各方面必然出色。李小姐肯赏脸卖我,我也深感荣幸啊。”

他说话处处礼貌有格,举止有度,确实是风度翩翩的公子。

等一切事宜交代清楚,出酒店,外面却下起了雨。

“尘尘,我刚在便利店买了点东西啊,你先稍等等,我马上到啊。”

“没事,我等等就好,你慢点开,不要紧。”

李帙尘站在酒店门口打电话,路边霓虹灯围绕着,暗黄的光晕包围着,印出别样的柔和美,是典型的东方美人。

董耀仁站在身侧撑开黑伞走向车子,手插在灰色大衣中微眯着眼。

酒会结束的人多,见是下雨,都聚在酒店门口等着车子来接。来往是谁也不清楚。

李帙尘就站着等人。、

董耀仁取好车子见小姑娘一个人站在一边,想起她那可怒却不可言的瞪眼,这让他想起来就好笑。

开车停在她跟前,摇下窗户,看着她回消息,却迟迟不可抬头,按一下喇叭,她还以为挡着别人的路,往后退一下,接着低头看手机。

董耀仁无声笑笑,只好把头伸出一点,“李小姐,你上车我载你一程?”

董耀仁玩味的说道,却还是不失风度的姿态。

“啊

“不了董先生,我有人来接,不麻烦了。”

人家礼貌回绝,还能再说什么?

“好,那你小心,先走一步。”

随后关上窗户,见姑娘莞尔一笑,便踩着油门走了。

没事,我们来日方长。

本文标签:公主被按住四肢屈辱高潮

上一篇:[上原花恋]作品番号图片介绍

下一篇:啊?好痛?嗯?轻一点宁溪 一女两男前后同时做很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