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强行扒开小受双腿进入|校花被粗大狠狠贯穿

2022-08-23 17:33: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可愿与我做一场交易?”面前的年轻女人面目模糊,依稀能看出来纤长窈窕的身材和姣好的面容,更绝的是大滴大滴的泪珠正顺着她几近透明的脸颊滚落,端的是梨花带雨,我见

“你可愿与我做一场交易?”

面前的年轻女人面目模糊,依稀能看出来纤长窈窕的身材和姣好的面容,更绝的是大滴大滴的泪珠正顺着她几近透明的脸颊滚落,端的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啧啧啧,秦穗一阵叹息,想想自己的尊荣,耶稣或者女娲造人还真是不公,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但是差距也不要这么大吧。正在自怨自艾,忽然发现,她那双红肿的大眼睛正满怀期待地盯着自己。

“你不愿意吗?”秦穗眼瞅着她又飘近了几步,本能的想后退,却悲哀地发现,根本动不了!

秦穗身上一阵凉意,这是做梦吧?这美女是人是鬼?

这下只能祭出杀手锏了,她抬手准备死掐自己一把,好从这诡异的梦境里挣脱。

显然,还是动不了。

小说

“你……谁啊?我们认识吗?找我干嘛?什么交易?”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先发制人,秦穗想一连串的问题丢出来不怕你不晕。

“我是谁?”她语调忽然从殷切转为悲戚,面容更模糊了。

最好刮一阵大风,秦穗暗暗想道,早晚给你吹散了,我也不用在这里听你扯淡了。

想着想着,秦穗忽然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啊?

妈耶,她看到了什么!周围飘来飘去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黑白无常还是牛头马面?这难不成是阴曹地府,秦穗欲哭无泪。

美女可不管秦穗心里正在翻江还是倒海,她正在那前言不搭后语说的尽兴:“三天了,三天了,我在这里整整等了三天了,我终于等到你了……”说着她还很是感激地望了我一眼,“我要走了,但是我不能走,我必须要回去……你……”

她又飘近了几步,要不是她哭得伤心,秦穗有理由怀疑美女姐姐绝对是看上自己了,不然凑这么近干什么,总不能是看她眼角有没有眼屎吧。

“你等等,说了半天,你尽说些废话,你告诉我你是谁,要回哪里,找我干什么?”

她显然也意识到距离太近了,又赶紧飘远几步继续絮叨。

“我要回去,我不能留在这里。”她语气坚定,“他们说我已经死了,但是我不能死。”

听了半天秦穗终于了解了大概情况,虽然觉得有些无厘头,但还蛮八卦的,有意思啊,她那热爱思考的大脑转个不停,一个不想死却不得不死的人?那我自己呢?我是死的还是活的?这下秦穗可不觉得有意思了。来这之前,作为原告代理人,她正在吭哧吭哧赶明天开庭的案件代理词,作为十八线城市落魄小律师,难不成是熬夜熬太狠,猝死了?

那她现在是一个人孤独地躺在出租房里生死难辨?明天案件开庭怎么办,她还没跟人换庭呢?这要是真死了,不会按照撤诉处理吧?秦穗再一次欲哭无泪。

她在想什么,死到临头竟然在担心案件按撤诉处理怎么办?实在可笑,她暗暗道:算了,反正我秦穗孑然一身,无房无车无存款还无男朋友,没什么好牵挂的,死啊活啊好像也不那么重要。案件撤诉就撤诉吧,那个傻缺原告,付着买白菜的钱,恨不得让我拿出卖白粉的努力来,这下我要死了,总不能把我拖出来鞭尸吧,没办法了,实在不行就只能让我的单位为我承担一次责任了。

她想想傻缺当事人无可奈何的可恶嘴脸,心情大好。

“你要回哪里去?”秦穗顺嘴问道。

“献王府。”

秦穗久久不愿合上张大的大嘴儿,献?王?府?这不是古装剧里才会出现的台词吗?今天被她碰上了?她眼前开始浮现各种古装大帅哥,等等!

“你是王府里的丫鬟?”秦穗开始盘算,如果是丫鬟的话,那这个奋斗过程有点曲折,但是前途应该是光明的吧,毕竟她阅书无数,豪门争斗,庶女翻身,丫鬟升职记,哪个剧本都能手到擒来。

她一脸错愕的望着秦穗,“我是献王的王妃。”

王妃啊!那岂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赏花观月,几人之下,万人之上吗,这不就是她的理想生活吗?那她还做什么落魄律师啊!但是,这位美女哭得梨花带雨的?莫不是被休弃了,要是替她回去,岂不是一睁眼就成了糟糠妻,下堂妇?

“你……你们夫妻关系不好?这个什么王爷要休你?”

显然,秦穗破坏了美女的悲伤的心情,美女也被我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问住了,大滴大滴的泪珠也没落了,“我们幼年就相识,感情极好,哪里会有什么休弃。”

“那你哭什么,舍不得俊俏小王爷?”我搞不懂美女的思路,再怎么你侬我侬,也没必要搞个替死鬼回去长相厮守吧,要知道久看生厌,没准早死的才能成为心头的朱砂痣,才能谱写故剑情深的爱情传奇呢。

“我……”她的大眼睛重新落下泪,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中秋家宴,我亲手毒死了我的父兄,还有我的幼弟,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毒呢?不可能有毒的,他们为什么会死呢?一个个七窍流血倒在我面前……”她的身子开始抖起来,连带着声音也战栗起来。

“献王杀的?”乱七八糟的案例和熟悉的小说桥段争先恐后从秦穗脑海里往外涌。

她像被说中了心中所想似的,声音微不可闻,“我不知道,不可能……”

“你想跟我怎么交易?听你所言,如今你的家族肯定得罪了人,已然死于非命,而你,也不能自保,这些跟我并没有什么利害关系,没准我一回去就赶上满门抄斩,那我不还得回来吗?”砍脑袋,秦穗莫名觉得脖子一阵凉意,还不如就呆在这儿呢。

当然了,秦穗也不是真怕砍脑袋,毕竟是替美女回去,最后真要死,死的不还是她嘛。秦穗再一次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折服。

俗话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虽然秦穗对这王妃的位置无比动心,但是她现在可是完全占据主动地位,就算她已经死了,也可以好好去入轮回,掺和这事干什么,怎么看也不划算。

美女同情地望了秦穗一眼,“你知道你这一次会入什么轮回吗?”

“什么?”

“猪狗道。”

“你知道你接下来八辈子会入什么轮回吗?”

“什么?”

“猪狗道。”

……

“你,你,你都入什么轮回?”秦穗气的结巴了。

“富贵之家,权势之族,八辈子都是。只要你愿意和我交易,这些都是你的。”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秦穗突然顿悟了,没准投胎这种活就是另一种层面上的家族传承吧。

“交易吧,你说。”

美女朝秦穗点点头,低声道:“帮我查出杀害父兄的凶手。”良久,她又道:“若我家族还有幸存者,帮我看顾一二。”

“查出来之后呢,要杀了他们吗?”

美女凄然笑道,“你杀不了的。”

“那可没准,反正我有八辈子的好命,大不了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我搭上这辈子报答一下你剩下的七辈子,好像也不亏。”秦穗不假思索,心里暗暗欣喜,没想到她是如此的知恩图报,这几年的黑心律师生涯竟然没有玷污她纯洁的心灵。

“你若不能寿终,而死于非命,那这轮回怕是你就入不了了。”美女八成是被秦穗的话感动了,竟然从身上掏出块玉佩递给我:“你要实在想死,就拿着它,它可以随你一起入轮回,你要是入了猪狗道,没准主人以为你是个神猪神狗,你也好过一点。”

秦穗满脸黑线加问号,“那我还是活着吧。”

“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等你来告诉我答案。”

美女的声音越来越远,秦穗突然想起来,“王妃,你等我的话,难道你不入轮回吗?”本来她想喊出这句话,表达一下自己的歉意,毕竟拿人家的命也挺手短的,但是她发不出任何声音,眼前逐渐漆黑一片,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本文标签:强行扒开小受双腿进入

上一篇:娇嫩承受不住他的巨大:陌生男人弄我好几次高潮

下一篇:被陌生人看着到高潮*老头抱着娇嫩白少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