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玩弄高贵冷艳美妇h集-新婚之夜玩弄人妻系列

2022-08-15 10:06: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空正下着一阵细雨,撑着黑伞前来吊唁的人静站在不远处,他们大多数都低着头沉默不语,胸口佩戴着白花,时不时望着不远处的沈枙,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人敢上前帮她撑伞,因为刚才沈枙

天空正下着一阵细雨,撑着黑伞前来吊唁的人静站在不远处,他们大多数都低着头沉默不语,胸口佩戴着白花,时不时望着不远处的沈枙,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有人敢上前帮她撑伞,因为刚才沈枙坚决下了命令,说让她和她妹妹安静的待会儿。

墓碑前站着一个单薄的身影,雨水掺杂着泪水顺着她苍白的脸颊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着,已经分不清楚,模糊了眼眶。

她手捧了束白色菊花,头发高高盘起。

沈枙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将平安扣与那束菊花放在墓碑前。

“柔柔,这平安扣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你,没有想到你就消失了,仇,姐姐替你报了。”沈枙已经泪水流到麻木了,但还是挤出一个微笑。

小说

沈枙从没有想到她的对手顾老,竟然送了这么大一份礼物,趁着沈枙虚弱躺在病床,他对自己的妹妹沈柔下手了。

知道这件事她后悔莫及。

于是沈枙也不甘示弱的送了顾老一个大礼,破产清算进监狱。

他不是想要名声和权力吗?

他不是想要保持顾家名门望族的位置吗?

这种表面一套背后一手的人渣,沈枙留给他的是顾家易主,财产被抄,最后死刑。

可这些都不解恨,因为她妹妹不会复活。

但是这事里面,她最对不起的就是她的妹妹沈柔,与她的名一样的是个温柔乖巧的小姑娘,可惜她再也不能听到妹妹娇滴滴的喊她一声姐姐了。

想到这里,沈枙视线开始对不上焦了,眼前变模糊了,突然脑袋上过一片空白,脚软的摔倒在雨声里,周围的人见状赶紧朝她这边跑来。

她的最后一眼,看到了墓碑前,那个散发白光的平安扣。

……

繁华的街道上,一顶八抬大轿鲜艳的花轿引人注目,迎亲的仪仗站成两排身穿喜庆的红色衣服,有的举着牌子,有的敲锣打鼓。

这边的小孩你追我赶的嬉闹着,其中有一个穿着深色粗布衣衫的妇人抱着怀中的小孩。

那妇人见此场景突然面露难色,朝着不远处的妇人感叹道:“听闻那四王爷长的极丑,性格阴晴不定,这娇滴滴的青依府小姑娘未来可怎么办啊。”

周围的那个穿深青色妇人脸上突然变了颜色,捂着那个穿深色粗布衣衫的妇人小声的警告说道:“皇家的事,岂容我们这京城最底层的小妇人可以说的道的,让别人听去,小心你的命。”

围观的人有唏嘘的,有羡慕的。

沈枙下意识的睁开眼,便见刺目般鲜艳的红色绸缎引入眼帘,耳畔传来喜气洋洋的敲锣打鼓声,时不时听到清脆的孩童嬉戏的喧哗吵闹声。

沈枙眸光模糊,她的头像是被狠狠被撞过似的,剧烈的疼痛长廷到心间,顿时一双美眸腥红,泪珠迅速从她苍白脸颊上滑落,滴落在轿子里。

什么情况?沈枙忍着疼抬手将红色盖头扯了下来,拿着红色盖头的手被衬得格外白皙,顺势撑在椅上。

她白皙光滑的额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细小的汗水,沈枙抬手想擦去汗水,却碰到了粘稠腥红的鲜血!

眼眸下,嘴唇边,甚至还有耳后都有这样的腥红的血液。

沈枙眉心微低,刹那间闪过无数思绪。

就在这时沈枙嘴里毫无防备地涌出一阵腥甜,鲜血滴落在那双洁白如玉的手指上,痛如心悸,眼角的泪水麻木地顺着精致的轮廓一滴一滴掉在轿子里,好痛,好痛……

沈枙痛苦卷缩在轿子角落里,直到手下意识握上了脖子上白色平安扣。

那股来势汹汹的痛楚才消散开了,她终于好受了,这时一团乱麻的记忆硬塞到她脑海中。

原主青依芷嫣,是兰州知府青依家的庶二小姐,因为母亲是在身中剧毒时生下原主,所以体弱多病,还曾有人断言活不过十五岁。

虽然没了母亲,但原主有一个对她非常好的妹妹,是原主母亲生前的好姐妹的孩子,她们同是原主父亲的妾。

不过,他们断言还是错了,原主顽强的活到了十六岁,这在一切都在好转的时候,皇帝居然下旨让青依家小姐嫁给瑞爷云玄烨。

瑞云玄烨是个残废,还传闻性格狠辣,青依府人心惶惶,青依府家的主母不愿把自己的嫡女嫁过去,就钻了圣旨的空,让体弱多病的原主替嫁过去。

而原主在轿子上,突然犯了病,像中了剧毒般七窍流血,在痛楚中死去。

而现在正是婚嫁现场。

轿子里有些透不过气,沈枙轻叹了口气,轻轻的掀开了帘子的一角。

原主死的时候想的都是她的妹妹妹妹青依芷柔。

她的妹妹青依芷柔,听闻江湖有一物可以医冶万物,于是为了冶她姐姐的病放弃青依府锦衣玉食的生活,自此消失在江湖中,一心追求此物。

沈枙轻轻合上眼,微风拂过,如蝶翼般的纤长睫毛轻轻颤抖,她在内心坚定的说道,青依芷嫣我答应你,我会帮你找到妹妹的。

青依芷嫣坎坷一生,一直都是心地善良,可惜这么一个温柔的人儿连死前都还被病痛折磨,也许死去是对她的一种释然吧。

沈枙目光停留在街道两旁,几缕金灿灿的阳光撒在红砖绿瓦或者那精致漂亮的阁楼上。

高大的树梢上都系满了红色的丝绸,微风扫起地上脆绿的树叶,沈枙才意识到这是红色的丝带系满了京城。

这个没人喜欢的婚嫁,倒真是盛大。

微风抚过,沈枙对上了一道饶有兴致的目光,便抬眸望那人望去。

那人半靠在树下,头顶的红色丝带被风高高吹起,他一袭乌黑银细花纹底棉服,腰间束着祥云模样宽边棉带,修长的身体挺得笔直,墨头被简单的用黑色绸缎扎了个高马尾。

他就那样环抱着手,勾起唇角,肆意的打量着沈枙,那人倒长了一副好模样,唇红齿白,剑眉星目。

长的挺好看的。

沈枙脑海中闪过这想法,有突然想起这时代女子掀窗朝外看不合适,于是身子轻轻转,深红色长裙散开,她并没有什么神情的放下了帘子。

这副身子太瘦弱了,沈枙看着都心疼,不禁唏嘘道:“原主这十六年怎么过的啊。”

接沈枙垂眸,目光停留在纤瘦有些营养不良的手中,那是一块质地不错的平安扣,颜色透白,晶莹剔透。

这块平安扣到底有什么秘密。

它把自己带来这个世界,究竟为了什么,这些她也不是很清楚。

沈枙淡抿唇瓣,不过刚才那股疼痛,她实在不想再次承受了。

原主这病到底是什么?

沈枙突然想起原主妹妹走时给原主留下了一些药物,可以抑制住这股疼痛,缓解病情。

可惜有部分在青依府的时候,被大小姐青依苒欺负的时候,不小心落在水池中报废了,而剩余的药物早已吃完,所以刚刚才会痛疼的死去。

下次发病又是什么时候?

就在这时,喜轿骤然停了下来。

本文标签:玩弄高贵冷艳美妇h集

上一篇:中年放荡艳妇小说*醒来发现大的东西还在里面

下一篇:边做饭时猛然进入高H 少妇的yin荡生活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