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奶头露出来戴好乳夹|雪白浑圆的翘臀紧紧夹住

2022-08-10 10:18: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枯草遍野,哀风怒号,漫无边际的荒漠,目之所及皆是黄沙,绵延不绝,汇集成海。战场上,硝烟弥漫,遮云蔽日,到处可见死相惨状,面目狰狞,被无数利箭穿插的尸体。沙漠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这里正发

枯草遍野,哀风怒号,漫无边际的荒漠,目之所及皆是黄沙,绵延不绝,汇集成海。

战场上,硝烟弥漫,遮云蔽日,到处可见死相惨状,面目狰狞,被无数利箭穿插的尸体。沙漠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这里正发生一场终极决战,惨不忍睹。

身穿金黄铠甲的将军,独身一人屹立在一堆尸体中间,四周是层层包围他的敌军兵勇。

面容冷峻,气质狠冽的他,举起滴血的长剑,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冲上来刺他的士兵。

剑,已经被鲜血浸泡的通身鲜红。他已经到了精疲力尽,山穷水尽的地步。七天七夜的奋战,到如今的惨遭埋伏,他体力耗尽,严重脱水,出现了幻觉,几次失手被敌军刺中了要害,但依然拼尽全力在突围。

沙漠的夜晚降临,一抹惨红的圆月高悬天边。将军漠然的注视着,眼前这一片荒凉之地。眼神带着几分冷酷无情,四周马鸣风啸,骆驼哀嚎,整个沙漠都充斥着萧杀之气。

将军孤身一人,霸气独立在沙丘,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远处呼啸而来一队骑兵,他做好迎敌的准备,双手紧握利剑,准备与敌军决一死战。

一刀斩下去,却只有虚影浮动,那群人在他身边疾驰而过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可他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与他交战的也只是敌军士兵的亡灵。

一个已死的游魂,全然不知自己是亡人,举着自己的剑在这战场四周徘徊游荡,因为杀孽太多,戾气太重,以至于前来收亡魂的鬼差们都畏惧他无法降伏他。

空旷无垠的荒野上,四周万籁俱静,将军最后终于倒在了一棵千年胡杨树底下,尸体就地而坐背靠着大树,剑插在土里,手紧握着剑柄,鲜血顺着剑流入了树根底部。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剑和尸体已经与大树融为一体。

战事以明军十万铁骑全军覆没而告终。败北一事传回京城,举国震惊,皇帝大怒,下令严惩将军九族。

永乐十九年,国势强盛,百姓安乐,疆域辽阔,万邦来朝。

但在北方边境,鞑靼屡犯我朝边界安宁,使得边境各族人民饱受战乱侵害,民不聊生。

彼时皇城刚从南京迁到北京不久,在举国同庆的日子,北方边界却几次遭到鞑靼偷袭,为震国威,永乐帝命征北大将军李翎赫率领十万铁骑北征鞑靼,誓要将鞑靼赶回漠北老家。

将军带着部下奋战七天七夜,终于将鞑靼赶回了老巢,想不到最后关头轻信间谍,为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将军乘胜追击,中了敌人奸计,十万铁骑全军覆没,自己也战死沙场,为国捐躯。

李翎赫父亲李穆是开国元勋,为大明立下汗马功劳,先帝建国后赐免死铁卷,封号镇国公,爵位子孙世袭罔替,李穆膝下四子各个矫勇善战,位高权重。

三子李翎赫更是少年才俊,年少有为,自小跟着燕王南征北战,矫勇善战,战功赫赫,深得燕王赏识,燕王继位之后,对他更是青睐有加,亲封他为征北大将军。

战无不胜,打了无数的胜仗,是当之无愧的少年英雄,被老百姓们誉为“战神”,深受边境百姓们爱戴,每次他凯旋归来时,边境的百姓夹道欢迎,敲锣打鼓以示敬意。

这一举动无疑给了其他政客弹劾李氏一族的借口,加之李家的权势,已经对京城内的皇亲贵族藩王造成了一定的威慑。

李翎赫的大哥跟小弟更是仗着家族势力,目中无人,为人傲慢自负,已经惹到了京城其他几大家族的仇视。

皇上本就猜疑多虑,城府颇深,李家的权势和威名让他如鲠在喉。

收到李翎赫败北的消息后,皇帝听信李氏政敌谗言,对李氏一族起了杀心,以逆贼谋反之名流放了李氏九族。

李氏九族和家奴们在流放途中都被仇家设计杀害,皇帝对此却毫不知情。

流放李氏一族,仍让皇上不解气,他还下令举国上下不许任何人为李翎赫收尸哀悼,也不许有人为他建碑立墓吊丧。

曾经战功赫赫的战神,只因一次的失误,造成了惨烈的代价,成了死不足惜的千古罪人。

转眼间到了21世纪的现代。

“地上一天,冥界一年。人死后灵魂会到冥间生活,在轮回前,他们的魂魄都会在冥界生活一段时间,正常要进行消费、居住、婚假、工作之类的,跟我们人间是一样的。

如果一个人生前没有后代,死后也无人为他厚葬立碑,那么就没有祭奠他亡灵的人,收不到阳间亲人的供奉和祭拜,在阴间生活就会变得很清苦。魂魄入不了黄泉、进不了地府,成为无法超度入不了轮回的无主游魂,只能徘徊在冥间游荡,变成无主的孤魂野鬼。

经年累月,无人问津管辖的游魂野鬼,怨气越来越重,许多绝世凶鬼倚仗法力凶厉,割据一方为祸人间,变成罪孽深重的孽鬼,所以又有鬼师代天镇鬼。鬼师乃地府阴神,人间的鬼王,他被尊称为万鬼之王,巡狩阴阳俩界,能驱鬼驱神,专门缉拿为祸人间的绝世凶神和穷凶极恶的恶鬼。

并且鬼王还会一个很特殊的法术,这个法术是历来帝王权贵寻找的秘术,能够使垂死的人扭转乾坤延长寿命。

鬼王是唯一一个生活在人间的阴神。这是冥界对他的恩宠也是惩罚,他必须永存世间,拥有不老不死不伤不灭的身体,还要受尽人间生死离别之苦。”

北京城,夜幕降临,中元节,天桥下车流不息,天桥上人来人往。一个摆着八卦图,打着算卦、看相旗号的老爷爷在天桥上摆摊营业。

他身材虽然矮小,却有圆润宽厚的体格,紫红色的脸上皱纹密布,穿着素色一件长袍,戴着一顶破破烂烂的草帽,须发全白。滑稽的是他一身古装扮相,脸上却戴着一副圆圆镜片复古风的黑色墨镜,给人感觉他就是个憨态可爱的小老头。

他声音洪厚低沉,一脸严肃的同眼前这个挺着孕肚坐了他的塑料凳,歇脚在他摊位前的未婚妈妈,讲着冥界鬼王的传说。

姑娘没被他的故事吸引,反而是盯着他的小墨镜发出一连串“哈哈哈!”忍俊不禁的嘻笑。

老爷爷盯着她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挺着这么大的肚子竟然一个人出来,还提着这么重的东西,这是有多可怜啊,还能笑出来!真是有一颗单纯天真的心!”

姑娘摸摸自己的大肚子,秀气的眉毛一皱,气呼呼说道:“爷爷你可真坏!”

“我哪里坏了!坏的是抛弃你的那个家伙!”老爷爷一边收摊一边回怼姑娘。

姑娘一听这话顿时满面窘迫,嘟嘴佯装生气:“爷爷你别逗我了,我可是无神论者。”

爷爷边收拾摊位,一边说:“信不信由你,你就当我在讲神话故事吧。”

小姑娘顿时觉得自己伤了爷爷的好意,为了缓解一下这僵冷的场面,她十分真诚的说出了自己第一次听到这故事的真实感觉:“一个混迹在我们人群中,专为人类除魔驱鬼,可以永生存在的神,不用经历生老病死,这是多么恶毒又浪漫的惩罚啊!”

爷爷轻声低估了一句:“他可没觉得是浪漫!”只是小姑娘没有听见。

一轮昏黄的满月慢慢升起,街上的霓虹灯闪烁着五彩缤纷的光芒,却依然掩盖不了今天的月色,与往日截然不同。

远处夜雾袭来,黑压压一片阴霾迫近而来,空气都浓重起来,仿佛黑暗随着夜色同时从四面八方升起来。

姑娘见天色已晚起身告别离开,转身就听到耳边传来老爷爷的声音:“今天是最后一次给你讲了,以后你想听都没机会了!”

姑娘停住脚步,追问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老爷爷不急不慢的说:“可能明天你就见不到我了。”说完,他就背起行囊,打算先一步离开。

姑娘紧追不舍得问:“爷爷,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你要离开了吗? 你明天不来摆摊了吗?”

爷爷回头隔着墨镜望着她,说了一段特别奇怪的话:“记住啊!拐角处要留心安全。如果真遇到危险,一定要用灵魂满怀虔诚之心祈求神明帮帮忙!或许会被这附近路过的哪个心软的神听见。”然后爷爷打包好自己的行囊就离开了天桥。

曾经战功赫赫的战神被他拥护的君主抛弃,成了国家的罪人,尸骨无存死不瞑目。

他的尸体与千年大树融合,魂魄被束缚在此,一位云游四海的老太太路过此地,可怜他的境遇,就将他的魂魄引领带到了幽冥界的济孤园,这里专门收留无主的孤魂野鬼。

济孤园是冥界的三不管地带,十万无主孤魂无人问津,好多孤魂因为没资格投胎转世而变成凶神恶煞的厉鬼,霍乱地府为害人间。

有将帅之才的将军,心怀感恩之心,在他出色的指导和训练下,十万游魂被他训练成一支纪律严明,比百万阴兵都要厉害百倍的队伍。

冥帝赏识他的才能,册封他为人间鬼王,永存世间,因他杀业太重,罪孽深重,罚他永生不灭为冥界服务。

就这样,李翎赫留在了人间,成了长生不老的鬼王,拥有神一样的法力,却要无休止的替冥界工作。

这样的永生并不是一件好事,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他远去,他要面对一次次的生离死别,而唯一能够结束他一成不变,循环往复受奴役的方法,就是要寻找一个全心全意爱他的人类新娘,愿意为他牺牲一切,用真诚之心让他的灵魂获得重生,进入轮回做回一个真正的凡人。

 

本文标签:雪白浑圆的翘臀紧紧夹住

上一篇:三女并排跪撅陈三:女侠高潮无力任人玩弄

下一篇:私密粉嫩哪种效果最好*挤进警花两片粉嫩菊蕾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