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甜梦文库红肿白浊粗大|警花娇妻的卧底经历21

2022-08-08 16:19: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三界的交界处一片混沌,昏暗之中,秽气纠缠不清,放眼望去,不见边际。交界深处,散发着唯一的光芒。浑浊的金色光芒若隐若现,扯开光芒,光芒后是缠绕无尽的黑暗与混沌。禾鲲立于光芒前,孑

三界的交界处一片混沌,昏暗之中,秽气纠缠不清,放眼望去,不见边际。

交界深处,散发着唯一的光芒。

浑浊的金色光芒若隐若现,扯开光芒,光芒后是缠绕无尽的黑暗与混沌。

禾鲲立于光芒前,孑然一身,他一袭白衣,面对着面前的混沌静默了许久,俊美至极的面庞流露出丝丝迷茫,浅色的瞳孔倒映着无尽的昏暗,雪白的睫毛些些湿濡,散开的银发在昏暗中飘荡。

许久,他开口道:“洛帝景,我交待你的事情,你记好了,等我回来时,若你忘了,罚你去一重天和玉帝共职。”

不远处,一个曼妙的身姿显现。

洛帝景理了理红色长裙,佯装无事道:“禾鲲,真巧。”

小说

禾鲲缓缓回头,看向洛帝景。

面前的女人明艳动人,堪称绝色。

洛帝景见禾鲲看她,一抹粉红飞上脸颊,心中暗暗道才几天不见禾鲲,他又俊美了,用和玉帝新学的词来形容,叫做……摄人心魄。

禾鲲淡然一笑,洛帝景呼吸一滞,粉红的脸颊变的绯红。

禾鲲道:“活了几百万年,都是上仙的仙,怎么还像个不懂事的小灵仙?”

洛帝景猛的瞪大了桃花眼,眼尾泛着红晕,她错愕道:“禾鲲,你……”

“我?”禾鲲淡淡道:“我怎么了?”

洛帝景将后面一句“你天天嘴上挂着仙要礼节仙要这要那的人竟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咽了回去,她笑着说:“你终于承认我年轻貌美了。”

洛帝景说着,便要靠近禾鲲。

“站那。”

洛帝景停住脚步,冷哼了一声,禾鲲道:“这里,太冷。”

洛帝景蹙着秀眉不说话,禾鲲道:“我交待你的事情,莫要忘了。”

禾鲲见洛帝景四处乱瞟,完全没有听他说话,有些无奈地道:“洛帝景。”

洛帝景猛的回过神,道:“我在。”

“我交待你的事情,你记清楚了。”

洛帝景厌厌道:“记清楚了,大事找子沐,小事找玉帝,自己要做的事,找到那个被打出神位的上仙。”

禾鲲露出欣慰地笑容,洛帝景小声嘟囔道:“老东西,交待这交待那,去趟混沌之境,叨唠叨唠的像临终遗言一般,之前去又不是没去过,天天叨唠,烦死了。”

禾鲲道:“你在说什么?”

洛帝景眨眨眼睛,露出灿烂地笑容,道:“我说,我们禾鲲上仙,三界第一美男,要相貌有身材,要身材有相貌,仙见仙爱,鬼见鬼爱,人见人爱,用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国色天香?不对,活色生香。”

禾鲲轻笑,静静地看着洛帝景,道:“回去罢,过个一年半载,你若把我交待你的事情忘了,你便去和玉帝共事,处理三界事。”

洛帝景捂住耳朵,道:“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我都活那么多年了,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你别忘了,你是上仙,我也是上仙,你是仙中最高的上仙,我也是,天天叨唠,我又不是最低的灵仙。”

禾鲲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洛帝景,洛帝景被禾鲲盯的忐忑,心中思索片刻,道:“好吧,我承认,子沐养的灵鹿的鹿角是我不小心弄折的。”

禾鲲轻轻一笑,向洛帝景招了招手,道:“过来。”

洛帝景一边嘟囔着刚才不是不让我过去一边小跑了过去。

刚站到禾鲲身侧,寒气便袭满了全身。

洛帝景皱眉道:“元尊将混沌之境封印,你前前后后去了那么多次,元尊要是活过来了,会被你气死。”

“呵。”

禾鲲轻笑,道:“这是最后一次。”

洛帝景看着面前的光芒,道:“里面什么样?”

“小景,回去罢。”

洛帝景闷闷地“哦”了一声,犹豫了会,她道:“你这次什么时候回来?”

“一年。”

“嗯,那我回去了。”

洛帝景离开后,禾鲲静默了半响,回头望了望无尽的黑暗,凭空幻化出轩辕剑,踏入混沌之境。

洛帝景离开三界的交界处后,本想回三重天与子沐道个歉,但左右思考后,她决定先去一重天上找玉帝讨个仙桃给断了角的灵鹿吃,算是当做赔礼。

“玉帝。”

洛帝景脚踩祥云轻飘飘地落在了霄清殿,守在霄清殿的小仙见到洛帝景,慌张的行礼。

洛帝景挥了挥手,道:“起来吧。”

她左右看了一圈,道:“玉帝今日怎么不见影子?平常这个时间,他不是喜欢在霄清殿处理公务吗?”

“回上仙。”挽着竹篮的女灵仙柔声细语道:“从昨日起,玉帝便未来过霄清殿。”

洛帝景“啧”了一声,看了眼女灵仙挽在臂弯中的竹篮,道:“今日供奉的仙桃,给本尊留一篮个头大的,送到三重天。”

“是。”

洛帝景左右看了看,沿着熟悉的路走到了焕灵池,在焕灵池边看到了个熟悉的白色影子,她满意地一笑,一个飞身,轻飘飘地落到了焕灵池边,伸手便提起了玉帝养了几万年的灵兔。

灵兔睡意朦胧,被洛帝景提到手里时还在轻声打鼾,洛帝景弹了下灵兔的脑门,灵兔咂了咂兔嘴,慢慢睁开了似冰潭般水汪汪地蓝眼睛。

灵兔慢慢看清了拎着它的女人,女人对着它笑颜如花,灵兔猛然惊醒,下一秒,便要挣扎。

洛帝景威逼利诱道:“你若再敢动,我便把你的毛剪了。”

灵兔挣扎地更用力。

洛帝景冷笑,弹了下灵兔的脑门,道:“你个兔子和狐狸一般狡猾,若不是你跑到三重天上欺负灵鹿,我会把灵鹿的角弄断?”

那日洛帝景本想去子沐的住所打听打听禾鲲近日在忙些什么,远远地看见了被子沐当成宝贝的灵鹿被一只兔子欺负的团团转,子沐从极寒之地采回来给灵鹿吃的雪莲也被兔子霸占。

洛帝景未曾多想,抡起子沐雕刻了一半的桃木杖赶兔子,谁知道这兔子极为狡猾,一个侧身从灵鹿身上跳过,洛帝景一棍子打在了灵鹿的角上。

灵鹿显然愣住了,它站在原地,右边白色的鹿角断了一截掉在了地上。

它慢慢反应过来,一双乌黑的鹿眼蓄满了水,

子沐很快便闻声赶来,洛帝景慌不择路,施了个法术逃之夭夭。

彼时,洛帝景并未认出那只兔子便是玉帝养的灵兔,待某日她拜访玉帝打听禾鲲近日在忙些什么时,在玉帝脚边看到了那只熟悉的兔子。

一问才知,那日欺负灵鹿的兔子便是玉帝养了几万年的灵兔。

洛帝景曾有耳闻,向来清冷的玉帝唯独喜爱一只灵兔,常对灵兔展露笑颜。

碍于玉帝地面子,洛帝景佯装不认识这只灵兔,灵兔见洛帝景像是不认识它一般,便放松了警惕。

但它做梦也未曾想到,它如往常一般在焕灵池边休憩吸收仙气时,洛帝景会将它肥厚的屁股上的毛剪干净。

玉帝虽然知道是洛帝景干的,但洛帝景远古上仙的身份,他也无可奈何。

自此,洛帝景便与这只灵兔结下梁子。

如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灵兔拼命地挣扎,洛帝景道:“你当真觉得我不敢把你毛剪干净?上次的教训是忘了?”

灵兔到底是知道孰轻孰重,乖乖地停止了挣扎。

洛帝景提了提玉灵兔的耳朵,道:“还算你识相,你家主人在哪?”

灵兔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

洛帝景威胁道:“你家主子最宝贵你,你能不知道吗?我看你大约是想光身子了。”

此话一出,灵兔立刻伸出浑圆的右爪指了指路。

洛帝景放下灵兔,道:“带路。”

灵兔一路带着洛帝景停在了瞭星崖,洛帝景在崖边看见了金色的单薄身影,她朝灵兔招了找手,道:“回去罢。”

灵兔朝着玉帝的方向嗅了嗅,依依不舍地离开。

“玉帝。”

洛帝景走到了崖边,抬头望了望漫天繁星,道:“今日是怎么了?往常,你不是同禾鲲一般重礼节,向本尊行礼。”

玉帝眺望着繁星,淡淡道:“上仙不必打趣我。”

洛帝景在繁星中看到了那颗璀璨地明星,她心中的忐忑落了下来,她道:“玉帝这是怎么了?爱而不得?”

玉帝侧头看向洛帝景,道:“你来找我何事?”

“没什么大事。”

洛帝景道:“你可知地藏王菩萨如今怎么样了?”

“当年,你让他留在地府任职,如今,你问我怎样,是问我他何时离开地府?”

洛帝景“啧”了一声,道:“玉帝,你心情不好便喜欢怼人的习惯,还是一点没变,今日来有一事,禾鲲让我在地府寻一位被打出神位的上神,你可知道些线索。”

“上仙的事,我岂敢知道。”

“啧,本尊一刻都不想与你多待。”

与死气相伴的水晶兰花海中,一座圆形宫殿挂满了骨帘与流苏,头顶上方是浩瀚的星海,水晶兰的光辉围绕着宫殿,寒气逼人的宫殿养着艳丽彼岸花。

洛帝景打量着四周,这时,地藏菩萨赤裸着双足缓缓走到洛帝景身侧,行礼道:“不知上仙莅临寒舍,失礼。”

洛帝景笑着道:“客气,几万年不见,地藏王菩萨还是如当年一般意气风发,水性杨花。”

洛帝景得意于自己将新学的词运用的惟妙惟肖,见地藏王菩萨脸色僵了僵,她道:“地藏王菩萨还是如当年一般羞涩。”

“呵。”

地藏王菩萨笑了笑,道:“上仙今日来,是有事?”

洛帝景挥手道:“将鬼界的名单给我一份。”

“不知上仙要名单作甚?”

洛帝景脑海中闪过禾鲲的身影,她笑了笑,刚要开口,突然,心口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强烈地疼痛让她措不及防地跌倒,她堪堪扶住一旁的骨瓶,地藏王菩萨扶住她,道:“上仙。”

洛帝景捂住胸口,她紧锁着眉,缓缓从胸口处摘下骨鳞。

散着蓝色光辉地骨鳞从中间碎开,碎裂的裂纹像是一道道致命的伤口。

“禾鲲!”

洛帝景紧攥住骨鳞。

她推开地藏王菩萨,疯了一般地赶去三界的交界之处。

三界交界处,原本混沌的黑暗被蓝色的光辉照耀,混沌之境的入口被封印,众先仙守在结界外,一片静默。

“禾鲲!”

洛帝景紧攥住碎了的骨鳞,骨鳞碎裂的伤口嵌入洛帝景的掌心,血珠顺着指缝滚落。

她推开挡住她的众仙,不惜伤害众仙,拼了命地冲向混沌之境地入口。

入口处,玉帝同子沐早已经等候她多时。

洛帝景凭空幻化出湛卢剑,泪水顺着她的脸庞滚落,她指向子沐,质问道:“你们所有人都知道?!唯独我不知道!滚开!”

玉帝拦住洛帝景,洛帝景没有丝毫犹豫,一剑刺向玉帝。

鲜血顺着湛卢剑滚落,子沐罕见地动怒,他道:“洛帝景,你当这是儿戏吗?混沌之境形成的灵魂体完整到七魂六魄与神息具在!元尊一半的仙力遗留在混沌之境,你应该明白!混沌之境是众神的污秽与阴暗,从这其中产生的灵魂体吸收了元尊遗留的一半仙力,你觉得,若是让这灵魂体打破了结界,三界会如何?崩塌!”

洛帝景颤抖着全身,周围散着禾鲲的神息,她从玉帝身上拔出湛卢剑,道:“所以,你们便让禾鲲去牺牲?让禾鲲去神魂俱灭!”

子沐湿红着眼眶,道:“不然让你去吗?你觉得禾鲲会让你去吗?”

洛帝景扔下湛卢剑,拼了命的想要冲进混沌之境。

没有人去拦洛帝景,她却被强大的力量挡住去路。

她知道,这是禾鲲的仙力。

洛帝景缓缓跌倒,道:“禾鲲!”

鲜血顺着洛帝景嘴角留下,心脏被撕碎的痛楚顺着血液流遍全身。

有关禾鲲的一切回忆涌上心头,一幕幕回忆,如同刀割般疼痛。

“小景,日后,若是无聊了,每年去趟人间,替我摘些梅花,人间的梅,总要好些。”

“小景,回去罢。”

 

本文标签:甜梦文库红肿白浊粗大

上一篇:岳两女征服一夫:埋头在她的腿间吸的高潮

下一篇:ying荡的雯雯第三部分*校花雪白大腿屈辱呻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