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挺进太深了老师h 滑进旗袍下紧夹的玉腿中

2022-08-08 09:44: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梦泽大陆!群山连绵,高耸入云。断崖崖之下,流水潺潺,空谷之中,黑风肆虐。河畔,一个满脸血迹的少女昏睡在地上,鲜血从她头上顺势而流。她的手突然微微一动!她微微蹙眉,缓缓地睁开眼,看着

梦泽大陆!

群山连绵,高耸入云。

断崖崖之下,流水潺潺,空谷之中,黑风肆虐。

河畔,一个满脸血迹的少女昏睡在地上,鲜血从她头上顺势而流。

她的手突然微微一动!

她微微蹙眉,缓缓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环境,倒吸了口气!

满身的剧痛袭击而至,她垂下头,额头的鲜血滴了一滴在地上,她抬手触摸额头,只瞧见自己的衣服残破,手臂多处树枝刮痕,看来自己应该是从山崖上摔下来的。

“咦,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死?我这是在哪里?这不是我采集的山崖,难道我穿越了?”

苏轻月有些迷茫,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她苏轻月23世纪玄武门门主,为了采集一株七霞莲,炼制修为大涨丹药,送给外祖父祝寿,谁知门内出现叛徒,趁她采摘之际,一掌把她打下了山崖。

正在怔愣中,苏轻月突然感觉身体传来一阵不适。

“该死的!中招了!”

前世身为玄武门主的她,武医全通,对于此时的情况非常清楚。

突然,她的眼眸一凝!呼吸也停滞了片刻!

“下这药的人太毒辣了…”

用水解?可自己才从水边醒来,也不见得管用。

要不放血解毒?可都流了这么多血不也于事无补吗?

这荒郊野外的,无论是解药还是帅哥,都找不到啊,堂堂门主不会就这样死在这儿吧!

一个惨字了得啊!

小说

她使出浑身力气狼狈起身查看四周环境,却不想七霞莲在她脚边,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没想到这七霞莲竟然跟着一起过来了。

把七霞莲揣进怀里,她看到前方有一条很古老的石板路,她缓缓地顺着石板路走了过去。

穿过几处草茅,陷入眼前的是一座破烂不堪的庭院,庭院的大门半虚掩着,门上的大蜘蛛网上还有一只大蜘蛛正吞噬着一只飞蛾。

苏轻月缓缓地推开摇晃的大门,走了进去。

她缓慢的在院落里找着能住人的地方,努力的压制着身体的不适。

“砰!”

突然有像是有物品落地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她顺着声音找去终于看见了一处破烂的房间的桌角旁躺着一个身着华丽紫衣男子正毫无知觉的躺着。

看来刚才是他发出的声音,现在已经昏迷了。

“咦,帅哥?”

苏轻月瞬间眼前一亮,理智瞬间被淹没,她踉踉跄跄的走向他。

走到了他的面前,在微弱的月光之下,男人体态颀长,墨发披散蜿蜒在地,精雕细刻般的面容完美无瑕。

他修长的眉羽下双眸紧闭,鼻梁高挺,薄唇微白,真的是增减分毫皆不宜,处处透露着一股俊美的近乎妖孽尊贵的气息。

没有解药,但是眼前有一个活的解药在,她哪里还有其它的想法?

直接朝着他扑了上去,“帅哥,对不住了,非常感谢!”

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她才解了身上的毒,解掉之后又累晕了过去。

直到被四周的冷风吹醒,苏轻月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之前的记忆瞬间回笼,看着地上被自己当解药的男人,脸颊泛起了一层红晕,连忙穿好自己的衣服。

由始至终,这个重伤的妖孽男人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苏轻月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突然生出怜悯之心,他到底是中毒还是受伤?

想着,她便摸上男子的脉门,随即有些惊讶。

这脉象紊乱虚弱到了极点,似乎下一秒便会停歇,分明是将死之兆。

她看了看这空空如也的破屋里,叹了口气。

“虽然你救了我一命,可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却救不了你,这么好看的帅哥,死了实在可惜了…”

“罢了,我犯的错,我来收拾烂摊子吧!”

说着,她便捡起旁边一些破碎的衣服拿来给他盖上,拿到腰带时,腰带上的一块玉被她看上了,她赶紧揣进了怀里。

玉在她怀里微微发光,突然她感觉自己脖子传来一阵炙热感,一条凤凰项链在她脖子上浮现,她赶紧低下头看去。

“凤凰雪玉?你也来啦?”

苏轻月眼底闪过一丝惊喜,这根凤凰雪玉项链外祖父送给她的成人礼,是一种空间武器,一直陪伴着她,是她最喜欢的宝物。

下一刻,光芒隐去,一只刻着凤凰的雪玉项链出现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苏轻月赶紧伸手去摸,下一刻,32根金针出现在她掌心。

“嗯,幸好这项链的功能都还在!自己的能力也都在!”

看来这位极品帅哥命不该绝!

苏轻月聚精会神,手持金针,表情严肃的对着地上昏迷的男子扎了下去,每一针都扎在死穴,落针极深,针尾颤动不止。

32针落下,苏轻月不断捻动着金针,激发男子死穴中蕴含的生气,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精细无比、准确无误,不然便是命丧当场的结局。

一个时辰之后,楚千离动作麻利的收起最后一根金针,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脸色更是苍白无比,现在这副身子因摔下山崖,已经伤及五脏六腑了,能下完针已经实属不易,好在男子的脉象平稳了。

收好金针,她愧疚的对着地上的妖孽男人道了一声歉,“帅哥,你救我一命,我也救你一命,咱们扯平了!”

说完,苏轻月便仓惶逃出了废弃的小院。

只是在苏轻月离开没多久后,地上的妖孽男人发出一阵轻吟,缓缓睁开那双深邃如渊的双眸,黑眸之中闪过一道寒光。

一阵寒风吹过,男人感觉到身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差点一口气上不来,他身上只披着一条有些破烂的衣服,那还是他自己的衣袍,此时却已经破破烂烂。有的还被风吹到了一旁。

男子嘴唇紧闭,嘴角微微下压,喉结快速上下滚动,努力压抑着翻涌而上的血液。

他回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却怎么也无法想起,只记得在即将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扑向自己…

“女人,你最好别让我找到你,否则…”

但自己不是每月初一便会沉睡三天吗?为何自己会这么快醒来,他察觉到体内流转开来的生机,骤然愣在原地。

“难道是她的原因?”

此刻苏轻月正在奋力逃跑,男人看起来就富贵不凡,要是她的属下及时赶来,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哪会是她们的对手?

恰巧这时,护卫赶了过来,见到男子坐了起来,顿时满脸惊喜。

“尊上,您能动了?”

等等,尊主他怎么光、光、光着?难道遇上强盗劫匪了?

“眼睛不想要了?”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护卫们赶紧转身闭眼,只听见身后传出窸窸窣窣的身影。

 

本文标签:滑进旗袍下紧夹的玉腿中

上一篇:三美妇同欢爽|他低喘着灌满她的花壶

下一篇: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小喜*少妇警花迎合粗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