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侠女玉蚌 第1部分阅读|和体育老师做一节课

2022-07-25 16:22: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随着,最后一场英语考试结束铃声的响起,高考落下了帷幕。李秦然收拾起桌子上的文具,走出了教室。王欣然和他说好了在第三教学楼前的大钟面前等他。他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喧闹的人群

随着,最后一场英语考试结束铃声的响起,高考落下了帷幕。

李秦然收拾起桌子上的文具,走出了教室。王欣然和他说好了在第三教学楼前的大钟面前等他。

他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喧闹的人群,张开手臂,伸了一个拦腰。

高考的结束,学生们长久以来积累的压力,都变成了在学校中“飞舞”的书籍的碎片的模样。因为是在学校的最后一天,学校虽然对撕书这种行为,表示了默许。

看着周边热闹的场面,李秦然的手也有一些痒,想要撕些什么,但是他早在几天前,就和王欣然一起把高中的书“处理了”。现在,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纸质物品。

突然,李秦然鼻子抽了抽,像是闻见了什么,他径直走到一个男生的身边,这个男生正在撕着手中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李秦然看着他说道:“朋友,一起伐”,那个男生一开始没有理解李秦然是什么意思,可是李秦然用手,向男孩手上的书指了指,他一下子露出了我懂的笑容,李秦然也是和他一起笑。男生把手里还剩半本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又从中间撕开,给了李秦然一半,边撕嘴里变说着:“一起 ,一起”。

李秦然拿到薄薄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放在手里揉吧了揉吧,然后又撕成大小不一的碎片,随着手往外一撒,说着:“一切都滚蛋吧,俺自由了”。

纸片随着风,从楼上飘荡,有的落在了其他学生的身上,有的落在了李秦然的脚下,有的随着风的方向,飘向远方。

李秦然做完这些,“祭奠”了一下自己过去的高中,就赶紧往约定的大钟那里走去,去晚了绝对要被说的。

李秦然离着大钟还有两米远,他就看见了在钟下面走来走去的王欣然。王欣然是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她比他小上一岁,有的时候直接就叫他哥哥。

李秦然赶紧的快跑过去,让她看见自己的身影。他一边跑,还一边“矫揉造作”的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是抓紧时间的跑过来的。

王欣然看见了他,就把放在地上的双肩书包从地上拿了起来,背在了背上,说着:“哥,你真的是好慢呀!”

小说

“距离英语考试考完,都四十分钟了。”

“抱歉,抱歉,路上的人太多了,我是挤着过来的”李秦然说着

“你也知道,高考结束了,好多学生都在发泄压力,有的围着学校跑来跑去,边跑嘴里还大吵大叫,还有的人“撕书”玩。”

“真的是太过分了,我对这一类的行为表示不齿”

身为学生,怎么能“撕书”呢?李秦然一脸的“义愤填膺”,王欣然都有点信了。

王欣然背着书包,他的书包也软塌塌的,里面没什么东西。

她边听李秦然抱怨,迈着腿往前走,李秦然在旁边跟着她。

她正走着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说着:“哥们,你也在这儿,那半本书好撕吗?”

:“要说撕书的话,手感最好的当属课本,其次就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王欣然随着声音抬头看去,看见一个男孩正朝着自己这里说话,可是自己不认识他呀,

王欣然看了看李秦然,对事情的起因秒懂。

因为,他正一脸无辜的低头玩着手指,这家伙,从小就爱这样,一做坏事,就玩手指。

:“这是你女朋友呀!可以呀,高考刚结束,就“抱得美人归”。”

王欣然听到这脸刷的一下子红了,原本想要说的话也忘记了。

李秦然听到这个人说的话,赶忙说道,:“兄弟,这可不敢说,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妹妹”

那个人说道:“原来是这样,怪我,怪我”

“话说你还没说,手感怎样呢?”

李秦然看样子既然已经被识破了,也不装了,摊牌了。

他用低沉的嗓音说道:“比课本手感差点,但也可以接受。”

“懂货”

“知己”

王欣然心里,也随着冒出去了一句话:“这俩憨货”

王欣然原本听到这个人说自己,是李秦然女朋友,她还有点害羞,但是这俩个货现在这个样子,她很难保持在“害羞”的氛围里。

:“朋友你很懂诶,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找你玩呀”

王欣然看着这俩货,当着他的面,拿着笔在对面的胳膊上,写下了各自的电话号码。

他表示自己的三观,受到极大的冲击,需要找个地方安静的静一静。

“我还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有事kou 我呀,一定要kou我呀”

“对了我叫王琳”

李秦然:“李秦然,李是木子李,秦是秦岭的秦,然是然后的然”

王欣然:“王欣然”

“幸会幸会,有时间请你俩去市里的“沙雕大世界”玩,我有认识的人在那儿。”

“沙雕大世界?起名是认真的吗”这是王欣然心中的想法。

“我先走了,就不陪了,拜拜呀,拜拜呀”

说完他就和他俩分开了。

在他走后,王欣然对他说道:“沙雕,呸,什么沙雕这名字真魔性,我想说的是“撕书表示不齿”,是谁说的?”

李秦然早就料到了,她要这样问于是说道:“我.........”

“那刚才是谁又撕书了?”

“嗯(托长音),还是我.......”,

“这礼貌吗?”

李秦然:“怎么不可以呢?”

死猪不怕开水烫,真不错。

“行了,不问了,赶紧走吧,”

李秦然;“好哒”

:“真拿他没办法”她心里这样想着

因为遇到王琳,耽误了很长时间,现在已经接近五点了。

李秦然和王欣然终于从学校拥挤的人群中,挤出来了。

因为学校门口的人确实是有些多,为了防止人流把他俩冲散了,李秦然一直是牵着王欣然的手的。

大多数的男生,在高中结束之前,都是牵过女孩子的手的,如果你没有,那你要反思呀!

另外补充一点,女生也是!

王欣然的手软软的,像没有骨头一样,握起来很舒服,感觉“美滋滋的”。

“你还不打算放开吗,”王欣然说着

“从李秦然拉着她走出人群,已经过去了一分钟了,他还没有一点松手的意思,很过分诶”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代入感觉了,代入感觉了”

然后,他就松开了手,王欣然的脸还是“红红的”,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为什么。

看着路上车水马龙的情况,想到再也不用回到学校,李秦然扭头看看学校,心里竟然还有些难受,

王欣然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也没办法,毕竟都过去了。

她拉拉李秦然的衣角,说着:“哥,别看了,我们走吧。” 

李秦然扭头用力在脸上撑出笑容:“行行行,走”

 

本文标签:侠女玉蚌 第1部分阅读

上一篇:少妇啊好湿好烫太深了*丁字裤G点按摩器h文

下一篇:啊哦我快泄出来了 嫁到农村每天光着下跪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