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奶头在公交车被揉捏|娇妻被几个黑了玩的惨叫

2022-05-19 15:53: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在林云这里却不一样了。

“夜……林云,你没事吧。”

在他身边的白疏影,忍不住出声问道。

她从来不是什么小女生,知道眼下不是儿女情长

可在林云这里却不一样了。

    “夜……林云,你没事吧。”

    在他身边的白疏影,忍不住出声问道。

    她从来不是什么小女生,知道眼下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所以格外关注林云的状况。

    “师姐放心,还好。”

    林云笑了笑,没有转身。

    他情况确实还好,没有外人想的那么严重,也不是在强撑。

    荒古战场他还只是龙脉境,无法催动这至尊圣器,只能依靠枯玄秘钥的大圣之源。

    即便如此,解开三道封禁之后,还是得以命相博,他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去斩圣君的。

    之后代价更是惨重无比,侥幸捡回一条命,修为算是废了。

    眼下不一样了,他有苍龙神体,他有半圣之境的修为。

    最重要的是,他多次使用过日月宝伞,对这至尊圣器的施展略有心得。

    简单来讲,自己可以稍稍控制一番,不至于让肉身处于崩溃的地步。

    他如果透支生命,这至尊圣器的威力还能暴涨许多,可那样他自己也会落入险境。

    稍有不慎就会反噬!

    “小子,撑得住吗?”

    天道祭坛附近,龙恽大圣单手撑在地面,有血气源源不断注入地面阵纹。

    龙恽大圣脸色苍白,嘴唇都在哆嗦,手臂不住的颤抖,还是抬头努力的看向林云。

    人皇剑阵其他节点的圣君,几乎全都遭到了重创,全靠几个重伤的大圣撑着。

    尤其是龙恽大圣,他肉身成圣,血气可以媲美远古凶兽,一人抵得上百名圣君。

    可本就被金眼魔灵星罗王重伤,眼下还得维持这人皇剑阵,可以说是极为勉强。

    在他附近,净尘大圣、夜孤寒、千羽大圣也在努力支撑,保证人皇剑阵运转。

    人皇剑阵一旦破了,天璇剑圣的圣魂,绝对挡不住星罗王和血衣少年的攻势。

    “撑不住说句话,师尊帮你应付一番。”

    龙恽大圣继续道。

    “放心,区区圣君罢了,师尊不用担忧。”林云眨了眨,抬头看向龙恽大圣道。

    “这小子,有我瑶光一脉的风范。”夜孤寒眯着眼笑道。

    他能看出一些虚实,林云倒是没受什么伤,可血气和圣气消耗的比较快。

    眼下倒是没什么问题,可一旦圣气耗尽,血气干涸,麻烦可就大了。

    夜孤寒能看得出来,横鹰圣君和青镰圣君,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至尊圣器,不可力敌。”

    青镰圣君缓缓开口道,他遭到日月宝山一次撞击,魂魄还在震荡,到现在都还觉得天旋地转。

    “拖死他,时间在我们这边。”

    横鹰圣君抹了抹脸上的鲜血,咬牙切齿的道。

    比之青镰圣君,他伤势堪称极为严重,几乎达到了重创的地步。

    主要是前期大意,吃亏太多了!

    “这小子也有顾忌啊,至尊圣器的威力可不止这么点。”

    两人对视一眼,顿时心领神会,不在欺身靠近,各自腾空而起。

    “天阴鬼爪!”

    “业火焚莲!”

    两名圣君各自施展龙灵级下品武学,同时间身后出现一朵朵大道之花。

    他们之前欺身靠近,想的是速战速决,抢走白疏影就直接完事了。

    发现至尊圣器确实没法硬碰之后,立刻转变思路,不得不说几百年的圣君确实极为老辣。

    横鹰圣君拍出去

    的鬼爪,是由血焰和雷电堆积而成骨爪,细长尖锐,看上去极为骇人,且有两种大道加持。

    青镰圣君一挥手,直接释放出血月神教的拿手杀招,诸多圣道规则萦绕,化为一朵血色幽莲。

    两种杀招都极为可怕,还未真正落下,就让人感到窒息般的恐惧感。

    林云眉头微皱,顾不得许多,只得站在前面以日月宝伞将两大杀招通通打碎。

    “呵!”

    可还来不及松口气,两大圣君的杀招再度落下,逼的林云没有多少喘息机会。

    很快,各种龙灵武技,铺天盖地源源不断落下,林云圣气和血气快速消耗。

    期间林云主动杀去,对方冷笑一声,各自退让开来,始终不与苍龙日月宝伞正面冲击。

    等到林云回去,而后身形各自一闪又杀回原地。

    当两位圣君,不在看低一名半圣时,纵使至尊圣器在手,也让人颇感无力。

    “这样不行……”

    林云心中暗道一声。

    这样僵持下去,对方伤势在不断恢复,他自己则在不断消耗。

    此消彼长之下,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陷入险境。

    咔擦!

    毫无征兆,林云手背忽然裂开,有鲜血渗透出来,脸上也出现丝丝血迹。

    这是血气耗尽,将要透支生机的迹象。

    若是以往,没有苍龙神体的他,早就该撑不住了。

    “动手!”

    横鹰圣君和青镰圣君,再次对视一眼,他们以圣元罡气护体,各自施展身法,一左一右朝着林云杀了过去。

    一时间,情况变得极为凶险起来。

    当两大圣君联手对付一名半圣,还如此谨慎,完全不给人留活路。

    圣君的速度奇快无比,即便没有任何身法,也比半圣要快上数倍有余。

    以林云的肉眼,他也无法捕捉,只能依靠着苍龙剑心的来预感。

    扑通!扑通!

    巨大的危险之下,林云浑身紧绷到了极致,他的心脏更是狂跳不止。

    林云深吸口气,他心如明镜,知道自己根本就躲闪不开。

    可他也没打算过闪!

    林云眸中精光一闪,眉心锋芒暴走,已经裂开的手背将伞柄抓的更紧,任由两大圣君欺身,他在原地丝毫未动。

    就在这空气都要凝固的危险之境,林云猛的将日月宝伞举了起来,长发随风乱舞,一声怒喝从少年口中传出:“苍龙在上!”

    日月宝山再次被撑开,只不过这次“略有”不同,有一条龙魂与圣纹被同时激活。

    这是圣长老木雪灵给他的礼物,这是一条纯血龙魂,这是日月宝伞的魂。

    轰!

    宝山撑开,恐怖的气息汹涌而出,肉眼无法看清的横鹰圣君和青镰圣君被逼的现出身形。

    他们离林云不过一步之遥,却被无形威压阻隔,硬是一步都无法靠近。

    “不好!”

    两人瞳孔猛的一缩,各自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立刻就生出退意。

    “走得掉吗?我这一路走来,何曾畏惧过死亡,若觉得我不敢搏命,未免太小瞧本公子了!”

    林云咧嘴一笑,脸颊已经微微裂开的他,这一笑极为狰狞。

    伞面上的日之星曜和月之星曜被同时点亮,日月宝山威压暴涨,一轮大日和一轮皓月同时升空。

    日月之上,苍龙怒吼!

    可怕的宝光从中释放出来,横鹰圣君和青镰圣君心中退意刚生,就被这宝光直接击中。

    砰!

    这是何等霸道的力量,二人身上的圣元罡气瞬间崩溃,圣相同时泯灭。

    扑通!

    被震飞百米的两大圣君,直接瘫倒在地无力起身,他们五脏俱碎,浑身骨骼断裂,血气都在刹

    那间被直接掏空。

    当场重创,再无一战之力。

    噗呲!

    林云吐出口鲜血,伞面收了回来,在将要跌倒时如剑一般倒插地面,这才面前没有倒下。

    虽说没有倒下,可林云现在的状态也是相当不妙。

    他在血气圣气都枯竭的情况,强行催动龙魂,将日月星曜激活,可谓是凶险之极。

    这也没办法,堂堂圣君和他玩躲猫猫,想要硬生生拖死他,林云也不得不逼自己一把。

    不过还好,伤势虽然严重,还远远达不到致命的地步。

    看上去很骇人,可终究没有透支多少生机,与上次在荒古战场的情况截然不同。

    噗呲!

    林云苍龙神体再无法维持,又是口鲜血吐了出去,脸色苍白到极为吓人的地步。

    “林云……”

    白疏影惊醒过来,脸色哗然大变,可就在她准备上前之时,意外发生了。

    轰!

    之前遭受重创的两名血月神教圣君,伤势终于恢复了大半。

    两道圣光暴起,呼啸一声就横空而至,朝着彻底瘫倒的林云杀了过去。

    “该死!”

    白疏影瞧见此幕,脸色彻底阴冷了起来。

    至于嘛?

    堂堂圣君,将一个半圣逼到如此境地,这还不算完,眼下林云都没有还手之力了,居然还来。

    至于嘛!

    白疏影当真怒极,她脸色一片寒霜,再也顾不得许多。

    她只有一个念头,林云绝不能死,绝对不能。

    她双目泛起圣辉,双手结印,下一刻万丈金光从体内迸发出去,日神纹的封禁直接解除。

    呼!

    而后屈指一弹,日神纹如金色的锁链,直接注入林云后背。

    这一幕震惊全场,就连祭坛上的天璇剑圣目光一扫,也朝此看了过来,脸色哗然大变。

    轰!

    失去了封印的日神纹,融入林云体内的刹那,他立刻就感到灼热无比的气血。

    轰隆隆!

    下一刻,磅礴伟岸的力量充斥全身,林云豁然站了起来,只觉得这股力量似乎要将自己身体撑爆。

    “是白疏影……她将日神纹给我了?这……”林云大惊,他现在力量在暴走,可并没有封禁日神纹的手段。

    即便只剩下一半,这也是至尊神纹。

    呲呲!

    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恢复,轰,狂暴的力量如岩浆般涌动,他的双目直接射出两道金光。

    林云仰天狂啸,身体如大日般璀璨不可直视,等到日神纹全部注入体内之后,他抬手将日月宝伞举了起来。

    体内得不到发泄的力量,源源不断注入伞中,日之星曜、月之星曜,金之星曜,木之星曜。

    这一次四大星曜被同时激活,宝伞撑开的刹那,林云手腕一扭。

    日月宝伞呼啸而去,转动着朝杀来的两大圣君飞去,它不断转动,磅礴伟力在转动间连虚空都直接扭曲了。

    咔擦!

    杀来的两大圣君,还没反应,就被四曜齐开的苍龙日月宝伞直接斩成两半。

    林云心神下沉,体内暴走的日神纹安静了下来,他方才冲破圣境桎梏的力量也如潮水般退去。

    “师姐!”

    林云顾不得许多,回身朝白疏影看去。

    只见失去了日神纹的白疏影,虚弱之极,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晃晃眼看就要倒下。

    林云一步迈出,将她揽在自己怀里。

    白疏影情况不太对劲,可她苍白的脸上露出笑意,看向林云道:“我知道你会来的,你答应过我的,我们约定好的。

 文学

我知道你会来的,你答应过我的,我们约定好的。”

    白疏影的脸色很苍白,她躺在林云怀里,笑容很自然,而后气息越来越弱。

    林云脑海嗡的一下炸开了,白疏影一直等的人是他?

    白疏影那个心心念念,只见一面,就心有所属,为此不惜和家族闹翻的男子,是他自己?

    林云大感震惊,他曾经还很好奇这人,到底是哪路神仙,让白疏影如此情有独钟。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人会是他自己,最关键……他不记得自己和白疏影见过,也不记得有过约定。

    但不等林云询问,白疏影带着一丝笑意,陷入沉睡当中。

    “师姐!”

    林云大惊失色,不由惊呼起来,连忙将青龙圣气注入源源不断注入对方体内。

    白疏影的脸色渐渐红韵起来,可依旧没有属性的迹象。

    唰!

    一道人影闪过,却是小冰凤过来了,她推开林云:“本帝看看。”

    林云顺势让开位置,将白疏影扶了起来。

    在两人查看白疏影状况的同时,整个天道广场上的人,全都惊讶的目瞪口呆。

    一个个张大了嘴,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血月神教四名圣君,两死两残,躺在地上的青镰和横鹰圣君,怕是很长时间都无法恢复实力。

    诸多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林云,神情复杂之极,实在不敢置信。

    “这就是葬花公子吗?”

    道阳圣子喃喃自语,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虽然看得出来,林云本身无论修为还是圣道规则,都远远比不上圣君。

    光是横鹰圣君的圣元罡气,就让他无可奈何,连最擅长的星河剑意都无法刺破。

    能够达到这般战绩,靠的是那至尊圣器,苍龙日月宝伞。

    甚至差点翻车,幸有白疏影相助,才一举扭转局势,瞬杀两名圣君。

    可转念想想,如果是自己就算有至尊圣器,怕也没有这等无敌的气魄和风采。

    更别说关键时候,以自己为诱饵,让横鹰圣君和青镰圣君同时上当,简直妖孽到让人毛骨悚然。

    在想想他那句,本公子龙脉就斩过圣君,何惧之有。

    这等风采,真的让人钦佩。

    难怪第一天路榜首顾希言,对这葬花公子如此敬重。

    这就是冠绝天路榜首的实力!

    天道广场的人震惊归震惊,可情绪终究是正面的,他们很快恢复过来,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喜色。

    广场外,夜家和血月神教的一群圣君,则是如丧考妣,一个个面如死灰,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

    夜家俊阳圣尊张大了嘴,神情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尤其是血月神教众人,一个个完全说不出话来。

    除了四大圣君全部折戟之外,更麻烦的是,日神纹被白疏影注入到了林云体内,这太要命了。

    “教主,不太妙啊!”

    天穹间,正在对抗天璇圣魂的星罗王,瞥了一眼天道广场的局势,神情微变。

    按照血衣少年的谋划,本该十拿九稳之事,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变故。

    天璇圣魂手持人皇剑残影,又有人皇剑阵加持,完全不逊色两人联手。

    本以为重创那些圣境强者后,人皇剑阵的威力要降低许多,没想到夜孤寒等人撑了起来。

    更加微妙的是,那位净尘大圣身上佛光普照,像是菩萨一般圣洁肃穆,一直都在以佛音为龙恽、夜孤寒等人疗伤。

    手法看似隐蔽,可实际上一直都在星罗王和血衣少年的注意中。

    “世事无常啊,瑶光弟子,真的各个都是妖孽。”

    与星罗王的焦虑相比,血衣少年平静许多,远远看了眼就不在理会。

    “日神纹的剥离,怕是没这么容易,那位姑娘的情况,怕是相当不妙吧。”

    血衣少年敏锐的捕捉到,天璇剑圣与白疏影关系匪浅,一边与之交手,一边出言试探。

    “这就不用你来操心了,还是多关心自己的处境吧。”天璇剑圣的百丈圣魂,冷冰冰的说道。

    轰!

    话音落下,一道剑光裹挟着人皇之威,将空间切成两半,而后数不清的剑意又将空间绞成碎片。

    诸多空间碎片,反射出镜子一般的光芒,强大的威压将血衣少年和星罗王全都扯在旋转的碎片中,无法离开这可怕的漩涡。

    锵锵锵!

    星罗王和血衣少年随着漩涡不停转动,转动间二人各自出手,抵挡着四面八方的剑光。

    “凝!”

    天璇圣魂回身一抽,人皇剑的残影在其手中划过一道半月弧光。

    原本破碎的空间眨眼间弥合,星罗王和血衣少年避无可避,各自出手挡住这一击。

    砰!

    惊天巨响中,两人被击飞出去,各自闷哼一声。

    但这方空间早已扭曲,二人看似被震飞出去,可身体倒退的轨迹,却是画了一个圆,各自来到了天璇剑圣的身后。

    “斩!”

    天璇剑圣早有预料,回身一剑劈了下去。

    唰唰唰!

    她的身体同样画了一个圆,一时间有诸多残影出现,类似万剑归一的剑招,将血衣少年和星罗王同时困住。

    噗呲!

    剑光太快,人皇剑威又丝毫不逊色血衣少年的帝威,这一下星罗王和血衣少年都没有讨到便宜,各自身上出现一道血淋淋的痕迹。

    “本王,真的很讨厌人皇剑阵!”

    星罗王眼中闪过抹戾气,他这一丈打的极为憋屈,可以说从头到尾都处在被动。

    面对人皇剑阵这种逆天的阵法,本就不该正面硬钢,可信了血衣少年的计划,又不得不正面将对方拖住。

    否则那几个圣君,不需要林云出手,天璇剑圣随意一剑,就能将四大圣君全部斩杀。

    “呵呵,稍安勿躁,好戏还在后面呢。”血衣少年察觉到了星罗王的怨气,嘴角勾起抹笑意,不慌不忙的道。

    ……

    “慕焉,按照教主的安排,必须出手了。”

    天道广场外,神子赵天谕看了眼王慕焉,沉声说道。

    王慕焉神情冰冷,她眼中有复杂的情绪出现,但只是一闪而过就迅速隐没,不再有任何波动。

    目光冷漠,俯瞰人间,她变得高高在上,像是神祗一般不在有世间任何情感。

    最终,她的眼眸中深处,出现金色的莲花印记,有古老的力量正在一点点解封。

    轰!

    她伸手猛的一招,天伦塔在远处拔地而起,天地随之疯狂震荡起来。

    轰隆隆!

    不一会,整个天道广场就剧烈的晃动起来。

    人皇剑阵的光芒并未减弱,可时空至宝的威压落下,依旧让广场震动不止。

    来自时空的力量,悄无声息从阵法中渗透进来,整个天道广场上的人都显得极为惊愕。

    “怎么回事?”

    “是天伦塔!”

    “天伦塔又来了!”

    经历过幽兰院劫难的白家众人,脸色哗然巨变,声音剧烈的颤抖起来。

    “天伦塔,天伦塔怎么又来了……这不是我教至宝嘛……”

    白家家祖脸色惨白,嘴唇颤动,只觉得头皮发麻,心中恐惧快速蔓延至全身。

    他身位圣尊境的强者,看到天伦塔再次凌空之后,心境直接崩溃。

    实在是之前的经历太惨了,幽兰剑星阵本来完好无暇,幽兰院内也还算祥和。

    可天伦塔的出现,将他的种种美梦打破,整个幽兰主殿瞬间荡然无存,之后夜家畅通无阻,将白家上下逼的走投无路。

    “她暂时无碍,现在没法醒来,是因为她的体质很特殊,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先天神体,就算是上古年间也极为罕见。”

    小冰凤睁开双目,冲一旁的林云说道,让后者暂且安心。

    “所以才需要日神纹嘛?”林云道。

    “本帝倒是有些法子,可现在没法细说。”小冰凤抬头看去,眼中闪过抹忧虑。

    林云当即收回思绪,抬头看向笼罩在天道广场上的天伦塔,眉头紧锁。

    这真的太讽刺,天道宗的时空至宝,竟然成为对手破坏人皇剑阵的手段。

    “大帝,至尊圣器与时空至宝,孰强孰弱?”林云忽然开口道。

    “至尊圣器和时空至宝体系不一样,不同的至尊圣器和时空至宝也不一样,有些至尊圣器甚至同时也是时空至宝,其实无法比较……太笼统了。”

    小冰凤说着说着,忽然惊醒。

    “那就具体一点,苍龙日月宝伞和天伦塔,孰强孰弱。”林云目光盯着天伦塔,一字一顿的道。

    小冰凤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知道了。”

    林云笑了笑。

    ……

    “这妖女,是要毁了我天道宗啊!”

    天道祭坛上,龙恽大圣看到此幕,气的脸色通红,愤怒无比。

    其他几名大圣,也是眉头紧皱,思索不到好的办法。

    “本圣来应付吧。”

    千羽大圣神色凝重,缓缓开口道。

    他们在天道广场附近,除了支撑人皇剑阵运转之外,净尘大圣一直都在暗中给他们疗伤。

    她修行佛门秘术,手中一件秘宝名为清泉玉净瓶,可以佛音催动替圣境强者疗伤。

    可以滋补圣魂,韵养圣体,锤炼圣相,若是以清泉圣水疗伤,甚至能让圣境强者断肢重生,五脏复原。

    在林云和四大圣君纠缠间,他们伤势皆恢复了些许,有了巅峰时期五六成的战斗力。

    本想着暗中戒备,关键时刻给血衣少年和星罗王来一个猝不及防,没想到这天伦塔竟然杀来了。

    “这可是天伦塔啊……”

    夜孤寒轻声叹道。

    时空至宝同时掌握时间和空间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无声无息渗透进人皇剑阵,这是亘古长存的永恒大道。

    千羽大圣若是全盛时期,或许能勉强挡住,毕竟那小丫头还无法真正掌控天伦塔,至多也就只能发动一次。

    可眼下则是相当不妙。

    “还是我来吧。”龙恽大圣沉吟道:“你们旧伤刚好,若是再遭重创,怕是清泉玉净瓶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龙恽大圣肉身成圣,由他来扛这是最好的结果,可这人皇剑阵几乎就是靠龙恽大圣撑起来,他的血气抵得上百名圣君。

    一旦他出手,人皇剑阵威力必定会降低不少,左右都很为难。

    轰!

    那高悬在云层之上的天伦塔,周围异象愈发恐怖,时间和空间的力量不断蔓延又不断融合。

    交织成一道道可怕的纹路,同时间天伦塔的一代代主人,跨越时空长河,化为一道道虚影伸出巨大的手掌落在天伦塔上方。

    一尊尊巨手重叠在天伦塔上,让天伦塔变得愈发可怕。

    等这股时空之力达到极限时,天伦塔以无法想象的速度,朝着天道广场落了下来。

本文标签:娇妻被几个黑了玩的惨叫

上一篇:白嫩腿间进出湿淋淋|撞击着美妇的肉臀少

下一篇: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老汉双飞风韵两女A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