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绑在公车上双腿张开(双飞两熟妇)最新章节列表

2022-05-19 15:42: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精卫也是这么认为的,之所以会有这个认知,完全是因为她知道,她的姐姐羲和是被烧死的。

云川当初射死了两个太阳,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自己的姐夫太一,精卫是希望有的,就是不好问

精卫也是这么认为的,之所以会有这个认知,完全是因为她知道,她的姐姐羲和是被烧死的。

    云川当初射死了两个太阳,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自己的姐夫太一,精卫是希望有的,就是不好问云川太一到底有没有死,假如死掉了,精卫会很高兴。

    族长的女儿下场很糟糕,不论是嫘,还是姼,亦或是羲和,还是她精卫,在父亲的威严下过的都不好。

    因此,对于这一次生了一个女儿的事情,精卫的心情极为低落,跟随云川这么多年,她也知道,很多时候,族长做不好的决定的时候,都不是他的本意。

    如果生的是儿子的话,这时候,常羊山上就该钟鼓齐鸣,所有族人都会前来恭贺。

    现在,生了女儿,阿布在得知之后,仅仅说了一句“知道了。”

    看着云川抱着女儿亲昵的样子,精卫的总算是松快了一点,对云川道:“这孩子很乖,一下子就生出来了,没有折腾我。”

    云川笑道:“这就好,来人啊,让阿布敲钟打鼓,告诉云川部所有人,他们的公主诞生了。”

    精卫见云川要为女儿敲钟打鼓,就有些高兴了,马上又问道:“什么是公主?”

    云川抱着女儿愉快的笑道:“王的女儿就是公主,这两个字是我刚刚造出来的。”

    听云川这样说,才生产完不足三小时的精卫居然从床上爬起来,裹着被子匆匆的来到窗口,对守在外边的姼大声道:“以后见了我的女儿就叫公主!”

    姼对精卫时不时就发神经的模样早就见怪不怪了,好奇的问道:“公主?”

    精卫哈哈的大笑道:“没错,公主,只有王的女儿才能叫公主!”

    姼撇撇嘴道:“你生了一个女儿!”

    精卫大叫道:“女儿也是王的女儿!”

    云川本来想要阻止精卫在这个时候显摆,不过,发现她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生产完的女儿,再加上精神极度的亢奋,也就不再阻拦,这个时候,有一个好的心情比什么都重要。

    阿布来了,才要说话,就被云川摆手制止了。

    “敲钟,打鼓,祝贺我的女儿诞生,为了让族人都知晓我此时是如何的喜悦,每家发稻谷十斤,酒一斤,果干半斤,兽皮一张。”

    阿布难以置信的瞅着云川道:“耗费惊人。”

    云川摆摆手道:“去吧,今日,我的女儿诞生,我就不再去族人家里看米缸,明日,我们继续。”

    “王,神就应该居住在九天之上,手持雷电掌控万物,不可为人轻易所见,如果神与人混居,人对神祇的畏惧就会降低,因为可以经常见到神,神对他们的威压就会削弱,不利于部族统治,也不利于神的命令发布,希望我王三思。”

    “阿布,这一点你就不如夸父看的清楚了,更不如元绪的目光长远,我之所以为王,为神,不过是族人们希望我为王,为神,族人在,我将永远是他们的王,他们的神,如果没有族人,我这个王,这个神就当的毫无意义。

    王应该在人间带领族人披荆棘斩毒虫开创家园,神就该飞翔在族人的头上,庇佑他们可以战胜猛兽,躲开灾荒,不论是王,还是神都必须做对族人有益的事情。

    而不是骑在他们的脖子上作威作福,如果这样做了,是王的,迟早会被族人从王座上拉下来,然后再踩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是神的,如果背离了这一原则,迟早会被族人们剥夺掉神性,贬为凡人,最后死于尘埃。

    阿布,你总是以为高高在上的才是王,才是神,却不知王的根基在族人,神的根基也在族人。

    我今天跟你说的话,我将记录在书中,也会告诉我的儿子,女儿们,更会告诉所有在天宫学习的云川部少年。

    以后,这就是云川部对王与神的看法。”

    云川没有给阿布留什么反驳的机会,因为这样做本身就是对的,已经被历史无数次的证明过了。

    如果不能跟自己起家的那一群人站在一起,失败就在眼前。

    对于云川的话,阿布的选择很清晰,那就是——明白的要执行,不明白的也要执行,至于以后要不要继续弄明白,那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先执行了再说。

    所以,当精卫趴在窗户上听到钟鼓声的时候,就显得更加兴奋了,直到睡着,她的脸上都带着笑意。

    云川跟云蠡两个就坐在床边守候着躺在床上的母女,云蠡好几次都想钻进母亲的怀抱里睡觉,发现妹妹就在一边躺着,就只好把双手伸向父亲。

    卧室壁炉里的火呼啦啦的燃烧着,满屋子都是松木的清香,小野狼趴在壁炉边上,烤着自己的长嘴巴,四只肥乌鸦蹲在壁炉另一边的木头架子上,如同四只雕塑。

    丹顶鹤没有起舞,它们就蹲在大野牛的身边,无聊的啄着大野牛身上的皮屑吃,巨鹰蹲在一块岩石上,羽毛扇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雪,它没有抖动翅膀的意思,显得非常的无畏。

    元绪艰难的从兽皮上站起身,瞅着窗外的常羊山城微微叹口气,他总觉得这座城池静谧的让他很不安。

    “有高墙就能挡住敌人了?”他低声的问自己。

    “有高墙就能挡住敌人。”正在抄书的小苦儿下意识的回答了元绪的问题。

    “也能挡住广成子这样的人吗?”

    “能挡住,族长已经砍下来了一颗广成子的人头。”

    “云川部真的不惧怕广成子吗?”

    “为什么要惧怕他呢?再来也不过是一个送人头的货。”

    “年轻人,你不知道广成子有多么的恐怖。”

    “老家伙,你也一定不知道我们族长有多么的厉害。”

    “族长很看重我,但是,我对云川部的了解依旧不多,我至今还不清楚云川部厉害在什么地方,就算是有钢铁巨人,在我看来,也不是广成子的对手。”

    小苦儿见元绪已经陷入到对广成子的恐惧之中,就从茶壶里倒出来一杯热茶送到元绪身边道:“喝了这杯热茶,你就赶紧睡觉吧,广成子来了有我们呢。”

    元绪呵呵笑了一声,慢慢的啜饮着热茶,又对小苦儿道:“你母亲死了是吗?”

    小苦儿摇摇头,指指自己的心口道:“没死,我还记着她呢。”

    元绪点点头道:“你说的很对,没有被遗忘,其实就算是活着,只是我们看不见。”

    小苦儿不愿意再别人跟前提起自己的母亲,就指着靠在墙角的巨大龟壳道:“当初是谁把龟壳套在你身上的?”

    元绪抱着茶杯的手抖动一下,滚烫的茶水洒在手上好像没有知觉,低声道:“广成子,他当初在伏羲氏的时候,决定以天地为师,向野兽求生存之道,有一天,他带回来了一只巨大的乌龟,他觉定向乌龟学长寿之道。

    可是,他很忙,没有太长的时间向这头乌龟学习,然后,他就斩杀了这头乌龟,取下了他的龟甲,强行剥除我的衣物,将染血的龟甲套在我的身上,逼迫我学习乌龟的一举一动……

    时间长了,我的模样与乌龟越来越像,作息之法也与乌龟想通,广成子很喜欢我的这些变化,就让我来替他管理伏羲氏,他还说,只要我不死,就能一直担任这个职位。

    他有一天看到了在天空中翱翔的鸟儿,就对我说,道法自然,不可拘泥于一种,说完话,他就离开了,然后就杳无音讯。

    伏羲氏的人都以为他死了,或者真的成仙了,就不太满意由我来控制伏羲氏,他们要杀我,我就跑了。

    后来遇到了蚩尤,他说广成子还活着,很可能会去云川部,他就带着我来到了云川部,想要在这里见到广成子,告诉他伏羲氏发生的变化,希望能跟他一起回到伏羲氏……”

    小苦儿笑道:“从你被我家族长强行留在云川部并且对你委以重任,就能看的出来,我家族长至少与广成子是一类人。”

    元绪点点头道:“他们都能驱使我,这就是他们最大的相同之处。”

    小苦儿笑道:“你觉得广成子会来吗?”

    元绪有些愁苦之色,慢慢的道:“他是世界上最骄傲的一个人,在云川手上死过一次,这对他来说是最大的羞辱,我觉得他一定会再来,再次与云川决战一次。”

    小苦儿大笑道:“你知道族长是怎么说广成子的吗?”

    元绪摇摇头。

    小苦儿站起身挡在灯光前边,骄傲的道:“我家族长说,广成子不会来了,因为广成子清楚地知道,他再来云川部,就是他真正死亡的那一天。”

    元绪摇头道:“族长不了解广成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小苦儿坚定地道:“广成子也不知道我们族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文学

伏羲氏居住的天水没有下雪,它们这里在下雨,再加上寒风呼啸,甚至比常羊山还要寒冷一些。

    轩辕站在一棵大树上,俯视着远处那个如同麦垛一样的山峰,脸色阴冷不说,眼神中还蕴满了怒火。

    蚩尤大猿猴一样的蹲在另一棵大树上,同样瞅着那座山峰,神情与轩辕一般无二,阿吉坐在一个粗大的树杈上将脑袋搁在树干上像是在睡觉。

    他们以为广成子如果要侵袭云川部,必定会把部族中的精锐全部带走,只留下老弱妇孺,这样,他们两个就只需要用很少的一部分武士,完成对伏羲氏的瓜分大业。

    现在不成了,因为广成子将整个伏羲氏部落一把火给烧了。

    阴冷的天空下,无数人站在雨地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家园被大火给吞噬了。

    雨水下的太少了,而茅屋却是从里向外烧,于是,茫茫的雨地里就被浓烟覆盖了。

    广成子这是要倾巢出动了。

    伏羲氏的牲畜只有牛,跟人,所以,他们背负着部族里所有能拿走的东西踏上了远征云川部的道路。

    仅仅是撤离,伏羲氏就用了整整半个月,将近六万人的队伍,率先离开伏羲氏的人已经在三百里开外了,最后离开伏羲氏的人还没有彻底离开。

    直到一场大火燃起之后,那些不愿意离开部族的人,才不得不踏上族人走过的路去远征云川部。

    下雨的时候,天空阴沉沉的,雨点落在人的脸上,多少增加了一些悲壮的意味。

    迁徙对于野人来说,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频繁,相反,只要能活下去,他们更加喜欢留在自己开辟的家园里。

    每一次迁徙,对于野人来说,就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

    驱赶全族去一个未知的地方征伐别的部落这样的事情,也只有陷入癫狂情绪里的广成子才能做到。

    越是疯狂的人,表面就越是平静,伏羲氏的广成子就是这样,头戴草冠的他此时正对这些落后的族人们信誓旦旦的道。

    “云川部占据的土地肥沃,水源充沛,那里只有一座高山,余者皆为平地,大河就在身侧,有肥鱼出没,平原上满是池塘,开满了能食用的**,居住之地附近有盐山,灌木中有性情温和之小兽,乃是天选的富裕之地。

    伏羲氏久居荒蛮之地,土地不平,食物不丰,受野兽侵袭之苦……”

    话说了一半,广成子突然变得烦躁起来,一脚踢倒一个族人,又抓着他的裘衣把他抓起来,冲着他的脸大叫道:“你们这些蠢人,听我的就对了,要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再敢拖拖拉拉,我就砍掉你们的腿,让你们爬到云川部去。”

    被他殴打的人连忙加快了脚步,在冷雨中连滚带爬的向前跑,眼看着落后的人都跑起来了,广成子这才喘着粗气安静下来,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哆嗦着嘴唇道:“云川,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说完话,又跪在泥水中,双手高高地举起,匍匐在泥水地上,一遍又一遍的,像是在朝天空祈求着什么。

    伏羲氏最后的一个族人离开了部族聚居地,这里的大火在小雨中却越烧越大,早先燃烧的房子已经烧成了灰烬,不久前被点燃的房子燃烧的如同一个个火炬。

    轩辕缓步走进了伏羲氏的聚居地,瞅着那些断壁残垣,以及伏羲氏人留下的各种生活遗迹,忍不住对蚩尤道:“广成子这是疯了吗?”

    蚩尤脚踩着一个巨大的石臼笑道:“他疯不疯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的伏羲氏就是一块巨大的肥肉,我蚩尤部要取一块。”

    轩辕笑道:“这么说,你不再畏惧广成子了?”

    蚩尤哈哈大笑道:“如此模样的广成子有什么可怕的呢?”

    “你就不怕他是在假装这样做,引诱我们上钩?”

    “用一条蚯蚓钓鱼的事情我做过,唯独没有做过杀一头牛来钓鱼的事情。”

    轩辕点点头朝规模庞大的断壁残垣看了一眼,长叹一声道:“我们都高估了广成子,这是我们的错。

    从今往后,我们再评判一个人的时候,流言不能继续作为标准了,云川说的很好,一个人死不死的先砍掉他的脑袋再看。”

    蚩尤没有看那些断壁残垣,而是将目光放在远去的伏羲氏族人身上,若有所思的道:“我去荒原捕捉驴子的时候,看到了黄羊群迁徙的场面,跟伏羲氏这时候的模样很像。”

    轩辕点点头道:“既然是上天给予的,我们如果不取,反而会被上天怪罪,既然你有这样的心思,那么,我们就该分配一下,你什么时候当狼群,我什么时候当狼群,还是说,你我两部狼群轮流出击?”

    蚩尤大笑道:“云川部是诱饵,我当狼群的时候你威慑黄羊群,你当狼群的时候,我来威慑黄羊群。”

    轩辕满意的点点头道:“如此,才能显现出我大河上游三部落的兄弟之情。”

    蚩尤愣了一下道:“云川可能不同意。”

    轩辕淡淡的道:“广成子是来找他的,我们这是在帮他御敌,我们两部充当狼群,面对的是广成子这样的人物,必定会有很大的损伤,我以为,云川一定会同意给我们补偿的。”

    蚩尤笑道:“这方面你有很好的经验,就以你为首好了。”

    轩辕点点头,对蚩尤在这个时候表示低头非常的满意,无论如何,轩辕部要比蚩尤部强大,如果不能在收获上区分出来,这会让轩辕觉得事情不那么圆满。

    从准备突袭一下伏羲氏老窝,占一些便宜,随着事情发生了变化,轩辕,蚩尤两人也随即改变的自己的方略。

    伏羲氏离开了熟悉的聚居地,来到了一无所知的荒野里,而且呈蛇形前进,这就给了轩辕,蚩尤两人极大的突袭机会。

    真正给了他们突袭伏羲氏信心的人,恰好就是广成子,这个广成子与轩辕遇到的那个广成子不同,似乎没有隐忍之心,相反,是一个脾气极为暴躁的家伙。

    如果这个广成子带一部分精锐族人去突袭云川部,轩辕,蚩尤两人都能理解这种做法,因为,无论如何都要给部族保留下一些元气,不能将所有的力量一股脑的倾注到一件对部族没有伤害的事情上。

    如果广成子真的是不死的,那么,死掉一个广成子对留在伏羲氏的这位广成子来说不算什么。

    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来谋算云川部,而这样的机会总能找到,毕竟,云川部不是一个毫无瑕疵的部族。

    广成子倾巢出动了,并且不惜以放弃伏羲氏百多年的积累,准备跟云川进行一次位置交换。

    这又说明了什么呢——广成子不足惧!

    此时此刻,不论伏羲氏这条蛇如何的巨大,轩辕,蚩尤这个两个狼群,也做好了下嘴的准备。

    所有的事情都回归到了轩辕,蚩尤两人熟悉的节奏里,在这样的节奏里,他们两个有着绝对的信心,可以用很小的代价,换取最为丰厚的酬劳。

    自从瓜分了神农部之后,大河上游的三大部落,就很少遇到类同神农部这样的肥美猎物了。

    轩辕自己都没有想到,原本不过是自己举行的一场求贤若渴的花样行动,竟然能制造出如此大的一个机会。

    通过这些年的发展,轩辕,蚩尤不约而同的发现,想要让部族发展起来,重要的不是部族的人口有多少,而是部族的高素质人口到底有多少。

    部族里的高素质人口创造了部族中接近八成以上的财富,而这一部分族人在部族人口的占比中,只有四成,而其余六成人口,创造了部族总财富中的两成,却消耗了部族总财富的六成。

    这样明显是不合适的,就在这两年中,部族中人之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裂痕,再这样下去,部族别说成长了,能维持住现状,已经难能可贵了。

    也就是在这两年中,不论是轩辕部,还是蚩尤部,都不约而同的放弃了捉拿野人的行径,即便是蚩尤部还有这样的习惯,捉来的野人也不再允许他们进入部族,而是在充当奴隶修建硕大无朋的大湖城,那些人早就被蚩尤当成一次性消耗的工具,用完就杀!

    轩辕,蚩尤两人一直认为,云川部之所以富裕,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云川部的高素质族人数量奇多,几乎没有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野人,所以,部族的财富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增加中。

    这就是为什么轩辕,蚩尤两人在见到伏羲氏的族人之后,第一时间就决定突袭广成子的原因所在。

    有了这些伏羲氏族人的加入,两个部族中的高素质人口数量一定会暴增,这样,才能稀释掉那些野人给部族带来的伤害。

本文标签:绑在公车上双腿张开

上一篇:娇妻在别人的胯下高潮:教官在我腿中疯狂律动H

下一篇:2022最好看(两三个老头下药不停地揉搓我的乳)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