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露着奶头被用筷子夹玩:清纯校花被屈辱打开双腿

2022-03-02 16:00: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厨房里正忙着早餐的二姨娘问:“小凛你感冒了?” “哈嘁~对,我昨晚着凉了。” 魏凛走到,对餐厅正在摆盘的花姐。 “喲,宁姨今天你气色不错

  厨房里正忙着早餐的二姨娘问:“小凛你感冒了?”

 

    “哈嘁~对,我昨晚着凉了。”

 

    魏凛走到,对餐厅正在摆盘的花姐。

 

    “喲,宁姨今天你气色不错啊,红光满面的,吃了什么补品?”

 

    “……托你的福。”

 

    “花姐我感冒了,昨晚着凉了。”

 

    “关我什么事,走开。”

 

    花姐淡定的撞开魏凛,上楼去了。

 

    片刻后,拿着感冒药和热水过来递给魏凛,表情略显冷漠,“吃药。”

 

    “谢谢。”魏凛接过药,看着她,“花姐你咋突然就不友好了,昨晚你挺热情的,嘶~”

 

    还未说完,就遭到花姐狠狠的踩了一脚。

 

    “不许说!”

 

    “行行行,我吃药。”

 

    魏凛吃完药,花姐也当着魏凛的面掏出一颗药丸放到嘴里,端起热水,昂头吃下。

 

    魏凛懵逼的眨了眨眼睛,“你也感冒了?”

 

    “毓婷。”

 

    “……”

 

    花姐一只手撑在桌上,一只手拍着魏凛的肩膀。

 

    “我当着你的面吃,就是想告诉你,以后别搞进去,知道吗?”

 

    “所以还有……”

 

    魏凛要起身,花姐按住他。

 

    “小朋友别激动,你听话,姐姐高兴了,你懂的。”

 

    “嗯嗯嗯。”

 

    “真乖,去拿碗吃饭。”

 

    摸摸脸。

 

    ……

 

    正在吃早饭的时候,蒋梦婕回来了,花姐招呼她坐下。

 

    花姐:“怎么那么憔悴?”

 

    魏凛闷头吃饭,他可没跟花姐说言言的病情,再说了药引子的事,也只有魏凛知道,他才不会多嘴。

 

    梦婕:“昨晚在医院陪了言言一晚上。”

 

    “哦…呵、”花姐讪笑,淡淡的说道:“血友病发作了?”

 

    “你知道?”

 

    魏凛和梦婕都很惊讶。

 

    大伯他们并未听说过这种病,梦婕解释了一遍,方才知道是血流不止。

 

    花姐放下筷子,起身,朝楼梯口走,走到第二个台阶的时候,止步,回头说道:

 

    “你爷爷之前不要你爸和那个女人结婚,就是因为她家有这个遗传病,会殃及后代。”

 

    “呵、真爱无敌,笑话,还非要孩子,你爸也不是个东西,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现在摊上事儿了,看他怎么办,自求多福吧。”

 

    说完,决然的踏上楼梯,扭动着娇躯回房换衣服。

 

    饭后,姨娘们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回老家了。

 

    花姐悠哉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姨娘们从楼上下来。

 

    魏凛和梦婕走到花姐身边坐下。

 

    “想问什么就问吧。”

 

    花姐盯着自己的美甲在看,一副深藏不露的架势,魏凛也是这样认为她的,她远远比自己想想当中更厉害,只不过平时她降维兼容魏公子,把姿态放得很低。

 

    就算是昨晚在紫禁城,她也如此,花姐对魏凛是全心全意的,你想要都可以给你,但对其他人,尤其是那个男人,她不可能有让步了。

 

    死活与我何干。

 

    魏凛有时候是小凛,有时候是魏公子。

 

    花姐何尝不是这样,有时候是人间富贵花,有时候是宁慧茹。

 

    这取决于在谁的面前扮演什么角色。

 

    当然在魏凛面前,只要他不欺负她,她永远都是魏凛的花姐。

 

    魏凛其实没想过花姐去救言言的,昨晚医生那么说,魏凛只是觉得太巧合了,仅此而已。

 

    “花姐我们三个现在摊开了说,ok?”

 

    “嗯哼。”花姐点点头,把手放下,很正经的看着他们,“问吧,别憋着。”

 

    “呃……”魏凛搂着蒋梦婕,问:“第一个问题,你这些年是不是早就知道蒋剑和杨芝芝一直有交集,而且杨芝芝怀上孩子的时候,你是知道的,这几年你一直没说?”

 

    魏凛这样问蒋梦婕愣了愣。

 

    魏凛并不是胡乱问的,因为抛开花姐身份,她还是个女大佬,他还有个通信公司,这能不知道一切吗?

 

    魏凛前忽略掉这个事实了,所以自己的后宫被花姐爆了。

 

    汗颜啊~

 

    花姐点头:“对!都知道,连他们在哪儿开房,逛了哪家商场,看了几部电影,在哪儿生的孩子,我都知道,怎么了,不可以吗?”

 

    花姐微微笑了笑。

 

 文学

    魏凛真想膜拜这位大佬,太牛批了。

 

    因为…魏凛之前的那些事花姐都知道。反之蒋剑的事,花姐能不清楚吗?

 

    所以…可以这样推理花姐的心态……

 

    花姐并不幸福,一开始是为了女儿蒋梦婕有个美好的童年,所以才忍着,当然这期间她也期盼过丈夫蒋剑回心转意,毕竟一个家不容易。

 

    不过,直到花姐掌控的信息了解到蒋剑和杨芝芝重聚了,旧情复燃了,然后花姐就很生气,但也没嚷着去手撕小三,而是白天伺候公公,每晚回到房间,点燃香烟,喝着酒,看着一天天关于蒋剑和杨芝芝的消息发来。

 

    她是个孝顺的儿媳妇,但她同时也是个女人,面对丈夫的出轨,她不会装作看不见。

 

    所以……报复也就从这一刻开始了。

 

    “四年前五月十一号,杨芝芝在魔都仁爱医院查出怀孕了…”看向魏凛,“你应该清楚仁爱医院吧?”

 

    “当然,我为宁医院的前身就是仁爱医院。只是你当然也忍着?”

 

    “对啊,我凭什么要说,他们乱搞不负责任,欺负我一个老实人,我委屈找不到地方诉苦,我凭什么要在乎他们。”

 

    花姐是个女人,女人狠起来贼猛。况且她说的也是事实,她只不过作为一个受害者,静静的看着狗男女作死罢了。

 

    “后来产检是个男孩,我就知道要遗传这个病,没想到才四岁不到就患病了,挺可惜的,唉……”

 

    魏凛服了,花姐这波骚操作简直在大气层。

 

    这个伏笔花姐从当初就埋下了,知道他们生孩子了,知道他们儿子会得这遗传病,虽然不关花姐的事,但花姐当初从蒋剑出轨乱来,花姐也没管他们,反正到时候怀孕了,要是男孩,一定会得遗传病,这就是悄无声息的报复,当然花姐什么都没做。

 

    “一切都是蒋剑和杨芝芝自己作的,明明有这个遗传病,还要生孩子,怪不了我,对吧?”

 

    魏凛点头:“的确是怪不了你。”

 

    蒋梦婕挽着花姐的手,“妈,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言言长什么样子,那晚上你是知道他在全聚德附近?”

 

    蒋梦婕这话一出,魏凛的脑子嗡的一声,头皮都发麻了。

 

    对啊,花姐对蒋剑了如指掌,一定是知道言言的具体消息。

 

    所以……那晚上花姐不可能不知道那个孩子是言言?

 

    “对啊,我的确知道那个孩子是言言,不过那晚并不是我特意要去全聚德,大伯他们想去吃烤鸭,我只不过凑巧遇见言言在找妈妈,最开始我没认出来,毕竟一直在照片上,直到他说吃鱼豆腐要过敏,我才有点怀疑,再后来看到你爸,我才恍然大悟。”

 

    “只不过你爸以为我要拐卖他孩子,所以就发飙了,呵、没品的男人。”

 

    “明白了…”魏凛点点头,“所有那晚你就彻底撕破脸了。”

 

    “什么叫我撕破脸,从始至终我什么都没做,我就是个目击者受害者,别搞得就像我在实施犯罪似的。”

 

    花姐略显生气。

 

    “不过……”

 

    翻转来了

 

    魏凛就知道有翻转。

 

    花姐撩起袖子,露出手腕上的针眼给他们看。

 

    “不过,我也够仁慈了,我熊猫血,我献出了200cc的血给那个小孩,特别注明是我献的血。”

 

    蒋梦婕觉得自己的妈真的太大肚了。

 

    魏凛想笑,这操作好骚啊~

 

    花姐开始掌握主动权要虐蒋剑了,报复他这些年对自己的残忍。

 

    随后,言言打视频给蒋梦婕,梦婕去接电话,魏凛趁机问道:

 

    “花姐你200cc的血不足以拯救言言,然后医生会在输血的后,检查后你的血液里有足矣愈合那个小孩的凝血细胞,给蒋剑一丝希望,然后蒋剑知道是你的血,你就不鲜血,又让他绝望,对吧?”

 

    这叫你不仁,我不义。

 

    这太牛批了。

 

本文标签:清纯校花被屈辱打开双腿

上一篇:列车肉欲公车系500章:坐公交车最后一排农民工

下一篇:一个吃上面一个人吃下:双性皇帝受含道具上朝np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