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喝醉酒被群啪了好爽:三男一女两个避孕套

2022-03-01 08:26: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速度之快,在眨眼间完成。 让霍栀跟站在一旁不敢上前的佣人,以及霍三爷看得是唇角抽搐。 这两个孩子是真的成精了。 霍三爷怒极发笑,抬脚走向两个孩子。 行

    速度之快,在眨眼间完成。

 

    让霍栀跟站在一旁不敢上前的佣人,以及霍三爷看得是唇角抽搐。

 

    这两个孩子是真的成精了。

 

    霍三爷怒极发笑,抬脚走向两个孩子。

 

    行走间,他薄唇微启,嗓音柔和:“要是能一直这么乖,也省得我来收拾你们。”

 

    三爷站在霍遥跟霍安祈身边,弯身一手捞起一个,抱着他们走到床边。

 

    像是随手丢抱枕一样,把他们扔在床上。

 

    两个孩子轻巧的落在床中央,没有半分磕碰。

 

    他们咧着嘴,讨好地望着眼前的父亲,眼底一片濡慕,如同看此生信仰的神祗。

 

    两个孩子目光清澈单纯,眸中的濡慕之情与敬仰太过浓厚,看得三爷心下发软,心中的最后一丝不耐也消散。

 

    他低叹一声,坐在床边,握着两个孩子肉乎乎的小手。

 

    “以后要打架别在人前,尤其是也别让你们妈妈知道,做个乖宝宝知道吗?”

 

    霍遥晃动着小脑袋,奶奶的笑着点头。

 

    霍安祈跟三爷如出一辙的黑沉眼眸,也流露出柔软光芒。

 

    他的小肉手捏着三爷的大手,嘴里发出低唔声。

 

    三爷奖励地揉了揉两个孩子的后脑勺。

 

    “乖——”

 

    ……

 

    奥蒂学校。

 

    女生宿舍楼内,轻微稳重的脚步声响起,在静谧的空间显得格外清晰。

 

    秦阮拎着手中的男傀,按照对方所说往五楼方向走去。

 

    她刚准备拐角,往楼梯走去时,路过四楼楼梯口的那间宿舍,突然停下脚步。

 

    秦阮盯着那间苏苏,秀眉拧起,脸上露出疑惑与讶异神色。

 

    男傀扭头去看那间宿舍,问道:“怎么不走了?”

 

    “里面有东西。”

 

    秦阮把男傀丢开,抬脚去踹门。

 

    “嘭!”

 

    房门被踹开,里面两只瑟瑟发抖的新傀,紧紧相拥在一起。

 

    她们就是昨晚刚死的菡菡跟佳音。

 

    “啊啊啊!!!”

 

    “不要杀我们!!”

 

    两个女孩看到秦阮跟她身边的男傀,吓得发出刺耳尖叫声。

 

    声音太吵,太刺耳。

 

    秦阮满脸不耐地皱眉:“闭嘴!”

 

    声音很轻却威严,满身压迫感也直逼房间内的两只新傀。

 

    菡菡跟佳音被震慑在原地,嘴巴瞬间就闭上。

 

    秦阮走进房间,目光温和地打量着两只傀。

 

    看了一会,笃定道:“你们是昨晚惨死的两个女孩?”

 

    菡菡搂着佳音的胳膊,瑟瑟发抖:“是。”

 

    佳音惨白脸色透着坚韧:“我们没害人。”

 

    秦阮对她们颔首:“跟我走吧。”

 

    佳音摇头:“我们要等引渡者带我们离开。”

 

    即使是新傀,她们死了也知道想要转世轮回,需要冥界的使者上来带她们走。

 

    秦阮下巴矜持地扬起,声音淡淡道:“我就是人间的引渡者。”

 

 文学

    菡菡跟佳音双眼微微瞪圆,不可思议地盯着她。

 

    她们只以为秦阮是天师,却不曾想还是引渡者。

 

    佳音怀疑地凝视着秦阮,声音略高:“不可能!”

 

    “哦?”秦阮唇角勾起,盯着佳音的目光带着几分趣味:“为何不信?”

 

    “如果你是人间的引渡者,为什么没把吴彤带走,让她杀了我跟菡菡?”

 

    佳音盯着秦阮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明显的怨意。

 

    吴彤昨晚装作程雪兰哄骗她们开门,差点着了对方的道。

 

    最后吴彤使用了幻术,骗她们开了门,造成最后的惨死。

 

    如果人间有引渡者,应该早点把吴彤带走,她们也就不必死了。

 

    想到惨死的过程,佳音眸中黑瞳泛起淡淡血光。

 

    她终究是不甘死亡,是怨恨的。

 

    秦阮脸上笑意收敛,眸光如刃地刺向佳音:“人间邪祟无数,我不可能做到把它们全收了。

 

    万事有因果,生死有命,你们的惨死早已注定。”

 

    “狗屁的因果!”佳音眸底血光渐深,满面愤怒地盯着秦阮:“吴彤本就是心思狭隘,自私自利,她就是为了报复我们。

 

    知道我们跟程雪兰关系好,趁我们睡梦中装成程雪兰敲门,想要我们放她进来,最后不成用了傀术,让我跟菡菡送了命。

 

    这样残害人命的恶傀,冥界就不该让她滞留在人间,如果鬼差早点把她收了,我们就不会惨死,这是冥界的失职!”

 

    不愧是受过教育的学子,头脑清晰,分析有条理。

 

    只是过于强词夺理了些。

 

    再者,万事注定有因果。

 

    秦阮看佳音跟菡菡面相,知她们是早亡之相。

 

    想来她们跟程雪兰、吴彤之间有什么仇怨,导致吴彤化为厉傀也要找她们报仇。

 

    为了让佳音跟菡菡瞑目,秦阮推开身边的男傀,满身阴寒气息铺天盖地的释放出来。

 

    她红唇微启,召唤冥界使者。

 

    本就暗沉的房间,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耳边响起锁链拖地的声响,沉重威严脚步声缓缓而来。

 

    “见过秦小姐。”

 

    随着两名冥界使者走近,黑暗中有一丝亮光。

 

    秦阮对他们颔首,指向佳音跟菡菡二傀:“她们死的不甘心。”

 

    其中一名使者,目光阴沉地盯着佳音跟菡菡。

 

    见秦阮真的召唤上来冥界使者,佳音满身趾高气昂气势登时消失。

 

    她跟菡菡紧紧相拥,魂体不停颤抖,怕到了极点。

 

    在秦阮面前的据理力争,在真看到冥界使者后,魂体都快吓散了。

 

    冥界使者勾起阴邪唇角,狰狞青白脸上浓浓肃杀之色,嗓音森然道:“既已身死,自有定数。”

 

    秦阮也知这个道理,可佳音跟菡菡不懂。

 

    她轻叹道:“让她们瞑目吧。”

 

    冥界使者翻阅名册,很快找到佳音跟菡菡的此生所有信息。

 

    看到名册上的记录,冷笑声响起。

 

    使者手中的锁魂链如蛇般飞向佳音跟菡菡,将二傀死死捆住,拖拽到眼前。

 

    他粗暴地按着两只小傀的头,让她们盯着名册上红色字迹:“看看你们所做的好事,这就是你们的因果!”

 

    佳音惶恐不安的双眼,一目十行地看完红色记载信息,面如死灰。

 

    菡菡的表情也不遑多让。

 

    秦阮心底好奇,倾身瞄了一眼。

 

    只看到了几行字,差不多明白其中内情。

 

    无外乎一个宿舍里的排挤与孤立,女生之间不成熟的龌龊。

 

    不成熟的年纪,不同阶级的出身,所谓的勾心斗角引起一桩惨案。

 

    吴彤的结局固然可惜,可她心胸狭隘,自私自利是真,手上不止菡菡跟佳音两条人命也是真。

 

    魂飞魄散依然是她最终归宿。

本文标签:三男一女两个避孕套

上一篇:2022最好看(你轻一点可以吗木甜)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江添×盛望润滑剂车:我被五个男人玩得很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