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女子按摩推油三次高潮

2021-11-01 09:42: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叶风云自然不好推辞,便道:“好。”

  叶风云被邀请,叶玲玲身为叶风云的助理,自然也在受邀之列,自不必细说。

  随后,叶风云便随两大部长,朝专车的方向而去。

  

叶风云自然不好推辞,便道:“好。”

  叶风云被邀请,叶玲玲身为叶风云的助理,自然也在受邀之列,自不必细说。

  随后,叶风云便随两大部长,朝专车的方向而去。

  两大部长,一左一右,陪在叶风云两旁,这让叶风云可谓是尽出风头。

  叶玲玲看到叶风云能被如此两大高官,如此尊重对待,也是暗暗为表哥感到骄傲。

  就在叶风云被两大部长引到一辆红旗牌轿车旁时,叶风云的手机突然响了。

  叶风云跟两大部长说了一句“抱歉”,两大部长便笑道:“没关系,您先接电话。”

  “好。”

  叶风云点点头,便拿出了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正是赵俊江的,叶风云急忙接通,叫了一声:“赵叔叔。”

  “小叶,我要告诉你一个沉重的消息。”赵俊江的声音很是低沉悲伤的说道。

  叶风云闻听赵俊江那低沉悲痛的声音,心头“咯噔”一沉,他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赵叔叔,您说。”叶风云道。

  “家父他他……与世长辞了!”

  赵俊江无比沉痛的说道。

  轰!

  叶风云闻听这话,仿若被晴天霹雳劈中了一般,他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如同傻子。

  赵老竟是与世长辞了?

  这是怎么回事?

  据他所知,赵老的身体还是很好的啊,至少能活一百岁,怎么就与世长辞了呢?

  这个消息,对于叶风云打击,真是太大了!

  叶风云和赵老的关系,那可以说是忘年之交。

  同时,赵老也是叶风云十分崇敬的人。

  而今,赵老与世长辞了,这让叶风云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的疼。

  与此同时,外交部和卫生部两大部长,也同时接到了电话。

  当他们接了电话之后,也是脸色难看,现出一片沉痛之色!!

  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显然接到的消息是一样的!

  华夏国硕果仅存的开国将军赵老,与世长辞了!!

  “小叶,小叶……”

  叶风云和赵俊江的通话,还没结束,赵俊江还在叫着叶风云。

  叶风云回过神来,沉痛的说道:“赵叔叔,赵老现在在哪?我要去送别他。”

  “在军总医院了,你过来吧。”赵俊江悲痛道。

  “好,我马上过去!”叶风云道。

  “嗯。”

  赵俊江和叶风云结束了通话。

  一结束通话,叶风云急忙看向两大部长道:“二位……”

  叶风云还没说什么,两大部长就悲痛道:“叶神医,我们知道你和赵老乃是忘年交,赵老与世长辞了,您该去送别他,我让专车送你。”

  “好的,感谢!”

  叶风云忙道。

  “不必。”两大部长都是摇头,说道:“请上专车吧。”

  “好。”

  叶风云点点头,径直上了专车,叶玲玲迟疑了一下,也跟着上了车。

  王义夫就对那司机命令道:“送叶神医去军总医院。”

  “是!”

  那司机立马应道,便发动了车子,直朝军总医院而去。

  车上。

  叶玲玲刚才也听到王义夫说赵老与世长辞了,便也想到,那位赵老应该就是华夏国那位硕果仅存的老将军了。

  她的内心,也很沉痛。

  华夏国解放了这么多年,老革命家是几乎都已经走了,而唯独赵老还健在。

 文学

如今,竟连赵老也与世长辞了,叶玲玲的心,也倍感难受。

  叶玲玲都是这个心境,叶风云就更不要说了。

  自打他上了车以后,就一直没说话。

  泪水,也一直在他的眼眶里萦绕。

  由于叶风云坐的是外交部的专车,所以一路是畅行无阻。

  大概半小时后,车子到了军总医院。

  到了军总医院,叶风云就匆匆下了车,直朝医院大楼跑去。

  叶玲玲也紧紧跟在了后面。

  到了医院大楼,一个声音叫住了叶风云:“小叶。”

  叶风云就见赵俊江匆匆走了过来,他正是在这等着叶风云的到来的。

  “赵叔叔。”

  叶风云看向赵俊江,叫了一声。

  赵俊江脸色难看,眼睛通红,说道:“过多的,先不说,先上楼看看家父吧。”

  “好。”

  叶风云点头应道。

  赵俊江便引着叶风云上了三楼。

  到了三楼,赵俊江引着叶风云进入了一个房间。

  此时,这房间里,已经站了不少人。

  不过,叶风云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看到那床上,躺着一位已经作古的老者。

  “赵老!”

  叶风云扑到了床边,叫了一声。

  赵老已经与世长辞了。

  饶是叶风云,医术通天,也休想起死回生了。

  叶风云扑到床边,禁不住泪水直流。

  他虽然和赵老相处不久,但却早已被赵老那崇高的人格魅力所这折服,他也俨然和赵老成为了忘年交!

  众人看到叶风云如此悲伤,也都是心头恻然。

  叶风云在床边哭了一会儿,赵俊江就对叶风云道:“小叶,你跟我来,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好。”

  叶风云擦了擦泪,看了一眼赵老,便和赵俊江离开了那房间。

  “小叶,不必这么悲伤了,家父活了这么大年纪,一生无愧于祖国和人民,也算是光荣的一生了,值了。”

  到了一个僻静之处,赵俊江安慰还在落泪的叶风云说道。

  叶风云重重点头,表示认可,只是,他很是疑惑道:“赵叔叔,按说赵老的身体还挺好的,他怎么就突然……”

  赵俊江叹息一声道:“小叶,我实话跟你说吧,家父是因为中暑而死。”

  “中暑?”

  叶风云一惊,说道:“赵叔叔,赵老怎么会中暑啊?”

  赵俊江深深的看了一眼叶风云,便道:“小叶,家父为了促使上面释放萧先生,就在今天上午,到了南海门口,静坐在轮椅上,顶着烈日灼晒……”

  说着,赵俊江就把赵老为了促使上面释放萧云天,而静坐在“南海”门口,晒太阳的事说了一遍。

  当叶风云听了赵俊江这话之后,整个人都呆滞在了那里,他眼眶里的泪水,便如同珠帘一般的“刷刷刷”滚落。

  原来,赵老之所以去世,竟是因为自己!

  赵老为了促使上面释放自己父亲,竟然在烈日灼晒下,静坐在南海的门口!!

  “赵老,你这是何苦呢!你根本不必这么做的啊!”叶风云痛苦无比的叫道:“赵老,是我对不起你啊!”

  赵俊江看着叶风云,摇头道:“小叶,你别这么说,也不用自责,家父这么做,是心甘情愿的!其实,在你前往暹罗之时,家父就已经决定要采用这种方式了。”

  叶风云闻言,心头感动无限,只能默默流泪,说不出任何话来。

本文标签: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上一篇:公车上把腿张开让人摸:为什么男生喜欢摸和咬小兔兔

下一篇:在跑步机上爱:按摩师他揉我奶好爽捏我奶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