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2021阅读)

2021-10-29 14:10: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副再不离开,就要饿死的死样子,妖艳男被她这样一说,感觉也有点饿了。

  “那,我能?”

  “打住,我家只有我和我娘,不欢迎外男,不要想着去我家蹭饭,那是不可能

一副再不离开,就要饿死的死样子,妖艳男被她这样一说,感觉也有点饿了。

  “那,我能?”

  “打住,我家只有我和我娘,不欢迎外男,不要想着去我家蹭饭,那是不可能的”

  不等他说完,她就把话接了过去。

  “我用银子买还不行?”

  “打住,有些东西可以用银子买,有些不行,钱不是万能的,你不要名声,我和我娘还要”

  那意思是你不要脸,墨染和柳氏还要,妖艳男再次被她的话扎心了,说话就不能语气委婉一些?非得直来直去,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好吧,你说的有理,吃过午饭,本公子就在山门这里等你?”

  “好,一言为定,记得来时把银子带上”

  “那你记得把那本书带上”

  “放心,咱们是公平交易,本姑娘绝对不沾你便宜”

  两人走出山门,墨染把门一锁,飞快的朝自己家跑去,后面的妖艳男抿着唇,黑着脸,怒视着小姑娘的身影。

  “没良心,白眼狼,爱钱没够,一点都不吃亏的小家伙,哼”

  回到家的墨染,看到柳氏在厨房忙活,她抽抽鼻子“娘,今天中午炖肉啦?”

  “是啊,早清你一出门,姜家那个少年就送来了一只剥好的狍子,还有好几张毛皮,说是做衣服的谢礼,娘不要,他把筐子扔进院就跑了”

  “给了就收吧,以后他家有活让你做,少收点钱就是了”

  “娘也是这样想的,这狍子肉很嫩,娘腌了一些挂了起来,留了两三天的量,给你炖肉炒菜用”

  “这姜家还挺会来事的”

  “是啊,我瞧着那个孩子不错,就是比你年纪大太多”

  “娘,您可别乱说啊,我才十岁,对了,娘,您看姜大哥的爹爹如何?”

  “他?”

  “对啊”

  “他就来过咱家一次,还是在山上的时候,娘连看他一眼都没有,这个娘说不出来”

  墨染发现柳氏在这上面真的有些迟顿,也不知道当年苏有才是怎么把她骗到手的,唉~

  “下次见了他您仔细看看,我觉得姜叔人不错,长得好,又会武,别看他们是猎户,可女儿瞧着他比苏有才强百倍”

  柳氏脸一红,娇嗔了墨染一眼“说啥呢你,小小年纪就学着人家当媒婆了”

  “娘,女儿说的是真心话,若是有人想当我的后爹,那就只能是他了”

  “好啦,别说了,娘现在很知足,压根就没想过这个事”

  “反正娘碰到他要多看看,您忘了庆婶给你说的话了吗?”

  柳氏正在用大勺子捞肉往碗里盛时,她的身子顿了一下。

  “以后要是见了,娘会留意的,吃饭吧”

  “嗳”

  妖艳男从柳宅经过,闻到肉味吸了吸鼻子“这厨艺不错还真香呀”

  回到家,就看见玄二从食盒里正在往桌上摆菜:

  “主子,吃饭了,这是属下从府城买回来的,还热着呢”

  “来回用了多长时间”

  “一个时辰,嘿嘿,属下的轻功进步多了吧”

  “要是本王的话,来回半个时辰”

  “属下哪能跟主子比呢”

  看着桌上的菜,妖艳男没有了食欲,他巴达了两个嘴,一转身去了软塌上躺着去了。

  “主子,摆好饭菜了,您咋不来吃?不饿呀?出去一上午了?”

  “没胃口,你们吃吧”

  “主子,又咋啦?”

  “没有柳家的饭菜香,吃不下”

  玄一和玄二对视一眼“主子,您去她家吃过?”

  妖艳男淡淡的摇摇头“没有,从门口经过,饭菜味道,闻着就想吃,可惜那丫头太无情了,本王还没说要去她家吃饭,她就给拒了”

  “主子,您别着急,慢慢来,一定会有机会吃上的”

  “可本王现在就想吃”

  两个属下真是无语,这哪象是他们敬仰的魅王,纯属就是一个馋嘴想讨糖吃的孩子。

  “要不,属下过去一趟,给您讨点回来”

  “这个,可以有”

  玄二刚要起身出去,妖艳男慵懒的说了一句,差点没让玄二摔地上。

  “记得带上一些银子,那丫头可小气了,干什么都会用银子交易,她家的饭菜怕是不会轻易给你的”

  玄二拍拍腰间的钱袋“属下随身带着银子呢”

  “嗯,记得,她要多少给多少,千万不要讲价钱,不然她要的更多”

  玄二瞪大眼晴“不是,主子,她这是宰咱们呢?”

  “你以为呢,上午就宰了本王一千多两银子,”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了,先去讨饭,不然她家锅都洗了”

  好吧,看看主子,都成什么样了,对一个小姑娘感兴趣,心甘情愿被宰,连去人家讨饭都不介意了,现在什么都是那丫头家的东西好了。

  这算不算是一见钟情,一眼沦陷?

  主子这是疯魔了,要不要上报一下?两人对视一眼,他们从双方眼里看出了NO,若是真这样做了,主子会把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的。

  两人悄悄抹了一把心酸的眼泪,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主人哪是心甘情愿被宰,那是无奈的挨宰,被宰时还给递刀子呢。

  这种苦楚,他这个当主子的,自然不能跟属下说,太丢人了。

  正当墨染和柳氏快吃完饭时,玄二来扣门了。

  “当,当,当”

  母女俩一愣,这个饭点谁会来啊?

  两人同时从厨房走了出来,“谁啊?”

  “额,我是玄家老二,有点事,麻烦您开开门,我再说”

  当大门打开,玄二尴尬的站在她们面前,手里捧着一个要饭的大盆子,他把盆举到柳氏面前

  “那个,不好意思,刚才我家三弟从你家门口过,闻到炖肉的味道实在太香了,家里准备的饭他都不想吃了,这孩子让我们哥俩宠坏了,您能不能卖给我们家一盆?”

  “卖?”柳氏不解的扭头看看墨染。

  墨染咧嘴一笑“嘿嘿,还挺上道儿的,行,那就卖你一盆,一盆给五十两银子啊”

  玄二差点就把啊字喊出口,一想起主子的话,忙说“可以,可以,没问题”

  墨染扑哧一笑“娘,你给他把锅里那些都盛上吧,反正咱们也吃饱了”

  柳氏眉头一皱,当着外人的面,她对女儿做出的决定从不反驳,无奈的接过盆进了厨房。

  玄二忙从钱袋里取出一张银票,小心的递给墨染。

  “墨姑娘,您瞅瞅,五十两,隆泰钱庄的”

  墨染接过来,连看也没看,叠吧又叠吧塞进了袖口,然后冲他一挤眼儿

  “回去跟你家三弟说,我家又不是开饭馆的,不过就是一些家常菜,别整的跟没见过世面一样,保宝芝的人,啥没吃过,是吧?”

  字字扎心啊,主人就是和这样的丫头待了一上午,太可怜了。

  柳氏把一盆肉端过来,玄二立即就被肉的香味吸引了,真的好香啊,这是怎么做的,咋这么香呢,他不由的咽咽口水,忙接过来,冲柳氏微微点点头。

  “这肉还热乎着,我得赶紧回去了,不然就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你们忙吧,我不打扰了”

 文学

看着他他端着盆子,小跑着走了,柳氏这把门一关,就问墨染。

  “闺女,不就吃碗肉,还要人家钱做什么?”

  “我跟他们又没什么交集,凭什么让他们白吃,要是这样,这村谁都来讨肉吃,咱家有那么多银子买肉嘛”

  “那也不能要那么多啊,这不是宰客嘛”

  “娘,我这样自有我的道理,那位讨吃的人可是保芝堂的,咱家卖的人参灵芝,他们一倒手就赚几万两,咱们啊谁也别嫌谁黑”

  “你呀,还是收敛一点,咱家现在又不象刚从苏家出来那会儿,只要不是死仇,没必要做的那么绝,凡事以合为贵”

  “知道了娘,女儿有分寸,放心吧,这盆肉钱还不如人家喝杯茶的钱多呢”

  “一杯茶能卖五十两银子?”

  “比这贵的都有,有钱人的世界你不懂,达官贵人,在外面一顿饭花几千两的都有”

  “嗳呦我去,太可怕了,吃什么这么贵,吃金子了吧”

  “哈哈,娘,快去做衣服吧,不然这大冬天越来越冷,别让姜家父子冻着”

  “知道了,这就去,你不知道,今儿有人问我了,说看着我做的衣服象是给男人做的”

  “您咋说的?”

  “娘不会撒谎,就说是接的活,人家出了银子的”

  “嗯,以后谁家出得起银子,您就接活就是了,就当打发时间”

  “嗳,晓得了,咱快回屋,你休息会儿,娘做会儿活”

  就在母女俩休息的时间,玄家餐厅内,主仆三人坐在桌前,看着那盆子狍子肉不停的咽口水。

  “真好闻,这红彤彤的是辣子嘛?这颜色可是真漂亮呀”

  “看着好象是,辣子也能炖肉?”

  “主子,您能吃辣的吗?”

  “那母女俩都能吃,咱们为什么不能,我先尝一块”

  妖艳男拿起筷子夹了一肉放进嘴里,那对桃花眼儿立即一亮,他也不管他的属下,一块一块不停的吃起来。

  玄一和玄二看主子吃的这么香,这时也顾不上什么主子属下了,抄起筷子就和主子抢着吃起来。

  要是以前,他们不敢,可是现在,主子和他们是兄弟,这个借口应该可以和主子抢食吃了。

  桌上从酒楼里买来的菜谁也没动,眼看着那一盆吃了快一半时,妖艳男立即把盆子搂到跟前,跟护食的狼一样,他们二人一伸筷子,他就冲他们呲牙。

  “这是本王的好吧,本来就是给本王讨来的,你们吃那些,哪有属下跟主子抢的,已经让你们吃了不少了”

  “主子,这可是我们去讨来的,您要这么护食,下次您自己去,再说了,别忘了,您可是我们哥俩的弟弟”

  “你们想造反吗?”

  “属下不敢”

  “去吃那些,等回头,你们再去她家定做一大锅,不就得了?”

  两人用忧怨的目光看着主子吃着香香喷喷的炖肉,无精打彩的夹着桌上的菜,比怨妇还怨妇。

  与此同时,阿庆嫂家里也正吃着午饭,中午阿庆他们是回村里吃的,吃完休息半个时辰再上山接着做活,一直到天黑才会下山。

  一家人做着吃饭,齐氏一边吃一边撇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谁都没理她,全都闷头吃饭,阿庆嫂的大儿,祝家宝十七了,跟着阿庆在山上盖房,他家挣着两份工钱,二儿祝家庆,十二了,比墨染大两岁,一直在县城给人家当学徒,打算学一手木匠手艺,这不快过年了才回家。

  大儿已经订亲,明年过了秋十月成亲,一家人都在攒钱,打算成亲前一个月去下聘礼。

  家里这段有柳氏母女帮衬,过得比以前好多了,几乎每天都能见个肉腥。

  因为阿庆算是工头,墨染给他一天五十文,是别人的二倍还多,他的大儿不算壮汉,但也是给的一样的工钱,

  父子俩一天就挣七十文,一个月就进二两银子,这都干了好几个月了,而且阿庆也跟齐氏说了,

  过了年,墨染还打算让他管理药材,再挑几个能干的手下,即便这样,齐氏还是不知足,她没事就问阿庆,

  墨染给他多少银子买材料,让阿庆买些次品材料,从中捞些好处,阿庆虽然对齐氏言听计从,但是他本性憨厚老实,

  做不来这样的事,齐氏一说,他就不高兴,反而还把齐氏说一顿,这段时间,母子俩没少吵吵。

  这不,吃着饭,齐氏没憋住,又来了。

  “你们知道不,柳氏家天天飘出肉味,指不定她俩手里有多少银子呢”

  阿庆一听立即搭拉下脸来“娘,地主家顿顿山珍海味,你咋不说这个?”

  “我,我这不替你们打抱不平嘛,要不是阿庆,她上哪儿找这么可靠的人帮着她?”

  阿庆把筷子一放“娘,您就别挑事了,染丫头有银子,人家完全可以找县里,府城的建筑班子,那文书一签,谁都不敢偷工减料,她能给咱村的人干,那是人家心善,您就少打她家的主意,安分一些不行嘛?”

  “我可没看出来她心咋善,你媳妇这些年可没少帮他们,她们母女俩倒好,就知道自己吃肉”

  这次不但阿庆不高兴了,就连阿庆嫂也不高兴了

  “娘,你可真是不长记性,上次我都跟您说了,我没帮人家啥,该还的人情人家都还了,若不是有这份人情,人家能给咱们送肉送鱼,还让阿庆当工头?”

  “你,你们,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好?你们可倒好,老帮着外人说我”

  齐氏啪的一下把碗放在桌上,气呼呼的回了房,祝老头儿也不好说什么,虽然他也想多刮擦一下柳氏母女,可到底是底气不足啊

  若是阿庆嫂对人家有救命之恩,那他们说不定真要赖上柳氏母女呢,可惜没有。

  再说说村长家,此时一家人吃了饭,村长坐在椅子上抽着烟,他家屋里也生着一个炭盆,暖暖的。

  “今年啊,拖染丫头的福,咱家也落了不少银子”

  “是啊,那丫头真有本事,听说年后还要招人种药材呢”

  “嗯,这事虽说交给了阿庆,但是我出面,让咱家出两个劳力过去,他也是没啥意见的”

  “老头子,你说染丫头运气咋这么好呢,挖个药能挖出个宝贝?”

  “这是该着了,人要想富,老天爷都帮着,你们呀,以后要多和柳氏走动一下,这母女俩都是知恩图报的良善之人,比苏家那帮人强太多”

  “我和娘隔三差五的去她家呢,村里的妇人都愿意去她家,又干净又暖和,去了都没让喝过白水,全是茶水,有时候还给倒杯糖水呢”

  “嗯,那就好,最近这段苏家也没个动静了?你们晓得咋回事不?”

  “谁知道,可能是那苏有才没有弄到差事吧?”

  “管他呢,他若是好好的,咱们和他家和平相处,他们要是想耍坏,咱们一起去告他”

  “就是,反正他不仁,咱们就不义,把他的忘恩负义,抛妻弃女,还有苏吴氏的乱搞之事都抖落出来”

本文标签: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上一篇:宝宝太紧了松一点:老头天天吃我奶躁我的动图

下一篇:2021人气最高(白洁一夜被爽了七次)完整章节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