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同桌扒我胸罩吃我奶-全文

2021-10-27 16:56: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康哥儿也感受到了这越来越不安的气氛,抱紧李老娘说道:“祖母,娘,姐姐你们别怕,要是有坏人来了,康哥儿保护你们。”

  “康哥儿好孩子,有你在,祖母一点都不害怕。&

康哥儿也感受到了这越来越不安的气氛,抱紧李老娘说道:“祖母,娘,姐姐你们别怕,要是有坏人来了,康哥儿保护你们。”

  “康哥儿好孩子,有你在,祖母一点都不害怕。”李老娘也抱紧孙子,老眼中都有泪花了。

  李梅儿看不得家人这般愁云惨淡的模样,故作轻松地说道:“没事儿,可能也没咱们想的那么严重,这倭寇也闹了一阵子了,州府那么说不定早知道了,这回倭寇胆大包天地来咱镇上,说不准州府马上就会派官兵来围剿呢。”

  “梅梅儿说的对,这么大的事儿,官府不可能没反应的,咱放宽心,耐心等着就是。”蒋氏这会儿也镇定了下来,拉着李老娘的手说道。

  “阿弥陀佛,那希望官兵们赶快来吧,把那些劳什子倭寇通通赶走。”李老娘念了声佛,开始向菩萨祈求。

  众人就这样忐忑不安地等到了天黑,李老娘看这么久了都没什么动静,便小声问道:“这么久了,倭寇应该不会来咱这儿了吧?”

  “不知道,我出去看看吧。”李梅儿也不晓得外头啥情况,起身说道。

  “姐儿在屋里待着,我跟船儿出去瞧瞧。”林嬷嬷赶紧拦住李梅儿说道。

  李梅儿正想说一起去,就听到外头隐隐约约传来嘈杂的人声。屋内众人脸色当即都白了。李老娘嘴唇发颤地问道:“是不是……倭寇来了?”

  李梅儿想到还待在在外院的蒋山青,也顾不上其他,直接就跑出了屋子。

  蒋氏担忧地叫了她一声,只得叫船儿跟着她。李梅儿跑到前院,见蒋山青和丁一都守在大门处,便赶紧跑过去问道:“外头怎么了?”

  蒋山青见她来了,立即皱紧了眉头,不耐烦地训斥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屋里头待着的吗!”

  “我就过来看看情况,万一有什么事儿,我可以让娘和祖母早做准备。”李梅儿解释道。

  蒋山青正准备说什么,扒在门缝那儿朝外头看的丁一转过头来说道:“我刚看有一队倭寇朝着鑫三老爷家的方向去了。”

  蒋山青神色一凛,赶紧追问道:“具体有多少人?”

  “天太黑,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十几人应该是有的。”丁一回道。

  两人正说着话,便听到外头又有一阵脚步声过来,在他们大门外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

  “就是这儿,绝不会错的。”

  “那快些动手!”

  蒋山青几人听到外头人压低声音交谈的声音,脸色瞬间都变得十分难看。

  蒋山青同丁一使了个眼色,丁一立即用东西把门严严实实地堵了起来。

  “快走!”蒋山青同一旁的李梅儿做了个口型,让她赶紧带着女眷们从后门离开。

  “那你们也赶紧过来。”李梅儿也没迟疑,低声说了一句,便转身跑向了后院。

  等跑回李老娘房里之后,李梅儿便气喘吁吁地同屋内众人说道:“快,带上东西,咱们从后门走!”

  李老娘吓了一跳,腾地起身问道:“倭寇打进来啦?”

  李梅儿摇摇头,“不知道,我听着不像倭寇,说的是官话。”

  “那说不定倭寇就会说官话呢,赶紧让山青和丁一退回来,咱们一起走。”李老娘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着说道。

  “他们一会儿就过来,咱们先走!”李梅儿帮着林嬷嬷和包子拿了收拾好的细软,便朝外头走去。

  几人急急慌慌地刚走出房间,就听到前头有打杀的声音传来,还夹杂着几声惨叫,脚步顿时都是一滞,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李梅儿不知道前头怎么样了,但她们老的老,小的小,过去也只有送死,便一咬牙道:“别愣着了,走!”说完就拖着脚已是有些发软的沈氏朝着后门走。

  一行人总算跑到后门外,这会儿天已经黑透了,李梅儿怕蒋氏不小心摔倒,便扶着她先上了牛车,再去看李老娘和康哥儿,见林嬷嬷已经扶着她们坐好了,这才也坐了上去。

  包子原先在家的时候放过牛,她和船儿便一起驾着牛车,缓缓朝前驶去,可牛车才刚驶出没几步,前头黑暗处就窜出来几个人,包子吓得赶紧一勒缰绳,牛车上的众人都是朝前一个趔趄。

  “果然在准备偷跑,不枉咱们在这儿蹲守了一阵。”来人阴阴地笑了一声,慢慢逼近牛车。

  车上众人已是都吓得愣住了。李梅儿还算比较清醒的,对着前头的包子说道:“别管他们,咱们撞过去!”

  包子一张脸煞白,抖着唇点了点头,咬紧牙关一勒缰绳,不敢不顾地就往前冲撞。

  前头拦路的两人没想到她们几个女人居然有胆子驾车闯过来,也是骇了一跳,纷纷朝两边躲去。只是为首的那个男人似是不甘心被她们逃走,牛车从他身边过的时候,他便伸手抓住了坐在最边上的李梅儿。

  “梅儿!”蒋氏叫了一声,就要去抓李梅儿,却是已经来不及。

  李梅儿被那人一拽一甩,就重重摔在了泥地上,后背火辣辣地疼,肯定是摔破了,她咬着牙,不顾后背疼痛,就往边上滚了一圈,避开了另一个人抓来的手,也好在他平日里一直跟着蒋山青一起学功夫,身形还算是灵活。

  李梅儿余光看见牛车好像又驶出去了一些,娘祖母和弟弟都没事,这才放心了一些,她看着快步朝他抓来的歹人,快速从怀中拿出了那把用布包裹着的菜刀,朝着来人就不管不顾地砍了过去。

  李梅儿这会儿也发了狠,要死也得拉上个垫背的,她重生一次,可不想这么窝囊的就死了!

来人没想到李梅儿一个小姑娘身上还藏着刀,一时没躲开,被菜刀划伤了手臂,疼得向后退了一步。

 文学


  李梅儿抓住这机会,一边挥舞着菜刀,一边拼命往着牛车的反方向跑。

  “臭丫头!追!”后头传来闷闷的喊声。

  李梅儿这会儿什么都顾不上了,就闷头往前跑。她想着把这几个歹人引开,她娘祖母和弟弟就安全了。也好在这儿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各种小巷小弄她比那些贼人熟悉许多,这才没有让那些人立马追上。

  不知跑了多久,她感觉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她觉得自己也快到极限了,不知是不是跑的太久,脚已经没了力气,脚底踩到一颗小石子,双腿就是一软,朝前面摔了出去。

  这一下摔的不算重,但李梅儿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她知道自己再跑不动了,可她不甘心啊,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死了。

  “总算是追上了,这死丫头可真能跑!”身后传来贼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带着些兴奋的说话声。

  李梅儿打了个激灵,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双腿就跟灌了铅似的,怎么都起不来。

  “哼,继续跑啊,臭丫头,竟敢伤老子,老子……”

  身后贼人得意的声音戛然而止,有什么东西入肉的声音,然后便是人软软摔倒在地上的声音。

  李梅儿茫然地转过头,借着月亮的稀薄亮光,看到有一个彪形大汉走了过来。

  “陈皮……叔?”李梅儿看清了来人的长相,一颗高高悬着的心缓缓落下,惊讶开口。

  陈皮上前将李梅儿从地上扶起,看她身上没什么明显的伤,才松了口气说道:“总算是赶上了,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了伤?”

  “没事,就是些皮外伤,你怎么来了?”李梅儿这会儿三魂七魄总算是归了位,看着陈皮问道。

  “我以前的那些弟兄给我报信,说是裘四勾结了倭寇,正在镇上抢掠,我想着你们家以前跟裘四有些过节,怕他派人过去你们那里,就叫了从前的几个弟兄,一起过来你们家看看,还真让我猜着了,那小人真找了几个地痞过来你们家,还好我来的及时,在前头就杀了几个,小东家说你们应该从后门逃走了,我这才过来后门瞧瞧,就正好救了你。”

  “裘四……”李梅儿不记得自己跟这人有什么过节啊。

  “就是那次跟着刘老三去作坊闹事的那个地痞。”陈皮提醒道。

  陈皮这样一说,李梅儿就想起来了,原来是那个人啊,他竟然敢勾结倭寇,想来是知道她家卖书赚了些钱,这才来她家抢劫的。

  “我娘、祖母和弟弟她们没事儿吧?”李梅儿不知道陈皮有没有看到她家人,焦急问道。

  “她们没事,去堵你们的那两个人都追着你来了,我过去的时候她们还在后门没走远,正准备过来救你呢,我让她们先回宅子安心等着,我会把你救回去。”其实他那时候心里也没底,说这话也就是安抚老人孩子,毕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对上两个大汉,存活的几率实在很小。

  “还好你没事,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跟东家交代了。”陈皮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语气十分庆幸。

  “还是多亏了陈皮哥。”李梅儿脸上也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觉得自己的运气总算没那么差。

  “还能走吗?要不要我背你回去?”陈皮看李梅儿好像崴了脚,关心问道。

  李梅儿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脚踝,虽还有些疼,但勉强也能走,她本就不是个喜欢麻烦别人的性子,便笑着点头道:“可以走,就是走的慢些,陈皮哥,咱们快回去吧,省得我娘和祖母担心。”

  李梅儿方才夺命狂奔的时候没觉得用了多久,这会儿往回走却足足用了一刻钟,等她快到后门的时候,便看到有个人影正在那里等着。

  “山青……哥哥。”李梅儿又惊又喜,大家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蒋山青小跑上前扶住了她,皱眉上下打量她,语气有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慌张,“受伤了吗?伤到了哪里?”

  李梅儿见着他,算是真正安了心,露出一抹笑道:“没事,就是扭了脚,擦个药酒就好了。”

  蒋山青看她确实不像收了重伤的样子,方才松了口气,伸手去扶了她的背,想将她扶进去。

  他的手掌刚触到李梅儿的背,她的身子就是一僵,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张精致的小脸也皱成了一团。

  蒋山青的眉头立马皱紧,看着李梅儿发白的小脸说道:“还说没有受伤,你看你都疼成什么样了。”

  李梅儿小脸苦苦的,委屈巴巴地说道:“这不是刚才太紧张,忘了吗……”

  蒋山青没说话,只是背过身蹲下来,那意思很是明显。

  李梅儿也没扭捏,笑了笑,就爬到了蒋山青背上。

  李梅儿很轻,蒋山青没费多大功夫就将她背了起来,这会儿他才又想起了还在一旁的陈皮。

  “陈皮哥,你先到屋子里坐一坐吧,我让下人给你和弟兄们弄点吃的,今儿多亏有你们了。”

  陈皮却是摇头道:“既然你们这儿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我老娘和弟妹还在家里,我要去陪着她们,我那几个弟兄今天晚上就留下来给你们帮忙,我估摸这官兵明天应该就能到,过了今夜就没事了。”陈皮婉拒了蒋山青的提议,笑道。

  蒋山青也没强求,又同陈皮郑重道了谢,便背着李梅儿进去了。

  “你怎么这么瘦,平日里吃的那些东西都去哪儿了?”蒋山青背着李梅儿,忽然开口问道。

  李梅儿忍不住笑了,“我早跟你说过,我吃不胖的,我娘那边都是这样,很难胖的起来,你看我大舅和小舅,都跟竹竿似的,高高瘦瘦,我现在正抽条呢,不管吃多少,都不会胖的。”

  “还是胖点好……”蒋山青不知想到了什么,有些感慨地叹了一句。

  李梅儿莫名其妙,她们这会儿可不是以胖为美的前朝,女子要袅袅娜娜,弱柳扶风的才是美,山青哥哥原来喜欢胖的吗,那他会不会看上阿夏啊,阿夏到如今都还没瘦下来呢。

  李梅儿胡思乱想着,蒋山青已经背着她进了后院。

本文标签:男同桌扒我胸罩吃我奶

上一篇:2021最热门(被健身教练强奷到舒服的黄文)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在御花园进入太子妃小说/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