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纯肉辣文放荡高H随时随地|英语老师只给你桶

2021-10-23 08:45: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觉得沐儿带着那件东西,会有危险?”

  玄君临皱着眉头问道。

  “其实那些宝物阿沐都偷偷试过才挑合适的分给大家,只有我手上这个木镯子和阿沐身上那

“你觉得沐儿带着那件东西,会有危险?”

  玄君临皱着眉头问道。

  “其实那些宝物阿沐都偷偷试过才挑合适的分给大家,只有我手上这个木镯子和阿沐身上那块铁牌我们还不知道要怎么用  ”。

  小牛犹豫得点了点头:“我担心那块铁牌会像这只木镯子一样,突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看来和萧凉儿猜想得差不多,萧子沐的身上果然带着她不知道的秘宝。

  而萧凉儿十分肯定,  小牛说的那三块宝物里面,一定有一块能帮他通过传送阵却不被人发现。

  “除了那个铁牌,剩下两个都是什么?”

  “有一件隐匿气息的斗篷,还有一个羊皮地图。”

  小牛说道。

  没想到另外一件竟然是地图类的宝物,也难怪了那臭小子敢偷偷跑路。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沐儿能找到我师父?”

  萧凉儿继续追问道:“那个地图有什么古怪?”

  “阿沐说那是个界图。”

  小牛看了一眼萧凉儿,这才犹豫得说出了口:“只要有人把安在羊皮上的绿色甲虫带在身上,我们就能从羊皮上看见他都去了什么地方,一开始以为,我们以为它只能画出结界里的地图,阿沐说要试试看,就偷偷把甲虫给了石爷爷。”

  “所以,等师父出界之后,羊皮上也出现了外界的地图?”

  听着小牛的描述,萧凉儿若有所思得思考了起来。

  一个蕴含了罕见天地元素都手镯,一个能隐匿气息的斗篷,还有一个怪异的地图,遗留这些宝贝的那位大人物还真是舍得下这个血本。

  还有小牛口中那块神秘兮兮的铁牌,谁知道还有什么作用。

  就在萧凉儿思索的片刻,在一旁听得经已联络的力晔,突然一拍桌子:“奇怪的地图,难道是万界图!”

  “力族长,什么是万界图?”

  玄君临皱着眉头立刻一问。

  “我也是刚刚才想起,  在我小时候似乎有听族里长辈提到过一个宝物,能画出万界的山河舆图,似乎和小牛说得差不多,只是族里的人从未见过,所以都当它是个传说而已,现在听来,或许是我们错了。”

  “那万界图长什么样?”

  力晔急切得问道。

  “看起来就是一个破羊皮,我们把它捞起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它在水里泡了多久,要不是阿沐眼尖,就被小玲子拿去缝成皮袋了。”

  听着小牛这么一说,力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得变换了好几回。

  一个破破烂烂的羊皮竟然是传说中的万界图,要是那些传说中的宝物都像小牛说得那样破破烂烂普普通通,力晔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  这么多年下来,到底有没有一不小心亲手毁掉了那么一两件宝物。

  “既然是宝物那有那么容易毁掉,不过是还没等到合适的时机现世罢了。”

  看出了力晔眼里的担忧,萧凉儿笑着说道:“不过,力天族的先辈知道这些宝物,那先前那个猜想,  我又多了一分把握。”

  “主人你是说……。”

  力晔一愣:“这些东西,这是我力天先祖在被诅咒封印之前带过来的。”

  “不仅如此,我现在甚至还多了一个猜想。”

  萧凉儿挑了挑眉:“如果这些东西原本就属于力天族,那力天族从何而来?”

  力天族从何而来!

  萧凉儿说得根本就不是力天族的由来,而是它的出身。

  如果这些东西原本就属于力天族,那力天族多出身就是那个拥有奇异天地元素的新界!

  比神界更高的新界!

  “不过这些也只是我的猜想罢了,万一,是我猜错了呢。”

  萧凉儿笑着耸了耸肩:“等孩子们去了哪里,自然就能找到答案。”

  从万界图扯到力天族,小牛小小的脑袋却满是疑惑,他听不太懂这些东西,只是有些担心,他眼里带着几分急切得看向萧凉儿,问道:“主人,阿沐会有事儿吗?”

  “阿沐身上带着我和玄界主的神识,危急时刻能保他性命。”

  小牛眼底的担忧,萧凉儿看得清清楚楚,她看着眼前黑黝黝的小脸,突然正了正衣襟:

  “既然你现在住在沐儿的房间,再叫我主人似乎显得有些生疏,不如叫我……干娘如何?”

  啊?

  干娘?

  小牛瞪大了眼睛,看着萧凉儿。

  她是什么身份,那可是连族长都要尊称一声主人的尊者,而他不过是个孤儿。

  小牛想也不想得立刻摇起来头:“小牛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看得出来你和沐儿关系不错,我是他娘,你叫我一身干娘,怎么不可以了?”

  萧凉儿笑着反问道。

  “主人是要收这个孩子当义子吗?”

  听萧凉儿这么一说,力晔也有些意外。

  不过细想下来,小牛是十七个孩子里最有天赋的一个,又是个孤儿,如果主人把他收为义子,那简直就是他最大的造化。

  听他的话,他和小沐沐关系也非比寻常,这样的孩子也难怪主人会中意。

  “你把沐儿当什么?”

  看着小家伙不敢吱声,萧凉儿也不逼他,换了个问题问道。

  “我把阿沐当兄弟。”

  小牛坚定得说道。

  “那沐儿把你当兄弟吗?”

  萧凉儿继续问道。

  “嗯。”

  小牛肯定得点了点头。

  “既然沐儿是我儿子,那他的兄弟是该叫我什么呢?”

  完全没注意自己被套路了的小牛儿,下意识得答了一句:“娘?”

  “嗯,乖儿子。”

  萧凉儿心满意足得捏了捏小牛的黑脸。

  “主人!”

  反应过来的小牛儿被吓了一跳,可他拒绝的话还没有出口就被萧凉儿在脑门上弹了一个下:“娘都叫了,不许反悔!”

  小牛眼里突然蓄满了一层雾气,脸上微微一红,也不是因为着急还是感动。

  自从父母双亡,他虽然在邻居们的帮助下渐渐长大,可他多多少少都有些羡慕别家的孩子有爹疼有娘爱,这一声娘,叫出了他藏在心底的渴望。

  “恭喜主人,又有了一个儿子!”

  力晔在一旁看得差不多,赶紧道喜。

  “就是小牛这个名字太朴质了一些,你还有其他的名字吗?”

  萧凉儿笑着揉了揉小牛的脑袋。

  小牛紧紧扪着觜,使劲儿得摇了摇头。

  “一般村里的孩子会在天赋觉醒之后,再起一个正式的名字,可小牛父母过世的早,所以,还没人给他起。”

  力晔赶紧说道。

  “那我给你起一个可好?”

  萧凉儿问道。

  根本不用回答,小牛就拼命得点了点头。

  “三牛为犇,意为奔跑,那我就赐你个名。”

  萧凉儿看着眼前的黝黑小脸:“奔雷。”

力天族的天赋测试在三日后如期举行。

  “不是你让力族长搞这个天赋测试的吗?

  躲在这里做什么?”

  好不容易在楼顶上找到正在打瞌睡的萧凉儿,玄君临笑着在她旁边的屋脊上坐下:“不去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

  萧凉儿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

  “我刚才去瞧了一眼,力天族这一代的孩子确实天赋不错,除了先前那十七个,还有几个天赋也很不错。”

  玄君临笑着说道:

  “这下你就不用担心,没了那十七个孩子会影响到力天族的传承。”

  “你又知道?”

  听他这么一说,萧凉儿总算是睁开了睡眼:

  “比起外界数千万的人口,力天族这点儿人实在是太小了,要是那十七个孩子离开之后,力天族下一代的实力跟不上,那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所以你才让力族长提前开启天赋测试,让这一代的孩子提前修炼。”

  虽然从来没有谈论过这个话题,但萧凉儿那点儿小心思怎么躲得过玄君临的狐狸眼睛。

  “算是吧。”

  萧凉儿叹了一口气,柔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无奈说道:

  “那十七个孩子才是最麻烦的,再这里不能修炼,但又不能让他们真的荒废不练。

  我还是得尽快找到能让他们修炼的地方才行。”

  两人说话间,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也凑了过来。

  “主人,那十七个孩子都测完了,现在就可以开始第二轮,咱们是现在过去吗?”

  力晔爬上屋顶,脸上精光奕奕。

  “力族长似乎很在意那些孩子的测试?”

  玄君临调侃一句。

  天赋测试是特意为那十七个孩子开的,但又不能让人瞧出来,所以,力晔把那十七个孩子打乱塞进测试的队伍里,直到现在把村里的孩子都测了一大半,才总算把那十七个孩子都走了一遍。

  毫无意外,自然是测出了不少废物。

  力晔本着没有天赋也不能做废物的原则,愣是给这些没有修炼天赋的孩子编成了力天族千百年来第一只‘近战队’。

  而人选,就是那十七个孩子。

  力天族人们大受鼓舞,纷纷鼓励孩子们,不能修炼用拳头也能打死熊。

  现在要去的,就是特意为那十七个孩子准备的天赋测试。

  “走吧。”

  萧凉儿拍了拍裙角,跟着力晔去了第二训练场。

  第一训练场上的天赋测试不过是个幌子,今天真正的测试却是根本没人关心的‘废物’测试。

  萧凉儿和力晔的到来,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看着下面十七个孩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和激动,萧凉儿脸色酡红得微微一笑,问道:“力族长,有瓜子吗?”

  “瓜子?”

  正聚精会神等着萧凉儿说些什么的力晔嘴角微微抽搐。

  “没有。”

  看着萧凉儿微微一笑,朝着自己摊开了掌心,力晔立刻摇了摇头,心里忍不住嘀咕,来看孩子们测试,为什么要带瓜子。

  “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没精打采,原来是嫌它无聊。”

  玄君临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一个锦袋,从里面抓出一把,放到萧凉儿的掌心,而后顺手也抓了一把递给力晔:“力族长也来点儿?”

  力晔接过瓜子下意思得塞了一颗进自己嘴里,一边嗑一边想,他以前怎么就没想也揣点儿瓜子呢。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这瓜子……

  他体内气息沸腾了起来,如同真龙在咆哮!

  厉害了,玄君临拿出来的瓜子竟然比天材地宝还强!

  而他居然分到了一大把!

  嗯,他要慢慢磕!

  第二场测试的内容都是萧凉儿安排的,力晔并不知情,他嗑了一会儿瓜子,又看了半天,却还是看得有些莫名其妙。

  “主人,这些似乎并不是宗门塞选弟子的测试。”

  “那镯子哪儿来的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他们宗门怎么塞选弟子。”

  萧凉儿丢开手里的瓜子壳,朝着下面那些孩子,努了努嘴:“看出什么来吗?”

  “小牛……哦,现在该叫他奔雷了,奔雷是这群孩子里天赋最好的一个,在坑里的时候就他吸引的天地元素最多,也最晚醒过来。”

  力晔品味着瓜子肉:

  “就是人老实了点儿,没有壮壮机灵,也没有小铃铛懂得变通,以后恐怕要吃点儿亏。”

  “我不是说这个。”

  萧凉儿拍了拍手上的灰屑,  盯着力晔:“你没看出来吗?

  那十六个孩子都是捡便宜的。”

  “这怎么说?”

  “一开始我以为那木镯子是认主了,可这三天瞧下来我又觉得不像,那镯子里没有神器的气息。”

  萧凉儿看了一眼人群里的奔雷黑黝黝的憨厚小脸:

  “你觉得,那镯子,像不像是用来测天赋的?”

  “像。”

  想起当日的情形,力晔毫不犹豫得点了点头:“我就说,神器认主怎么还能顺带给别人天赋的。”

  “奔雷不能留在力天族了。”

  萧凉儿又嗑了一颗瓜子,直截了当得说道:

  “如果那玩意儿真是用来测试天赋的,那奔雷开启它的时候,可能已经被人盯上了。”

  “那我们该把他送到哪儿去?”

  “去找沐儿的时候我会带他一起,把他留在力天族我不放心。”

  萧凉儿慎重得说道:

  “没搞清楚那镯子的来历之前,我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力晔点了点头。

  “难道你之前不肯收这个黑小子当徒弟,还不准我收,原来是怕他已经被别的宗门惦记上了。”

  玄君临抓出一把瓜子,顺手又给萧凉儿倒了一杯水:“明明你自己也很中意这个小子,难不成,还怕抢了别人的弟子?”

  “我还会怕?”

  接过玄君临递过来的茶水一口饮尽,萧凉儿一脸正经得说道:

  “这不是怕被人误会嘛,你们不想想,要是在很有什么财大气粗的宗门找上门来,我替他们养了这么多年的徒弟,到时候,总该先分点儿好处吧。”

  “噗。

  主人,原来你收那小子当干儿子就是为了打劫他未来的宗门?”

 文学


  力晔一口茶水没有咽差点儿喷了出来:

  “那,那你特意搞第二场测试又是为啥?”

  想到自己一直没看明白这场测试,力晔又问道。”

  “要是没我出手,他们这个弟子八天前就被那木镯子玩儿废了。”

  萧凉儿一脸理所当然得说道:

  “再说了。

  这次毕竟要出那么远的门,我得挑几个能挑能扛既机灵不吃亏还知道帮我搞点儿好处的人,免得一路上费心费力。”

测试了好半天,萧凉儿最后还是只带着奔雷一个人,出了结界。

  就连力晔都不得不怀疑,萧凉儿特意搞了这么大个阵仗,就只是为了光明正大得带着奔雷出门。

  送走了几人,力晔看着传送阵上的禁制,思索了半天。

  萧凉儿临走前,只给他留了一句话。

  这十七个孩子已经不受结界诅咒的禁锢,可以自由来去。

  按照萧凉儿的说法,这十七个孩子都体质很有可能已经被那些天地元素重造了一遍,所以,力天族深入血脉的诅咒禁制很有可能因为他们的这次奇遇而破解。

  看着奔雷跟着萧凉儿一起消失在传送阵里,力晔激动得噗通一声,跪在了传送阵上。

  不受结界禁制,在力晔看来,这十七个孩子已经超越了力天族的极限,破解了禁锢力天族千万年的诅咒。

  大概萧凉儿在出手之前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才会说这些孩子有超越力天族极限的可能。

  力天族等了千万年的这一刻,终于被他等到。

  要不是萧凉儿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他真想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给自己可怜的族人了。

  在传送阵上跪了足足半日,  力晔才把心里的狂喜暗自压下。

  就像萧凉儿说得,这件事儿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更不能让那些孩子们知道。

  将传送阵四周布下七七四十九道看守神识,力晔才放心离开。

  萧凉儿虽然走了,但力天族的未来才刚刚开始,族里还有十六个孩子等着他好好栽培,还有刚测出天赋的那一批小辈。

  力晔迈着斗志昂扬的步伐走了,  却不知道,萧凉儿三人刚走出传送阵就犯了难。

  “师父是要去神界西方那什么秘境深谷,咱们往西边走?”

  萧凉儿指着西边问道。

  “秘境深谷在极西之地,如果我们从这边走,恐怕一年都走不到,不如先去东边的传送阵?”

  玄君临摇了摇头,出门之前他特意研究过路线,走传送阵才是最快的路线,他自信石破天为了赶在神族之前找到舍利碎片,一定不会慢慢悠悠一步一步走过去。

  “干娘,石爷爷没有走西边也没有走东边,他去了北边。”

  就在萧凉儿和玄君临为了方向问题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穿了一身新衣的奔雷红着脸开了口。

  “你怎么知道?”

  玄君临不解得看着他。

  “这是那天在阿沐的羊皮上看到的地图。”

  奔雷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指着上面一个黑色墨点说到:“当时石伯伯是在这里。”

  “如果我记得没错,这个方向似乎是有一个营地。”

  看着纸张的墨色小点,玄君临若有所思得说道:“可石伯为何不去秘境山谷要去这里?”

  “这是你画的?”

  玄君临还在思索,可萧凉儿却一眼就看到了奔雷手上的地图。

  看得出来,这张地图是奔雷自己画的,  勾画的笔触还有些稚嫩但这张地图从东西到南北地域辽阔,他竟然能够全部都画下来。

  “我想干娘应该用得上,所以昨晚偷偷画的。”

  奔雷红着脸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

  看着眼前黑中透红的小脸,萧凉儿笑着问道:“只看了一遍,你就能全记下来?”

  奔雷看了一眼萧凉儿,迟疑得点了点头。

  “你能过目不忘?”

  萧凉儿看着奔雷,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奔雷抬着头,犹豫得看着萧凉儿,既没有点头承认,也没有摇头否认。

  萧凉儿也不逼他,只是善意和煦得看着他。

  直到就这么看来一盏茶的功夫,本来才    抿着嘴微微低了低头,说道:

  “我去过的地方都能记住,看过的东西也都记得。”

  “看来你真是捡到个宝贝了。”

  玄君临笑了一句:“之前怎么没听力族长提过,他们族里还有这样的小天才。”

  确实如玄君临所言,她这次是真的捡到宝了,可没想到听着玄君临这么一说,奔雷的头却垂得更低了。

  “是你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

  轻轻得揉了揉奔雷的小脑袋,萧凉儿问道。

  “嗯。”

  奔雷闷着声,点了点头。

  “为何?”

  玄君临不解得追问道:“如果力族长知道你的天赋,早就悉心培养你了。”

  要不是这次意外,让他们发现这个小子,只怕他还不知道会被埋没多少年。

  “不能告诉别人。”

  奔雷看了看萧凉儿,犹豫了片刻,这才小声得说道:

  “只有我笨一点,村里的小孩才愿意和我玩儿,也只有我笨一点,村里的那些叔叔阿姨才会对我好。”

  无论是修炼天赋还是这个过目不忘的本事,奔雷都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孩子没错,可是,他却是个孤儿。

  没有亲人照顾,没有长辈提点。

  大人们会因为他的身世可怜他,却不会因为他优秀就对他更好,所以在他都幼年里,他宁愿被邻家的孩子欺负,宁愿被大人们误以为笨拙,这样,他才有玩伴,才能被照顾。

  “以后,你想做个什么样的人,就做个什么样的人。”

  萧凉儿有些心疼得看着眼前的孩子:“你只有一步一步强大起来,才能活得更自在,明白吗?”

  奔雷猛地抬起脑袋,看着萧凉儿,那双黑黝黝的双眼里,既激动又茫然,满是杂乱。

  “想不明白不用着急,现在的你也是你。”

  萧凉儿笑着捏了捏黑中透红的小脸,拉上玄君临朝着北方一路前行。

  走了整整半个月,总算看到了营地的影子。

  赶了半个月下来,这小子非但没有喊累,反而比萧凉儿想象中的还要用功。

  白天他们赶路,晚上他就坐在一旁练习萧凉儿教给他的修炼办法。

  除此之外,每天日出之前,他还必须得打一个时辰的树桩才肯放过自己。

  半个月下来,他非但没有累坏,反而还比之前结实了一些。

  看着营地里人影错错,玄君临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斗篷,三人趁着夜色,低调得走进了营地,丝毫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今晚你可以好好睡睡床了。”

  萧凉儿牵着奔雷跟着玄君临走进真个营地最大的帐篷。

本文标签:纯肉辣文放荡高H随时随地

上一篇:男男调教道具绳结PLAY|被舌头伺候到高潮

下一篇: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公主被书房毛笔H刷小核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