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学长突然将遥控器开到最大/跟妈妈生女儿又跟女儿生孙子

2021-10-19 15:58: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更甚者,是怕小姨的症状复发。

  舅舅也患了胃癌,也真怕他情绪激动会出事。

  季秦闻坐回了轮椅上,将拐杖放到一边用袋子系着,将叠好的毯子盖在腿上,晚间的风很凉,人老了,禁不

更甚者,是怕小姨的症状复发。

  舅舅也患了胃癌,也真怕他情绪激动会出事。

  季秦闻坐回了轮椅上,将拐杖放到一边用袋子系着,将叠好的毯子盖在腿上,晚间的风很凉,人老了,禁不住晚风的肆虐。

  周辰被季秦闻丢弃过一次,在当时那样的环境里,把他“丢”了,也是一件好事。

  至少在季秦闻最黑暗的那段时间里,周辰见到的是光明的事。

  周辰很熟稔的推着轮椅到了电梯旁,在门口等着电梯。

  到达楼层发出的提示音,电梯门打开。

  宋风之和林老五从电梯里走出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在电梯门外的几人。

  宋风之一眼就看到了面色有恙的木遥遥。

  还有坐在轮椅里的季秦闻。

  他上前一步,声线温和的对她说,“遥遥,你这是要去哪里?你为什么还和季秦闻有来往?”

  宋风之看到的是木遥遥的一屑不顾,伸出去的手顿在半空,见遥遥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莫名慌张起来,“遥遥,你怎么不回答我?”

  木遥遥看到宋风之过来,没做出任何反应。

  漠然的看着他,看着他的唇在颤动,就连眼神也在闪躲,伸过来手都带着颤抖。

  “你别说了,我小姨听不见。”宋零在一边出声提醒,轻轻的挽着小姨的胳膊,试图去挡掉宋风之的手。

  “什么?”宋风之不相信,惊讶的望着木遥遥,“这是怎么回事?”

  他走到季秦闻身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言语不善,“季秦闻,你到底对遥遥做了什么?”

  “我没对她做什么,我是来看她的。”季秦闻痛心疾首,多次被人冤枉,早已麻木,可还是不喜有人对他说你对遥遥做了什么这类的话,“你怎么能冤枉我?”

  “不是你,那又是谁?”宋风之可不信,季秦闻那么大的派头,到这里来只为看遥遥。

  一点也不信,不然,遥遥怎么听不见他说话了?

  季秦闻无声的看着宋风之。

  周辰将轮椅往后推了,他走上前,不畏惧的直视着宋风之,“不是先生做的。”

  宋风之见周辰护着季秦闻,心里的气焰上升,“那不然呢,只有他不怀好意。”

  周辰不想多说,可这关乎先生的名誉和遥遥的安危,他作为这么多年的见证人。

  他最清楚季秦闻的为人,不会拿亲人的命说假话,不会拿爱人的命做赌注。

  季秦闻对遥遥的爱意,他见证近六十年左右,尽管有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真人,都是看到的照片。

  看到遥遥的真人,也只是在这短短几个月内。

  可他确信,季秦闻不会伤害木遥遥半分,又怎会毁她双耳。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先生从不会伤害遥遥,”周辰见宋风之还在咄咄逼问,也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

  他们的时间宝贵,不想浪费在这你伤害谁,他怎么你了的事情上。

  周辰伸手摁了电梯下行的按钮,沉重的金属门打开,推着轮椅进去。

  宋零挽着木遥遥的胳膊,小心的进了电梯内。

  宋桑在后面警告还想上来理论的宋风之。

  宋风之刚往前走一步,竟被林老五抓住了胳膊,他回头,见林老五摇头,“风哥,兴许真不是他做的呢?”

  “可遥遥听不见我说话了啊?”宋风之不在乎其他,只在乎木遥遥。

  他好不容易将她从季宅里带出来,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步。

  他的遥遥,怎么可能会这样?

宋风之不信,看着电梯在往下,他决心走楼梯。

 文学



  林老五跟在他身后,见他不听劝,唉声叹气,“风哥,你走慢点。”

  “风哥,你对季先生要敬重一点,我们能看到光明可是和他有很大的关系。”

  宋风之的脚步停住,他回头,呆然的看着一脸慌张的林老五,“老五,这话什么意思?”

  “我想要看到光明,不想人生中每天都要缺失十二个小时。”林老五低着头,不去看宋风之质问的眼神。

  木遥遥听不到他们说的话,交流起来是困难的,宋零望着小姨,深深地叹气。

  到了楼下的停车场,宋零望着木遥遥,抿抿唇,猛然间,她将希望放在季秦闻那里,“季先生……”

  话到唇齿间停留一瞬,宋零又咽回去,这话她要怎样开口。

  “姐,”宋桑在边上小声的,“现在小姨听不见我们说话,交流起来有些困难,这样,你和我保持着通话,有什么问题我们好解决。”

  “好,”宋零轻轻应下,现在也只能是这样了,她轻轻的挽着木遥遥的胳膊。

  木遥遥害怕有人碰到自己,在到了楼下的停车场后,就退到了一边,见是宋零挽着她,才放松了一些。

  季秦闻注意着木遥遥,苍老的手背有着奇妙的变化,他面容上微微一笑,“遥遥,我们坐宋零的车。”

  随后,季秦闻看向有些为难的宋零,和声细语,“宋零,我和遥遥,周辰,木大哥一起。”

  “好的,”宋零前去取车,脊背生起寒意,口袋里的手机响着,戴上了蓝牙耳机,接听来电,“齐算,店里有事吗?”

  “没事,今天我休息。”

  “哦,”宋零都忙糊涂了,她倒车,驶到了路边,才回答齐算的问题,“那你有什么事吗?”

  “我……”齐算沉默了一瞬,摸了一下鼻子,有些难为情,“能不能去找你?”

  “找我?”宋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齐算是不是又要预支工资了,只要是这样断断续续的谈话,接下来说的就是,能不能先预支点工资。

  这样的次数多了,给宋零第一感想就是齐算要预支工资。

  她拿出了手机,问齐算,“这次需要多少?”

  齐算愣住,惊的连连咳嗽,等他平复下来,倚靠着路边的路灯,无力的说了一句,“这次我不是预支工资,我是想去找你,正好我没事。”

  “齐算,”宋零无奈的喊了他一声,“你一个小孩子,关心大人的事情做什么?”

  “零姐,”齐算的声音低低的,他低着头望着鞋尖,鞋边有一颗小石子,他抬脚踢起,飞出去老远。

  “齐算,我还有事要忙,”宋零准备掐断与他的通话。

  “别别别,先别挂,”齐算知道纠缠下去会惹怒了宋零,他忙解释,“我见你往西城去了,就很担心你,而且……我就在你停车这边的路灯下。”

  “你……”宋零扶额,回头见周辰将轮椅折叠起来放进了后备箱,他扶着季秦闻到后座坐好,而小姨也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上来,系好了安全带。

  就连舅舅也都坐好,将背包放在小腹上面。

  “行吧,那你过来。”

  宋零语气一松,那边的齐算笑起来,忙站直了身子,朝停车场这边过来。

  宋零给宋桑打了一个电话,“宋桑,我有个店员过来,你载他。”

  宋桑的车窗降下,回应了宋零,“好。”

  齐算过来,正喜滋滋的要打开门上车,却发现车上已经满座。

  他脸上的喜色渐渐淡去,他望着宋零,“零姐,那我……”

  “齐算。”宋零指指旁边的悍马,朝齐算浅浅一笑,“我弟弟载你。”

 

“好吧!”齐算蔫蔫的应声,打开宋桑的副驾驶车门,可怜巴巴的望着宋零。

  齐算一上车,宋桑就问他。“你去哪?”

  他呆住,支支吾吾的,“我我我……零姐去哪,我就去哪。”

  宋桑皱眉,他和宋零开着通话的,“姐,这个小朋友说要跟着我们一起去。”

  “我不是小朋友。

本文标签:学长突然将遥控器开到最大

上一篇: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公路多汁多肉的糙汉文推荐

下一篇:放荡女闺蜜乱系列/女人与公拘交酡过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