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杨家后宅(全)PO)全章节阅读

2021-10-19 08:36: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对于他们古人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工艺品,怎么看夜君瑶做起来这么困难?

  她这才想起来,对方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平日里在皇宫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些小物件她肯定没有做过,那些

对于他们古人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工艺品,怎么看夜君瑶做起来这么困难?

  她这才想起来,对方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平日里在皇宫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些小物件她肯定没有做过,那些宫女都帮她打理的井井有条。

  甚至可能见都没有见过,自然觉得很新奇。

  “还好。只要多做练习就会做了,也没有什么好神奇的。”

  “反正我是觉得嫂子你好厉害呀!真的是万能的高手!既然什么都会做,而且还做的如此的漂亮,你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第一人,要是你收徒的话,我绝对要拜你为师。”

  听到她的话,褚璃月一愣,这公主殿下又心血来潮了,自己听听就好,也不必那么较真。

  之前说了好几次这种话,最后都无功而返,反正褚璃月是觉得可有可无,就当做听听故事就好。

  是不是知道对方并不信任自己,夜君瑶只好尴尬的笑了笑,将手中的花灯递给了褚璃月。

  “五王嫂,虽然收我为徒不太现实,不过你做的花灯的图案这么漂亮,不如在我这上面画几朵更好看的吧。”

  看她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褚璃月觉得要是不答应对方的话,她肯定会很伤心的,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笑道。

  “当然可以,你可是我们的小公主,你要什么请求,我都会答应你的,你想画什么好看的图呢?”

  说着,褚璃月已经拿起手中的画笔在花灯上涂涂改改了,一边挂着,一边侧头看向夜君瑶。

  说到这里,夜君瑶沉默了下来,她想了想,然后道。

  “王嫂,你看着来吧,反正你这么厉害,一定能想到更加漂亮的图案,只要是你画的我都喜欢。”

  她说的很高兴,漂亮的眸子里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褚璃月手中的画笔,非常的期待接下来的图案。

  而阿依然这边也终于制作好了,她画的是花鸟鱼虫,制作的工艺品时间比较长一点,所以是最慢的。

  不过画的图画却是精巧绝伦,可以看出对方的工笔。

  只不过阿依然所画的图案似乎和大街上卖的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些古代的工艺品。

  看起来就像是大街上那些商贩所画,并没有太大的价值。

  “王嫂,你画的可真漂亮!我画的好像没什么新意。”

  阿依然把自己的花灯和处理与的做对比,比较一下子就出来了。

  虽然她画的画确实是精巧绝伦,显然对方的话,更加的受观众喜爱,就比如她自己都特别的喜欢褚璃月所画的画。

  上面的图案精致可爱,看起来非常的奇妙,又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自然就更加的宝贝了。

  “哪有的事?公主殿下所画的画是无人能及,我只不过是投机取巧,吸引了众人的眼球罢了。

  你的更加有价值一点,别气馁慢慢的话就可以了。”褚璃月温柔的安慰着。

  时间过半,夜君瑶的花灯也制作完成。

  看着外面的天色也不早了,他们出来大概有两个时辰了,要是再不回去,王府又要开始派人出来寻找了。

  而且他们也该到了用晚膳的时间,现在回去的话应该可以碰上晚饭。

  三人将所有制作的花灯抱在手里,将荷花灯放到了河里,在花灯上面写下了自己的祝福语之后将花灯飘向了远方。

  等回到王府里,府上正在用晚饭,看到三位贵人回来了,厨房赶紧做了一些好吃的送进裕轩苑。

  想到阿依然并没有吃过她所做的火锅,褚璃月让后厨的人少做一点其他的菜品。

  她要做火锅,赶快将所需要的菜都送到裕轩苑。

  院子里面忙里忙外的,进进出出的丫鬟全抬着菜品,看起来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

  特别是阿依染整个人都兴奋了,她虽然生活在大漠之上,吃饭也比其他人更加的随性。

  不过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制作工艺,真的是又大开了一次眼镜。

  她此刻已经完全崇拜了褚璃月,把她当做了自己的偶像。

  很快院子里面就摆满了菜品,露天的设计,再搭配红火的烛光,院子里面看起来热闹非凡,欢声笑语很快就传到了芙蓉苑。

  有下人通报了南如儿此刻裕轩苑的情况,她一下子就气的牙痒痒。

  “真是气死我了!这褚璃月简直就是对着我干,就会借用权利把人全都带出去,就知道压我一头。

  凭什么大家都是金枝玉叶,我却在这里受这么多气?”

  想起今天自己所受的委屈,南如儿整个人都要狂躁了,屋子里的东西全都被她摔倒在地上,原本干净的屋子,看起来破败不堪。

  屋子里的其他丫鬟也不敢吱声,怕南如儿一个不乐意直接拿他们开刀,到时候可架不住这么大的怒火。

  “你确定你亲眼所见月子里面其乐融融?”南如儿不甘心的再问了一次。

  要还被她的面目吓到了,连忙点头。

  “小姐,这千真万确啊,奴婢也不敢隐瞒你什么,裕轩苑确实其乐融融,很多姐妹都看到了,奴婢也不敢乱说啊!”

  晾他们也不敢乱说。

  看来这件事情是真的了,褚璃月又要耍新花招了。

  这个贱人真是讨厌,从前京城人人口中的草包,如今也会成为自己的绊脚石。

  偏偏宸王还喜欢这个女人,连旁人看都不看一眼,这样南如儿心中很是愤恨。

  为什么自己怎么做都融入不进这个集体?为什么褚璃月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

  自己明明也很努力,为什么看不到她的好?

  真是不甘心啊!

  芙蓉苑也到了用晚饭的时间,南如儿按照平时的规矩给南烟儿做了很多好吃的。

  依旧在里面下了一些****,将衣衫整理了一下,跨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正院。

此刻南烟儿正躺在美人榻上酣睡,根本就不知道南如儿闯了进来。

 文学


  刚刚翻了一个身,就看到南如儿正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着她。

  “哟,这不是王府即将成为侧妃的南如儿吗?这马上要到了元宵节,你怎么不去打扮打扮?

  反倒是到我这里来继续给我送饭?”

  南烟儿讨厌南如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自己不出言嘲讽对方也不会放过她的。

  还不如先下手为强,把道理占据了,对方也没有道理扯的过自己。

  果然,受了气的南如儿一瞬间就爆发了。

  “姐姐!妹妹,我今天特意来给你送饭,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吗?

  好歹我们也是同父异母,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妹妹服侍你是应该的,怎么还嫌弃上了?”

  “我可不需要你的伺候!你该到哪里凉快,就到哪里凉快去,我芙蓉苑是不欢迎你这样的人!”南烟儿没好气的说道。

  她是非常的讨厌南如儿,比讨厌褚璃月更甚,恨不得抽了她的筋,扒了她的皮,再喝了她的血,才能解了她的心头之恨。

  要不是南如儿来到了王府中,自己也不可能到了如今的地步。

  要是知道她的心思,就算打死她,也不会让她进府的,真是引狼入室。

  “姐姐!你在这里装什么装?你如今脸上也毁容了,身子也不再那么洁白如玉,你甚至连手底下最肮脏的丫鬟都不如。

  你有什么底气来说我呢?好歹妹妹如今也算是如花似玉,长相也不亚于王府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王爷就算是喜欢,我,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丑女人!”

  “你说什么你才是丑女人!你再说一遍!”南烟儿一下子就爆发了。

  自从毁容之后,南烟儿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说她长得丑,不管是说哪一方面,只要涉及到丑字,她就会爆发。

  之前已经出了一件一模一样的事,最后被她当场打死,虽然被关了禁闭,不过却是相安无事,也因此院子里的其他人不敢再招惹她。

  没想到今天南如儿却正中下怀,直接把她长得丑的事情说了出来。

  屋子里的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怕这位暴躁的主一瞬间就暴躁了,然后把所有的情绪都撒在他们的身上。

  这可担待不起。

  “我说你是丑女人!你难道不是丑女人吗?你看看你自己如今的样子,那还有一点世家小姐的模样?真是肮脏不堪,丑陋不堪!”

  南如儿越说越爽,她觉得在褚璃月那你受了气跑到南烟儿这里来撒气是最好的泄气方法。

  果然和他想象中一模一样,真是太爽了!

  “呵,南如儿你是想要激怒我,来满足你那颗胆小又自卑的心吗?

  笑死了,要不是我刚刚反应过来,不然就正中你的下怀了!”

  南烟儿噬笑一声。

  她直勾勾的盯着南如儿那双美眸。

  确实是一双极美的眸子,可是此时却怒意滔天,一点都没有平时让萌动的模样。

  真是丑陋不堪。

  “那又怎么样?我就算是在别人那里受了气也无济于事,不像你这个丑陋的老女人,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自然是没有资格的,不管你再怎么反复的跳,王爷都不会看你一眼,你身子都已经交出去了,王爷却还没有把你封为侧妃,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王爷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心上,就算你再做再多的手段,也得不到王爷的青睐,你说是不是笑话?”

  屋子里的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南如儿心里气不过,直接将刚做好的菜全都倒在了地上,怒气冲冲的说道。

  “姐姐,你这张嘴可真是厉害,既然如此,今晚就别吃饭了吧。

  反正你这么厉害,应该有办法自己找吃的,妹妹就先离开了。”

  对方根本就不搭理她,南烟儿直接就把身子侧了过去,假装睡觉。

  院子里的气氛也算是平定了下来,其余神都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就是元宵节,王府也开始张灯结彩,原本静悄悄的,王府也热闹起来。

  到处都是下人们,在置办过节用的东西,看起来格外重视这次节日。

  芙蓉苑里面的南烟儿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的脸上有一处伤疤,不大不小刚刚看得见,如此丑陋的疤痕,却永远的留在了她的脸上。

  真是可笑!

  今天外面是元宵节,往常这个时间,自己已经跑到府外去置办东西了,哪有像如今这样被禁足?

  在王府之中不能出去,多磨可悲的事实啊!

  她拿起梳妆台上的面巾蒙在了自己的脸上,只留出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要是不注意看面纱下面的脸,绝对可以算是一个绝世大美人!

  摇摇晃晃来到了院子里,她光明正大的走到了门口,刚想要踏出去,却被门前的侍卫给拦了下来。

  “侧妃!王爷有旨,你如今还在禁足的期间,是不能出院子的,还请侧妃回去,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

  门前的侍卫冷酷无情,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这话直接将南烟儿想要跑出去的心理给打了回来,她一瞬间就热泪盈眶了。

  眼睛酸涩无比,透过门向远处看去,花园里面似乎热闹非凡,夫人,丫鬟们全都高高兴兴的。

  只有自己这里冷冷清清的,甚至连房门都踏不出去。

  她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准备转身回去,突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路过芙蓉苑。

  正是王府里面的管家夜明,她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把他叫住。

  “夜明管家,你等等!”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夜明停下了脚步,侧头看去。

  侧头看过去,喊他的人正是芙蓉院里被禁足的南侧妃,此时的她穿了一件桃红色的衣裙,将她姣好的身姿包裹了起来,看起来确实像是一位灵动的美人。

  不知道为什么,夜明突然觉得对方很是委屈,明明当初和王爷郎情妾意,他也非常看好这一对,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人却走到了分崩离析的地步。

  时间可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竟然将人改得面目全非。

本文标签: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上一篇:宝宝我放进去就不疼了/刚结婚白天都要好几次

下一篇:怎么自己自W视频教程\黑化病娇占有欲强男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