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我一挺你一叫

2021-10-19 08:20: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将军和士兵们一个个都举起手里的长矛,欢呼雀跃起来。

  整个场面,壮观无比。

  清理完战场之后,宋楚宁就带着一众官兵回去了。

  一路上,奏着凯歌,士气旺盛。

  镇北

将军和士兵们一个个都举起手里的长矛,欢呼雀跃起来。

  整个场面,壮观无比。

  清理完战场之后,宋楚宁就带着一众官兵回去了。

  一路上,奏着凯歌,士气旺盛。

  镇北王得知宋楚宁大获全胜,兴奋的不得了,连忙安排军队出去迎接宋楚宁。

  宋楚宁见了镇北王,连忙下马叩谢。

  镇北连忙扶起宋楚宁,拍着他的肩膀,激动万分的对他说道:“宋将军,你立了大功 ,本王要好好的赏赐于你!”

  镇北王已经打算好了,要重赏宋楚宁。

  宋楚宁一听,忙谦虚的回答道:“谢王爷,此次战争,虽然胜了大澳,但全是将士们的拼命换来的,末将只是领导而已,并无大功!”

  见宋楚宁把功劳揽到了军士身上,军士们听了,心中都对宋楚宁感激万分。

  镇北王见宋楚宁如此说,连忙大手一挥,哈哈一笑:“宋将军过谦了,军士有功,你这个统帅功劳更大,快随本王进帐,畅饮庆功酒!”

  说完,对着宋楚宁做了一个有请的动作。

  宋楚宁连忙客气的回请镇北王,然后,二人客客气气的一起进了军帐。

  军帐里面将军们坐满了,宋楚宁落座以后,镇北王开始发言。

  “诸位将士,你们勇胜大澳军队,本王为你高兴,为你们庆功!请各位将军,满饮此杯!”

  镇北王端起手里的酒杯,对将军们大声喝道。

  将军们连忙高呼:“谢王爷!”

  言毕,一个个脖子一仰,一饮而尽。

  而后,有品阶的将军开始夸奖镇北王领导有方,镇北王听了,心里十分的得意。

  “王爷,您英明神武,我军才能迅速取胜!要论大功,王爷当居第一功!”

  “没有王爷神机妙算,我军如何能这么快就打败大澳强敌?”

  ……

  将军们,一个个都奉承起了镇北王。

  但镇北王却十分谦虚的回答道:“各位将军,本王岂能居此大功?此次胜利,宋将军居功至伟,本王要好好的奖赏于他,以震军威!”

  闻言,宋楚宁连忙谦虚的摇摇头,说道:“王爷,千万别这么说,末将只是带兵杀敌,作战方法全是王爷出谋划策,王爷无需赏赐末将!”

  谁知,镇北王大手朝他压了压,眯眼笑道:“宋将军,本王一向是有功必赏,将军立了大功,若是不封赏的话,军法何在?”

  说完,立刻大手一拍。

  宋楚宁正在懵逼间,忽然出来两个美人,飘飘然来到镇北王面前,柔媚无比的跪下道:“王爷!”

  那声音听的在座的所有将军,心都酥了。

  “恩!”

  镇北王把手往上抬了抬,示意她们起身。

  二美人立刻谢恩,然后,站了起来。

  然后,镇北王对宋楚宁笑道:“宋将军,为了奖赏你的军功,本王特赐这两位美人于你,以慰劳你这段日子以来的辛苦!”

  说完,又对两个美人眼神示意了一下,让她们去宋楚宁那里。

  两美人立刻会意,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宋楚宁面前,向他柔声软语的献媚了起来。

  “宋将军,您辛苦了,奴给您斟酒!”

  一个美人玉手端起酒壶,就倒了一杯酒,然后,十分妖媚的坐到宋楚宁腿上,伺候他喝起来。

  宋楚宁没想到镇北王居然弄这个伎俩,连忙推据那美人道:“不用!”

  然后,他又拱手对镇北王请求道:“王爷,请把这两个美人收回,赏赐别的将军,末将不能受此赏赐!希望王爷体谅!”

  镇北王一听宋楚宁这话,没有回应,反而意味深长的朝另一个美人丢了个颜色,那美人立刻袅袅婷婷的走到宋楚宁面前,娇声道:“宋将军,您是不是不喜欢她?喜欢我呀?让奴陪你如何?”

  说完,玉手就环上了宋楚宁的脖子上。

  宋楚宁见两个美人越来越过分,立刻把她们推到一边,然后,十分严肃的说道:“你们别靠近本将军!”

  镇北王见此,立刻虎目一瞪,生气的对宋楚宁喝道:“宋将军,是嫌本王对你的赏赐不够好嘛?为何如此态度?”

  宋楚宁见镇北王生气,赶紧拱手对他跪下道:“王爷误会了,末将并非此意,只是末将家中已有妻室,夫妻恩爱,故而不能受此封赏!”

  “请王爷收回成命!”

  宋楚宁态度决绝,镇北王脸色难看起来。

  “宋将军,本王军令如山,岂是说收回就能收回的?你立了功,就必须接受封赏,要不然,本王如何服众?”

  镇北王威喝道。

  见镇北王强逼自己接受两个美人,宋楚宁一阵头疼,硬着头皮回答道:“王爷,如果您非要末将接受此封赏的话,末将情愿领罪!”

  宋楚宁知道,自己不接受镇北王的封赏,就是驳了他的面子,要想推掉封赏,就必须降罪自己。

  谁知,镇北王沉默了一会,突然仰头开怀大笑道:“宋将军请起!”

  宋楚宁不明其意,抬头疑惑的看向镇北王 。

  镇北王就笑道:“宋将军何须此言?本王赏赐美人于你,是念你立了大功,又怎么会降罪与你?”

  “你若真个不愿意接受,本王自然不好勉强于你!快快起身,刚才本王跟你开了个玩笑,不要惊慌!”

  说完,亲自过去,把宋楚宁扶了起来 。

  宋楚宁这才知道,镇北王没有生气,而是试探于他。

  “谢王爷体谅!”

  宋楚宁起身,感激的对镇北王拱手道。

  “好了,都饮酒吧!你们立了大功,本王过后皆有赏赐!”

  镇北王安抚好宋楚宁,然后,又吩咐众将军吃酒。

  众将军连忙谢恩,然后开怀畅饮了起来。

  张敏娟带着三个孩子在家里等待宋楚宁回来,心里十分的焦急。

  大约半个时辰,宋楚宁终于回来了,但是,整个人醉哄哄的,走路东摇西摆的,张大一路相扶。

  “嫂子,大哥喝醉了!”

  张大扶着宋楚宁进屋,对张敏娟说道。

  “嫂子,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大哥!”

  张大把宋楚宁扶在椅子上坐好,然后,一脸惭愧的对张敏娟说道。

  张敏娟一听,就摇了摇头,宽慰他道:“张大,不要说这种话,你大哥今天喝庆功酒,喝醉在所难免,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呢!”

张大听了,十分感激,然后道了声谢,离开了。

 文学


  张敏娟把宋楚宁扶回房里,宋楚宁突然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满脸羞愧的对张敏娟说道:“娟儿,我对不住你!”

  张敏娟这才知道,宋楚宁原来是装醉。

  “有什么对不住的?”

  张敏娟满脸不解道。

  宋楚宁就把镇北王赏赐美人之事,说了出来。

  “娟儿,我没有接受王爷的这份赏赐,有些担心王爷会迁怒于你!”

  宋楚宁说道。

  张敏娟听完,心里一惊,深吸一口气,微微一笑,安慰他道:“相公,你不要过于忧虑,如果王爷真的要逼你接受赏赐,也不是没有办法!”

  张敏娟已经想好了退路。

  宋楚宁一听张敏娟之言,面带疑惑的反问道:“有什么办法?快说出来听听!”

  张敏娟就说道:“相公,王爷不就是要你接受两个美人嘛?你受了就是了,至于我,一死了之,也就完事了!”

  “之后,你把三个孩子抚养长大,我泉下有知,也就放心了。”

  一听张敏娟说出这等话来,宋楚宁立刻闭住了她的嘴,说道:“不许说这种话!我宋楚宁,岂能做那种丧尽天良之事?”

  说完,就拉张敏娟睡下。

  张敏娟见宋楚宁如此,心里一阵欣慰。

  谁知,隔壁的宋绵绵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当即气的不行。

  镇北王,好你个人面兽心的东西,居然想逼我娘亲自杀?

  你给我等着!

  宋绵绵去找阿暖,阿暖一见宋绵绵,好奇的询问她道:“绵绵,夜深了,找我有什么事?”

  宋绵绵二话不说,就拿出一包毒药递给阿暖,然后,对她耳语了一番 。

  阿暖立刻点头,答应道:“放心,我会办好这件事情的!”

  “你赶紧回去睡吧,别着凉了!”

  阿暖催促宋绵绵回去。

  宋绵绵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回去了。

  宋绵绵躺在床上,气愤难消。

  她没想到,镇北王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有人伤害她娘亲,她绝对不会放过 。

  管他是谁,就是皇帝老子也不行!

  不就是一个镇北王嘛?

  还对付不了你!

  “楚宁,你想好了,我一个人性命是小,全家性命是大。你不接受镇北王赏赐,他表面上是收回了成命,但是,他心里仍然有气,你明白嘛?”

  张敏娟对宋楚宁说道。

  宋楚宁一听,立刻打断道:“娟儿,你怎么还说这种话?你我夫妻恩爱,要死也是一起死,你一个人死了,你以为福福,绵绵和平儿还有我,活在这个人世间,还有意义?”

  “我们一家子是一个整体,缺了谁都不行,以后不可再说胡话了。”

  宋楚宁见张敏娟动不动就说死字,心如刀绞,十分的难受。

  张敏娟听了,也就不再说话了。

  她搂着宋楚宁,紧紧的,感受着他的温暖。

  宋楚宁也揽住她,心里十分的满足。

  得此贤妻,夫复何求!

  宋楚宁心中暗道。

  三天以后,一个军士突然向镇北王汇报道:“回禀王爷,大澳军队已经撤军了!”

  镇北王一听这个大好消息,立刻高兴的不得了,连连说道:“好,好!如此,我边境军民再无忧患!”

  所有的将军都非常的高兴,不用再和大澳军队打仗了。

  镇北王又说道:“今天本王心情愉悦,想去观赏一下坎儿井,各位可愿意陪同?”

  将军们连连点头,欣然前往。

  于是,镇北王就在将军们的陪同下,来到了坎儿井之处。

  远远的望见,张敏娟和一群老百姓在聊天。

  “那是宋夫人,王爷!”

  一个将军对镇北王说道。

  镇北王一听,目光一眯道:“本王看见了,宋夫人这段日子辛苦了!这些坎儿井,建造的真好!”

  “如此庞大的工程,居然是一个女子所为,本王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此时,张敏娟正在和那些老百姓在聊天,十分火热。

  之前的那个老头正在夸张敏娟,正是有了张敏娟的帮助,他的地里才有了好收成。

  “宋夫人,你知道嘛?老汉家里的粮食都堆的到处都是,明年都不用愁了!多亏了您的帮助!”

  老头十分高兴的感激着张敏娟。

  要不是张敏娟,他怕是不知还能活几年。

  张敏娟听了,微微一笑道:“老人家,我做为将军夫人,帮你们是应该的,你家里的粮食要是多了,吃不完可以去换钱嘛!你说对不对?”

  老头一听,就笑着回答道:“夫人阿,老汉一把年纪,有口饭吃,就不错了,还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老头感恩张敏娟让他吃饱了饭,张敏娟却并不满足于此。

  她说道:“老人家,你千万不能这么想。人活在这个世上,不是为了一口饭吃,那是低级的生存之道!人之所以比动物高贵,就是要活出精彩的人生来。”

  “你把钱存起来,然后,去做个生意啥的,以后,会更加的幸福!你说是不是?”

  老头听的连连点头,觉得有理,嘴里说道:“宋夫人阿,你一句话说的老汉醍醐灌顶,人,就该这么个活法!以后,老汉都听你的,你让老汉怎么做,老汉就怎么做!”

  老头现在对张敏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哎哟,老人家,瞧您说的,我哪能吩咐您呢?您是长者,我应该尊敬您才是!”

  张敏娟说道。

  老头却摇头,不以为然道:“夫人,你此言差矣!老汉虽然活了这么大年纪,但是,痴长了这么多岁数,哪里比得了你?”

  “别的不说,就拿你建造的这个坎儿井!你看,多好啊!用水起来,不用愁,想用多少用多少,以前哪有这好事儿?这都是您的功劳!我们老百姓永远都会念您的好!”

  老头竭力称赞张敏娟建造坎儿井,为他们立了大功。

  那些老百姓也附和老头道:“是啊,宋夫人,我们家的田地,都是得了这些坎儿井的水,才得以成长,要不然早就渴死了!”

  “你是我们的大恩人呐!”

  功高震主的道理,张敏娟还是懂得,她一脸惶恐不敢当,连连道:“别这么说,老人家,各位伯伯,其实这些坎儿井是王爷让我做的,王爷体谅你们没有水灌溉田地,日日忧心!”

  “这才想方设法的让我为你们做这些井来弄水!要不是王爷仁爱,你们也不会有这些井水灌溉庄稼了!你们应该感谢王爷才是!”

本文标签: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

上一篇:2021最热门(今晚就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在车里做那个是什么样的体验(我要)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